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雪国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岛村又想起叶子在火车上护理师傅儿子时的情景,也许在那真挚的感情中表露了叶子的愿望。他想着想着,抿嘴笑了。

    “那么,这次你是想去学护士的罗?”

    “我已经不想当护士了。”

    “你这样漂泊无着怎么行呢。”

    “哎哟,什么漂泊不漂泊的,管它呢。”叶子反驳似地笑了。

    这笑声清越得近乎悲戚,听来不像呆痴的样子。然而这声音陡然扣动了岛村的心弦,尔后又消失了。

    “有什么可笑的呢?”

    “可不是吗,我就只看护过一个人嘛。”

    “什么?”

    “我再也不愿干了。”

    “是吗。”岛村又一次遭到突然袭击,轻声地说,“听说你每天都到荞麦地上坟去?”

    “嗯。”

    “你以为你一辈子再不会看护别的病人,给别的人上坟了吗?”

    “不会啦。”

    “可是,你舍得离开那座坟到东京去?”

    “哦,对不起,请你把我带去吧。”

    “驹子说啦,你是个可怕的醋瓶子。他不是驹子的未婚夫吗?”

    “你是说行男?不对,不对!”

    “那你为什么怨恨驹子?”

    “驹姐?”叶子好像呼喊站在面前的人似的,目光闪闪地盯着岛村说:“请你好好对待驹姐。”

    “我什么也不能为她效劳呀!”

    泪水从叶子的眼角簌簌地涌了出来,她抓起一只落在铺席上的小飞蛾,一边抽泣着一边说:

    “驹姐说我快要发疯了。”

    她说罢忽然走出了房间。

    岛村感到一股寒意袭上心头。

    叶子像要扔掉那只被捏死的飞蛾似地打开了窗户,只见醉醺醺的驹子正欠起身子同客人猜拳,把客人直逼得束手无策。天空昏暗起来。岛村走进室内温泉去了。

    叶子也带着客栈的小孩子,走进了旁边的女浴池。

    叶子让孩子脱衣洗澡,话语特别亲切,像带着几分稚气的母亲说的,嗓音悦耳动听。

    然后,她又用这种嗓音,唱起歌来:

    ……

    ……

    出了后院看呀看,

    一共六棵树呀,

    三棵梨树,

    三棵杉。

    乌鸦在下面

    营巢,

    麻雀在上面

    做窝。

    林中的蟋蟀

    啁啾鸣叫。

    阿杉给朋友来上坟,

    来上坟啊,

    一个,一个,又一个。

    这是一首拍球歌。她用一种娇嫩、轻快、活泼、欢乐的调子唱着,使岛村觉得刚才那个叶子犹如在梦中出现似的。

    叶子不停地跟孩子说话。她站起身来,离开浴池以后,那声音就像笛声一样,依然在那儿旋荡。在乌亮、破旧的大门地板上,放着一个三弦琴桐木盒。这时夜阑人静,不由地拨动了岛村的心弦。他正念着琴盒所属的那个艺妓的名字,驹子从响起洗餐具声的那边走了过来。

    “你在看什么啦?”

    “她在这儿过夜吗?”

    “谁?哦,它?你真傻,要知道这个玩意儿是不能带来带去的呀。有时一放就是好几天哩。”她刚一笑,又长吁短叹了几声,然后闭上眼睛,松开衣襟,摇摇晃晃地倒在岛村身上了。

    “喂,送我回去吧!”

    “不要回去了吧?”

    “不行,不行,我得回去!还有另一个宴会,大家都跟着去陪第二个宴会了,就只有我留下来。要是宴会在这儿举行还可以,不然朋友们回头找我去洗澡,我不在家,那就不好了。”

    驹子虽然酩酊大醉,还是挺直身板走下了陡坡。

    “你把那姑娘弄哭了?”

    “这么说来,她真的有点疯了。”

    “你这样看人,觉得有意思吗?”

    “不是你说她快要发疯的吗?她可能是一想起你这话儿,不服气,才哭起来的吧。”

    “那就好。”

    “可是没有十分钟的工夫,她进了浴池就用优美的嗓子唱起歌来。”

    “那姑娘有在澡堂里唱歌的怪癖。”

    “她一本正经地托付我要好好待你。”

    “真傻。可是,这样的事,你何必要对我宣扬呢?”

    “宣扬?奇怪,我不明白,为什么一提到那个姑娘的事,你就那么意气用事。”

    “你想要她?”

    “瞧你,说到哪儿去了!”

    “不是跟你开玩笑。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见她总觉得将来可能成为我的沉重包袱。就说你吧,如果你喜欢她,好好观察观察她,你也会这样想的。”驹子把手搭在岛村的肩头上,依偎过去,突然摇摇头说:“不对。要是碰上像你这样的人,也许她还不至于发疯呢。你替我背这个包袱吧。”

    “你可不要这样说。”

    “你以为我撒酒疯儿?每当想到她在你身边会受到你疼爱,我在山沟里过放荡生活这才痛快呢。”

    “喂!”

    “别管我!”驹子急匆匆地逃脱开,咚地一声碰在挡雨板上。那里是驹子的家。

    “她们以为你不回来了。”

    “不,我来开。”驹子抬了抬那发出嘎嘎声的门脚,把它拉开,一边悄声地说,“顺便进去坐坐吧。”

    “这个时候……”

    “家里人都睡了。”

    连岛村也有点踌躇不决了。

    “那么,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

    “不行,你不是还没看过我现在的房间吗?”

    一进后门,眼前就看见这家人横七竖八地躺着。他们盖着硬梆梆的褪了色的棉被,就如同这一带人常穿的雪裤的棉花一样。这家夫妻和十七八岁的大姑娘,还有五六个孩子,在昏暗的灯光下,各朝各的方向去睡。这幅图景,使人感到在清贫孤寂的家中,也充满一种刚劲的力量。

    岛村像是被一股温暖的鼾声推了回来,不由得要退到外面,驹子砰地一声把后门关上,无所顾忌地踏着重重的脚步,走过木板间。岛村只好从孩子们的枕边轻轻地擦身而过。一种无以名状的快感在他的心头激荡。

    “在这儿等等,我上二楼开灯去。”

    “不必啦。”岛村登上漆黑的楼梯。回头一瞧,在一张张纯朴的睡脸那边,可以看见卖粗点心的铺面。

    这里就像农家的房子,二楼有四间房,铺着旧铺席。

    “我一个人住,宽倒很宽。”驹子虽这么说,可隔扇全都打开了,那边房子堆满了旧家具,在被煤烟熏黑了的拉门中间铺了驹子的小铺盖,墙上挂着赴宴的衣裳,倒像狐狸的巢穴。

    驹子孤单单地坐在铺盖上,把唯一的一张坐垫让给岛村。

    “哎哟,满脸通红了。”她照了照镜子,“真的醉成这个样子了?”

    然后她搜了搜衣柜上面,说:“喏,日记。”

    “真多啊。”

    她又从那旁边拿出一个花纹纸盒,里面装满了各种香烟。

    “是客人送的,我把它放在袖兜里或夹在腰带里带回来的。都成了这样皱皱巴巴的,但是并不脏。种类倒是大体上都齐全了。”她一只手支在岛村面前,另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