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左转遇到大总裁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方绿夏搬进向石霆的公寓后,由于三人工作都忙的关系,总要过了十二点后,才有机会碰到面。

    向石霆也不再关心繁妤玲,昨晚繁妤玲太晚回来招不到车打电话给他,也被他一口回绝,让她只好打电话给家里的司机,接送她回家。

    繁妤玲气不过,回家哭诉一番之后,她的父母也老实回答她,向石霆确实是将婚戒还给他们,向家与繁家的婚约早已解除。

    她当然不肯接受,于是在今早又奔到了向家,找到向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诉着。

    向父以前就中意繁妤玲当向家的二媳妇,见她来向家哭得这么凄惨,以为儿子负了她,气急败坏打了通电话要向石霆回家一趟,顺便要他带回方绿夏,回来解释这混乱的一切。

    接到父亲电话的向石霆,也打了通电话给方绿夏,将前后事由告诉了她。

    她想,事情都走到这般田地,她没有必要再躲在向石霆的背后,由他将她保护得好好的。

    她必须与他一同牵手,去争取两个人的幸福。

    因此,方绿夏没有拒绝向石霆,推掉今天的加班后,她与他一同准备回到向家。

    向石霆将车子停在向家别墅外,与方绿夏一同下车之后,便牵着她的手来到大门。

    大门前早已有管家等候着他们到来,一进到大厅,厅内坐着向家的父母,且繁妤玲似乎有意将事情弄大,也带来自己的父母。

    客厅气氛凝重,只有向母一见到方绿夏,便亲切地从沙发上起来,迎接着这面貌清秀的女孩。

    “小夏,你吃过饭没有?”向母笑嘻嘻的问着,对待方绿夏如同自己的女儿。

    比起繁妤玲,她总觉得这女孩比较像自己的女儿,反倒一年多没见的繁妤玲显得有些生疏。

    “向妈妈,我们吃过了。”

    方绿夏也很大方地给了向母一个笑容,脸上没有众人的凝重表情,反而态度落落大方,似乎很接受这样的事实。

    向母拉着她往沙发上一坐,两人亲密得如同母女一般,而向石霆则坐在方绿夏的身旁,两人的浓情蜜意,尽在不言中。

    繁妤玲一见到向石霆,发现他连看她一眼都没有,气得又是开始狂掉眼泪,委屈的模样,教她的父母不舍极了。

    “今天,我是回来把话说清楚的。”向石霆不想一拖再拖,于是一开口便切入话题中心。“我确实是私下把戒指还给繁家的伯父、伯母了,而当初我就跟你们说过,我已经不想再这样等待下去,你们当初也同意,才把戒指收回去的,不是吗?”

    繁家父母很难做人,看看哭得凄惨的女儿,又看看铁石心肠的向石霆,护短护长都不是。

    “但是我们的婚约还是在呀!”繁妤玲不满地低咆。“我的手上还是戴着你当初为我戴上的戒指。”她像是指控着薄情汉,亮出右手的婚戒。

    “订婚只是一种仪式。”向石霆冷眸盯着她。“当初我是以深爱你的心情,为你戴上戒指,但是,我为你等待多久了?你总是任性的说走就走,等玩累才要回到我身边!”

    面对这样的指控,繁妤玲一时语塞,一张小脸花容失色。

    “你愈来愈任性、愈来愈不尊重我,交往五年多,你竟连一句交代都没有给我,就径自飞往法国去完成梦想,你把我摆在什么地方?”向石霆脸上毫无表情,看不出来他有任何的情绪。“一年来,我想通了,原来我在你心里,什么都不是。”

    “不是你想的那样!”繁妤玲急了,她认为包容她五年多的男人,会一直都在原地等待着她,怎么她一回头,这男人说走就走“我真的有留一封信给阿喜,说我要去法国游学一年,等我回来之后,就要和你结婚。”

    “那又如何?”他睨着她。“就算当初女佣有将你的信交到我的手中,今天这样的情况,还是不会改变。”

    繁妤玲倒抽一口气,双手揪住自己的衣领。“为什么?这只是你的借口吧!我和你相爱五年多,哪一次我不是又回到你身边来?”

    “那哪一次我没有等你回来?”他反问,望着她梨花带泪的模样,竟然一点也得不到他半点同情了。“你向往自由,我给你一片天空;可我向往爱情,你却给我无限的失望!何况,我是你的未婚夫,你总是没尊重过我,任性的想飞往哪里就飞到哪儿,完全不理会我会怎么想!”

    是的,他是她的未婚夫,是她深爱的男人,而她要出国一年多,他竟连半点消息都不知,她凭什么有恃无恐,浪费他的真心、浪费他的时间?

    或许,他是真的累了。他不想再等待一个只眷恋自由天空的女人,他只想好好珍惜一个与他有相同珍惜对方念头的另一半。

    而那个人,就是方绿夏。

    他的大掌悄悄的抚上方绿夏的小手,汲取她手中的温暖,感觉她的存在。

    “阿霆啊”繁母安慰着女儿同时,忍不住开口:“从以前你就知道玲玲是这种个性,怎么她只离开一年,你就变心了呢?”

    “我没有变心。”他沉住气开口。“我只是对她死了心。你们大可以摸着良心,这几年来,我等待的还不够吗?”

    繁妤玲自知理亏,眼泪愈掉愈多,心也愈来愈急。

    “我知道呀!所以今天我也是很不得已地找上向爸、向妈。我多么想成为你的妻子,难道你不能明白我的心情吗?”

    “繁小姐,那你一定也能了解我的心情。”这时,方绿夏主动开口说话,勇敢地迎上对方红肿的双眼。“我也很想成为石霆的妻子。虽然我与他交往不久,可是我们之间的感情,肯定不输你当年与他相爱的浓情蜜意,所以我衷心盼望你能给予我们祝福。”

    “我不会答应的!”繁妤玲低吼一声。“阿霆是我的,你凭什么凭空冒出来,就要取代我的位置?我不会甘心祝福你们的。”

    “我也不会冀望得到你的祝福。”向石霆将话说绝了。“这辈子,我要娶的人只有她,方绿夏。”

    “我们还有婚约”繁妤玲又拿出婚约压他。

    “早在你离开台湾那一天,那婚约就失去意义了。”他不带一点感情,将话说得很明白。

    “我不要”繁妤玲像个吵闹的小孩,拚命地摇头、拚命的想以眼泪唤回他的心。

    “今天我将事情都说清楚明白了,往后,我和你一点干系都没有。”向石霆站了起来,顺便也拉起方绿夏。“还有,你留在我公寓的东西,我会请人送回繁家。”

    客厅里,一阵乌云笼罩着繁氏一家人,他们觉得谈判失败,全是女儿太过任性,于情、于理都站不住脚,莫怪向氏父母始终都保持着沉默。

    “爸、妈,我和绿夏先走了,明天还要上班。”

    向石霆话不多,只交代前因后果,便又匆匆的带着方绿夏离开向家别墅,留下繁妤玲在向家后悔地痛哭

    --

    方绿夏与向石霆回到公寓之后,他便将里头的门反锁,下定决心不再惦记着与繁妤玲的感情。

    若他再这么犹豫不决,只会让身边的方绿夏感到无所适从,毕竟她才是他心里所要珍惜的女人。

    他的感情已经属于她,不应该再表现出这么摇摆不定的态度。

    “抱抱。”她回到公寓,终于能放松全身。“我刚刚好紧张,就怕自己说错话,让你难做人。”

    “你表现得很好。”他将她抱在怀里。“感情的事本来就不该勉强,我和妤玲之间确实也要做一个结束。我不会像她一样,总在爱情里当一个逃兵。”

    她抿唇一笑,点点头。“不过我刚刚看她哭得那么凄惨,我想她已经发现自己很爱你”虽然爱情有先来后到,但是繁妤玲中途离席,才会让他们巧遇而相爱。

    她能明白繁妤玲放不开他,因为他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也是当老公的最佳人选。

    就连她,也舍不得放开这个体贴的男人。

    “我爱她时,她不懂得珍惜我;现在我真的走了,才后悔不已。”他叹了一口气。“她浪费我太多的爱,我已经没有力气再爱她了。”

    她勾着他的颈子。“那我呢?你还有力气爱我吗?”

    他挑着眉尖,难得勾起一抹邪笑。“你这算是挑逗吗?”

    他一把将她抱起,二话不说的便回到卧室。

    “才没有”她的小脸红了起来。“我只是怕你们旧情复燃罢了。”

    他将她放在床上,望着她吃醋的小脸,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和好玲之间已经回不到过去了。”

    “真的吗?”她抿着唇,眼里有疑问。“五年的感情,能够说放就放?”

    “我有过挣扎。”他认真地望着她一双怀疑的眼眸。“小夏,你应该明白爱上一个人后,又要强迫自己忘记对方的痛苦。我知道你懂我,因你也伤过。”

    她沉默一会儿,最后皱皱鼻子。“你好贼,又把问题丢还给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