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提拔逆淘汰:官场提拔升迁的劣胜优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8

    今天晚上轮到尹七七值班,她在舅舅家吃罢饭,就冒雪赶回鲸鸿宾馆。

    由于家眷没过来,市委接待处把程可帷安排在一号楼住,仍是原先临海行署专员白逸尘住过的201房间。天已经黑透了,宾馆大院里静悄悄的。尹七七拐到后院,走进一号楼,发现走廊里的灯都开着。这座楼不对外营业,现在楼里只住着程可帷一个人。尹七七有些着急,脚步声也重了些。按惯例,此刻她应该给程书记打理好准备就寝的一应事务,比如整理卧具,备好开水,送上盥洗用品之类的。她正要先回自己屋里换衣服,却听见201房间的门开了,出来的是程可帷的秘书刘廷新。

    “哦,是小尹同志。这么晚了还没走吗?”

    刘廷新和气地笑着问。

    “你好,刘秘书。今天晚上我值班。”尹七七解释着,奇怪他怎么在这里。因为当初给他安排住处时,他坚持不住一号楼,而是选择住在前楼的普通标间里。

    换上宾馆的工作服,尹七七拿着一应洗漱用具,提起一壶开水准备给程书记送去,出门才看见,刘秘书仍站在门口,没用尹七七往屋里送,而是自己接了过去。

    201房间在二楼的顶头,一套三进,起居、会客、就寝兼用,外面还有一个很大的半圆形阳台。尹七七的房间在对面,外面还有一张值班用的吧台。回到屋里,尹七七打开电视,眼睛看着屏幕,心里却有些不安。她说不准今天自己是不是失职。刘秘书干的活其实应该是自己来干的,但她也感觉到,刘秘书似乎不想让她进到书记的房间去。难道里面还有其他什么人吗?

    舅舅曾叮嘱过她,程书记单身一人来到这样一个陌生地方工作不容易,身边没有个人照料,生活上的事就得她这个专职的服务员负责了。舅舅要求她要像对白专员那样对待程书记,尽量满足程书记生活上的一切需要,有什么自己办不到的事要及时向办公厅报告。舅舅还说,程书记一人安危关系到整个滨州市的命运,要对程书记的安全上心一些,平时注意观察来来往往的都是些什么人,做到心中有数,千万不要给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制造事端的机会。

    记得当时听舅舅这样说,自己心里顿时感到沉甸甸的,不由自主地想起白专员遽然发病死在房间里的可怕景象。自打白逸尘暴卒后,尹七七就不敢独自再在这座楼里住了,强逼着那个人给自己买了房搬出去。这回又安排她专门为程可帷服务,她打心眼儿里不愿意,可是舅舅的话她又不能违拗,何况在宾馆内,人人都认为这是个美差,羡慕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只有哈苏莫听了爸爸这一通谆谆教导,在一旁直撇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看来今天晚上有刘秘书在,不会有自己什么事了。平时这位新书记也很少指使自己,甚至用开水都是亲自去打。尹七七简单冲个澡,准备睡下,开了半天车,也够累的了,可是忽然感到口渴,便又穿上外衣到前楼的商务中心去买热奶。

    和熟识的营业员闲聊几句,尹七七往回走。刚到一号楼门外,却见两个人从楼里出来,一男一女。借着橙黄色的灯光,尹七七认出,那个个头不高的小老头是市中心医院内分泌科的纪主任,上次抢救白专员时,他在场的。那个高挑身材的女人看上去和自己年纪相仿,但却有些面生。两人默不做声地并肩向前院走去。不一会儿,尹七七听到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

    上得楼来,刘秘书正好从201房间里出来,看尹七七捧着一大包热奶,不由得笑了,说:“这么晚了,还喝这高热量的东西,不怕胖啊?”

    尹七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夜班连着白班,第二天尹七七回到自己的小窝时,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她没有食欲,百无聊赖中,打开电脑上网“偷菜”这款游戏是她跟哈苏莫学的,不想一学就上瘾,现在如果一天不“偷”浑身就抓心挠肝般难受。

    正偷得兴致勃勃,电话响了,一看,是那个人。电话里,他说晚上要过来,叫她不要出去。

    尹七七怔了一会儿,再也没有心情当小偷了,索性关了电脑。

    她心里很矛盾。算来有一个月没和那个人在一起了,他太忙,尤其这段时间,政局变动,人事调整,机构增减,加上其他这样那样的麻烦事,看得出来,他的情绪一直不太好。尹七七虽然是从农村出来的,但这十年来在舅舅家、在舅舅身边听到的看到的事情太多了,她也变得聪明起来,知道一个在官场上混的人什么时候高兴什么时候不快。那个人如果总缠着她,她有时会很烦;可时间长了他不来,她又会没来由地想他。她也说不好自己是一种什么心理。

    最初被他占有的屈辱感早就淡没了。那时她才二十岁,是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二年。那个噩梦般的晚上,她一度痛不欲生,以至于当那个人满足之后沉沉睡去时,她独自找来剪刀想自杀。还是他惊醒后给她包扎好了割破的手腕,并痛骂了她一通。

    在家乡那个闭塞的小山村里,一个姑娘这样失身,绝对是件比天塌了还要严重的事,这样的女人不会有人再要,为此而走上绝路的不在少数。尹七七在最初那几天里,就是沉陷在这样的观念里不能自拔,那种心灵上的剧痛比腕上的伤痕更难痊愈。那个人很会哄女人,尤其是哄像她这样不谙世事、对社会几乎一无所知的小女人。慢慢地,尹七七开始接受他了。平心而论,他对尹七七确实很好,这么多年,除了尹七七,他不曾再找过其他女人,他向尹七七这样发过誓,据尹七七观察,他也做到了。

    “我们这算是什么关系呀?我总不能这么稀里糊涂地跟你混一辈子吧?”有时候尹七七不高兴了,会委屈地这样问他。“何况你比我大这么多。”

    他会说:“宝贝儿,在我还有用的时候,你就这样陪着我好了。我会让你过上你向往的生活。等我老了,你再找个可意的人过日子。那样,我这辈子没白过,你也不吃亏。”

    尹七七捶着他,娇嗔道:“怎么不吃亏?怎么不吃亏?人家可是黄花闺女呢!”

    他嘿嘿笑着,得意地拨着她的脸蛋儿,毫不知羞耻地承认:“是喽是喽,我这是老牛吃嫩草哩!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哟!”

    说不好是一种什么心态,渐渐地,尹七七变得愈来愈关心那个人的一举一动,衣食住行,喜怒哀乐。天冷了,惦记他是不是添衣服了;看到他脸色不好,便挂念他是不是不舒服了;她甚至买来羊绒线想亲手给他织一件毛衣,结果被他阻止。他说他什么都不需要,处在他的位置,没有什么想得到而得不到的,只要她心里真的有他就好。于是那些羊绒线最后被她给自己织了一件坎式背心。

    这一个来月,那个人只是在电话里与尹七七说说体己话,有时有机会见面彼此也不方便表现得过于亲热。想到一会儿他要过来,尹七七心底忽然升起一种渴望。她知道,自己已经被他调教成一个成熟的女人了,然而一刹那间,哈苏莫的影子却在脑海里跳出来,尹七七不禁陷入难以排解的苦恼中。

    那个人进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以前他来大多也是这个时候,如果是夏天,还会更晚一些。尹七七心里有数,提前煮好了银耳川贝红米羹,还准备了几道清淡的小菜。他比较注意保养,对食疗养生很看重,也是为了适应他的这份喜好,尹七七才学会做他爱吃的这几样饭菜。两人慢慢喝了几杯酒,这种名贵葡萄酒是法国产的,由跑鲸鱼湾码头的俄国大鼻子走私过来,再由有求于他的人送给他的。他很喜欢这种酒的绵软和甜醇,尹七七也喜欢,她感觉每次喝完,自己都有一种冲动,恨不得立刻被他搂在怀里。

    像往常一样,两人洗漱之后,便上了床。或许时间长了不在一起,他显得很急切,不待尹七七酝酿好情绪便开始施展自己的威风。尹七七曾经为他的强壮而惊讶,他的年纪比她大那么多,在她有限的性知识里,似乎这般年龄段的男人不应该这样,但他却雄风依旧,宝刀不老,给她带来的快乐与满足是实实在在的,由此她断定,这个男人身体的确很好。

    缠绵缱绻一气,两人都尽兴了。尹七七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极度的快乐。

    他用肥厚的掌心轻轻揉着尹七七俏立的乳头,兴致起来,低头吻了一口。

    “在宾馆干了几年了?快十年了吧?”他忽然问起这样一个问题。

    尹七七不明所以地应了一声。

    “年纪越来越大了,总干这种侍候人的活也不是个办法。等有机会,可以找领导提提,争取进机关吧,当个办事员什么的。”他说。

    “我这文凭,专业又不对口,进机关能干什么?”尹七七说“在一号楼,没有什么客人,挺轻闲的,我还不打算动。”

    “是呵,给大领导服务,自己也觉得身份不一般了,是吧?”他像是在开玩笑,随口问道“去找书记办事的人多吧?”

    尹七七摇摇头,说没有什么外人去,就是他的秘书去的多一些。

    “不过昨天晚上我看见纪主任去了,还有一个女人。”她补充道。

    “纪主任?哪个纪主任?”

    “就是上回抢救白专员那个纪主任嘛,中心医院的那个老头儿。”尹七七说“那个女的我不认识,也许是纪主任的女儿?”

    没有回答。尹七七扭头看看,发现他眯着眼睛,仿佛睡着了。

    新市委第一次常委会议开了整整一天。常委们谁也没想到,一直没怎么露面、看上去没什么魄力和主见的程可帷竟然一上来就拿身兼市公安局长的副市长姜大明祭了刀。

    虽然以前没打过交道,但常委们对程可帷的履历都有大体了解,唯独对他的脾气秉性所知甚少。四十八岁的程可帷中等个头,面容多少有些清瘦,脸色甚至给人以苍白的感觉,身体也不算壮实,与人们印象中当官的那副大腹便便红光满面的模样大相径庭,只是那两只眼睛显得很有神,目光炯炯的令人难以忘怀。今天到会的人大多与程可帷没有过直接接触,从外表猜测他的性格可能比较柔和,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当程可帷态度严厉地对姜大明提出批评时,大家都吃了一惊。

    滨州市委常委基本上是原临海地委的老班底,哈文昆转任人大后,不再担任常委;原常务副书记因年龄接近退休,提前退居到二线;除程可帷、匡彬、丁忠阳、张嘉缑、姜大明外,市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军分区司令员,组织部长,宣传部长,统战部长,一共十一个人,其中张嘉缑和丁忠阳是与程可帷一道从外地调入的,按照通常配置,班子里还应当设一个常务副书记。当初谈话时,省委组织部长卢雅宣交代过,时间匆忙,来不及把所有岗位一下子配齐,待新班子磨合一段时间后,由程可帷提出人选意见,省委再进行考核。

    程可帷开宗明义提出新市委下一步工作的纲领,用他的话说就是“三纲四目”——“三纲”是,一抓经济振兴,二抓城市建设,三抓群众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