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提拔逆淘汰:官场提拔升迁的劣胜优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17

    程可帷和匡彬一道在鲸鸿宾馆会见国家开发银行的行长。行长从省里过来,是省长向世群的客人,他说,此次专程到滨州,就是想听听市委市政府在资金方面有什么要求。这样的姿态令滨州市党政两个主要领导都很感动,也暗地里对向省长的格外关照有了一份感激。要知道,若没有省长的面子,堂堂国家开发银行哪能顾及到一个小小的滨州市!

    程可帷和匡彬分别介绍了情况。市首届人代会批准了匡彬代表市政府做的施政报告,报告所描绘的发展蓝图是经过多次市委全委会和常委会反复讨论后通过的,基本上体现了程可帷的主导思想。远景目标是,以鲸鱼湾港扩建开发为龙头,打造l省对俄进出口贸易黄金海岸线,在此基础上建设东北亚地区国际贸易中心区。为此,要集中财力办大事,抓好鲸鱼湾港保税区、“俄罗斯风情一条街”及外商生活区、老城区改造与公路主干道外向辐射、以听涛苑二期三期工程为重点的安居工程开发这样几大项目。此外还要抓好一批濒临倒闭的老企业的改制重组,安置破产企业下岗职工再就业,解决处于贫困线以下的城市低收入家庭生活保障等等。对一个经济发展严重滞后、几乎没有什么支柱产业的沿海新城市来说,落实这样的宏伟规划无异于白手起家,一切都要从头做起。程可帷在人代会结束时的讲话中意气风发地说,正因为这样,历史才给了我们机遇,一张白纸,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可以相信,经过全市人民同心同德的艰苦努力,在不久的将来,一个现代化的崭新的滨州新城就将屹立在l省的东方海岸线上。这番话赢得了与会代表经久不息的掌声。

    蓝图美好,目标远大,这些都是激动人心之处,不仅本市干部群众拍手叫好,连省里上上下下也对滨州的发展雄心表示赞赏,但所有这一切都需要投入,用匡彬的话说,计划好做,钱难讨弄,没有票子,再好的规划也是纸上谈兵。

    这是困扰滨州的最大难题,无论程可帷还是匡彬,这段时间夜里都睡不着觉,想的都是一个“钱”字。所以此次国家开发银行行长亲自莅临,对他们来说,就像大年三十晚上迎来了赵公元帅,财神爷上门,怎么巴结也不过分。

    中午是盛宴。几巡酒过,行长说:“滨州市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敢于制定如此气魄宏大的发展规划,足见市委市政府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大精神有胆略,落实科学发展观有力度,只是如此大手笔,资金可不是个小数字,不知道国家预算内投资给了多少?”

    匡彬计算着说:“央行那边加上省里的投入,大约有四个亿,保税区建设项目,世界银行答应给一笔贷款,具体数额尚未谈妥,哈主任带队出去招商引资,俄罗斯一个投资商答应参与部分项目,但缺口仍然很大。”

    行长又问市里自有资金情况。匡彬苦笑着说,地改市之前,地方财政一直是寅吃卯粮,年年入不敷出,根本没有结余,所以还要靠国家开发银行予以支持。

    “听说贵行对老少边穷地区有特殊扶持政策,行长看看我这滨州市是不是也可以归入老少边穷之列啊?”匡彬与行长碰了杯,半开玩笑说。

    行长大笑,说开发银行职能就是支持开发,滨州的发展,国家开发银行理应效微薄之力,何况向省长还有叮嘱。具体如何落实,下午实地考察后再说,这次预算司也有人来,他们会和滨州市一起来策划的。

    程可帷适时举杯,对行长到访表示感谢,同时希望他们在滨州市多走走,多看看,也给滨州的发展规划做做指导,提提意见,以期更科学更合理更符合现代城市建设理念。

    宴后稍事休息,匡彬亲自陪同行长一行前去鲸鱼湾港现场考察,程可帷送他们上车离去,正待回房间,却见姜大明面色紧张地从楼里出来。

    “程书记,我等您有一会了。”

    “有事吗?上楼说吧。”

    姜大明没动地方,压低声音汇报说,中心医院的纪主任昨天夜里被入室歹徒谋害,生命垂危,正在抢救中。

    程可帷心里“咯噔”一下,问道:“凶手抓到了吗?”

    姜大明摇摇头,说:“现场勘察表明,凶手是半夜时分攀窗闯进纪主任书房的,作案后原路逃逸。今天早上纪主任老伴发现出事后,当即报警,但已经错过了最佳侦破时机”

    程可帷不待他说完,径直走向停在院子里的汽车,姜大明也跟着上了车。司机发动车子,直奔市中心医院而去。

    赶到医院重症监护室时,院长和参与抢救的医生都迎出来。未及细问,程可帷见院长的表情便知道来晚了。他脚步沉重地走进icu病房,病床上,一条天蓝色床单将死者蒙住,几个护士正在收拾一应器械,还有几个外罩白大褂内穿警服的人在忙碌。没有人说话,房间里的空气十分压抑,程可帷不由得暗自打了个寒噤。

    院长将程可帷和姜大明领到会诊室。

    “凶杀无疑。”院长打开看片灯箱,介绍说“凶手扼碎了死者的腮骨、颈骨,破碎的骨头刺穿气管,导致大出血而休克。送到医院时,心跳、脉搏都已经查不到了,没等手术人就不行了。唉!可惜了老纪这样一位好同志,死于非命!”

    程可帷忽然感到心里一阵悲凉,一阵愤懑,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来到滨州不久在宾馆里与纪主任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不用警方定性,他便可以断定这起凶案与白逸尘死亡事件必然有着直接关系。纪主任是本市知名的内分泌专家,兢兢业业几十年,眼看就要退休,可是竟遭此不测!其实他与白逸尘并不熟悉,也根本没有义务和责任冒着风险去替一个已经死去的人辩白冤情,可是他却义无反顾地投入这样一个伸张正义的行动之中,不辞辛苦地上北京,进省城,找专家,做鉴定,没有什么所图,就是为了让真相大白于天下,让死者得以瞑目,让坏人得到惩处。可是,案情厘清正在关键时刻,凶手尚未显形,他却先倒在血泊中了。程可帷不禁暗暗责备自己,其实上次蓝梦瑛车祸和纪主任收到匿名信后,就应该采取措施加强对他们二人的保护。可是自己虽然向姜大明做过交代,却没认真过问,说到底,还是低估了对手的活动能量和凶残程度。

    纪主任之死,让程可帷愈发坚信白逸尘死亡事件一定是个阴谋。如果说此前他对这一点还有所保留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不再有任何怀疑。离开北京时,省委书记王景林的谆谆嘱咐又一次在他耳边响起:

    “可帷同志,党在新世纪的中心任务是经济建设,但是,对党的基本路线心有抵触的人仍然存在,那些党内的腐败分子就是一些这样的人,他们必然会千方百计破坏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为他们的一己私利而与党作对。我们与他们的斗争,有时候是会流血的啊!”真是振聋发聩。

    刘廷新匆匆赶来。他刚从省里回来,听说纪主任遇害,程书记已到医院,便首先打电话给蓝梦瑛。蓝梦瑛说她正在纪主任家帮着料理后事。

    程可帷问院长纪主任老伴现在哪里,院长没及回答,姜大明抢着说,怕她承受不了,没敢叫她来医院,现在在家里呢。程可帷起身往外走,到门口,吩咐院长说,一定要把死者的遗体妥善保管好,一切与案情有关的物证都要保留,交由公安机关处理。

    慰问了纪主任家属后,程可帷准备回市委。他心里一直难过得很,有一种揪心般的疼痛感。蓝梦瑛看出他脸色不好,有些忧郁地跟在后面下了楼,临分手时,请示道:

    “程书记,这个案子市民一定会很关注,需不需要发个短消息?”

    程可帷想想,用征询的口气道:“你是省报,这类事件不一定发得了吧?再说公安机关需要一些时间破案,案子侦破后再报道不迟。”

    蓝梦瑛点头,放低声音说:“你也不要太难过,事情总会搞清楚的。”

    程可帷没回答,却招手叫过刘廷新,叮嘱他和蓝梦瑛一道,帮助纪主任家属清理好纪主任留下的东西,有价值的直接收存起来。说罢坐进车里,但他看出来,蓝梦瑛的眼睛也红肿着。

    姜大明跟着上了车。上次他在医院亲眼看到程可帷去探望这位省媒体的驻站女记者,今天又亲耳听到两人之间的对话,更加意识到市委书记与这位漂亮女人绝非普通官员与普通记者之间的普通关系。他正在猜测到底是什么关系,却听程可帷忽然换了很严肃的口气问道:

    “大明,纪主任遇害,你们公安部门事先没有一点征兆吗?”

    姜大明心里倏地一紧。这正是他最怕被问及的问题。上次匿名信事件和蓝梦瑛车祸后,程可帷曾提醒他注意这两个人的安全,但他只是简单向所在地区派出所打了招呼,并没做出特殊安排,所以这起凶案一发生,他便知道自己难辞其咎了。

    “书记批评我吧,是我失职。”他连连检讨,但不忘给自己辩解“我给分局和有关派出所交代过,可他们没能重视起来,也怪我,督察不够,让坏人钻了空子。不过,谁也没料到凶手会这样执著,盯着一个快要退休的老医生不放。我还以为,写写匿名信,不过是吓唬吓唬人而已。我愿意接受处分。”

    “处分!”程可帷气恼地说“处分能挽回纪主任的生命?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哪!”

    还有一句话他没说出口:不知道有什么秘密还在纪主任肚子里,他这一去,给下一步继续查清白逸尘死亡事件带来多少难以确定的东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