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狂啸佳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二十分钟以后,洁西卡拿了一盘食物来到契斯的房间。看到他仍然熟睡着,她轻轻地把盘子放在床边的小茶几上,再温柔的替他盖好被子,才悄悄地离去。

    契斯很高兴能在这里疗养。虽然只有比利才给他温和的笑脸。可是不能否认的,这里真是比在旅馆要舒适得多。比利每天早上都会带新鲜的早餐和开心的笑容来和他聊天。当然,他每天晚上也都看得到洁西卡冷漠的脸色,不过他还是非常高兴能天天见到她。

    他觉得这真是上帝公平的安排。他因为洁西卡而日日买醉,也引来了这场灾难。所以她当然应该来服侍自己,毕竟她也可以算是这件事的肇始者啊。

    但是洁西卡可不这样想,她总是尽量想办法暗示他自己有多厌恶他。不知道为什么,契斯总是不生气,难道他有什么不对劲吗?

    契斯心里一直觉得奇怪,为什么每天早晨都看不到她。即使是比利,也都见不到她。难道她比以前更加勤奋的工作?每天他都期待她的脚步声,如果她很晚才到家,他会觉得有点焦虑;当然,如果洁西卡回来得早,他也会觉得心情特别好。

    自从他生病以来,蕾雪从来没有出现过,充分的表现出她的不满。甚至,有一次,他还听到她和洁西卡在争执他该什么时候离去。想不到洁西卡居然会坚持,一定要他完全康复才可以离开牧场。这真令他感到惊讶。不过,他也有点忧虑,蕾雪好象真的恨透他了。

    经过了一个礼拜的休养,契斯感到自己的伤口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他已经可以伸直后背,甚至还可以自己骑马。是该离开牧场的时候了。洁西卡已经把他的行李和一些财物全部从旅馆搬来这里,他可以直接的从牧场前往到加州、西班牙,或是任何地方。

    可是,这并不是他真正想要做的事。他心中唯一想望的,是每天都能看到洁西卡。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礼拜,他几乎已经习惯天天面对她,不管是不是和言悦色。契斯觉得她已经属于自己的生活一部分,他盼望能更进一步的了解。

    从开始认识的第一天到现在,契斯渐渐发现洁西卡其实是一个非常脆弱的女孩。虽然她总是刻意的表现出独立,不需要任何人帮忙的坚强形象,在她的内心里,却是那么的敏感、脆弱。记得有一晚,洁西卡来看他,在微弱的灯光下,他几乎忍不住的想要搂住她,永远的保护她。可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无论在什么样的状况下,她都永远戴着厚厚的盔甲,不让别人接近。他几乎有点怀疑,有那一个男人能真正获得她的心!

    契斯迷乱的想着自己和洁西卡之间的种种恩怨。他真不明白,为什么他俩之间会搞到今天这种情形?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不过,他却明白的知道一件事他现在还不思离开这里。

    他想尽了各种理由,拖延自己离开的时间,洁西卡也似乎并不急着要他走。可是只要他一健康的踏出房间,蕾雪就会毫不迟疑的请他走路。真是奇怪,他以前从来都不知道蕾雪是这么不容易宽恕别人的人。也许问题就出在她太爱洁西卡,因之无法忍受任何人“欺负”她。天晓得,在那个时刻,他和洁西卡都能强烈的感到彼此的热情、渴望。那种快乐,是那么的深刻、自然。从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让他有这种奇迹似的“完美”感觉。

    契斯已经完全康复的事实,只有比利和贾伯知道,他俩都在帮他隐瞒。他们偷偷从

    窗户送热水给他,好让他在卧室中的木桶里洗澡。但是,很不幸的,今天洁西卡特别早回来,还马上跑来看他。

    他痊愈的事情也终于曝光了

    “蕾雪知不知道这件事?”洁西卡指着木桶,面无表情的问。

    “不知道。”

    “看来你已经完全康复了。你这样自己洗澡已经有多久了?”

    契斯觉得有点困窘,自己居然偷偷的洗澡,还被人抓个正着,他有点吃力地回答“不是很久。”

    她走过木桶边,伸手试了试水温“无论如何,都已经够久了。”

    “别这样,洁西卡。这不过是第一次而已。”

    “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骗人?如果,今天我像平常一样回来,不就被蒙在鼓里?”

    他有点罪恶感,至少他原来是打算欺骗她的,而且他这样尴尬的一丝不挂泡在浴盆里,她却像审犯人似的站在旁边。他清清喉咙“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水也不会碰到我的伤口。而且,洗个澡对我又没有什么重大的伤害?”

    “我可不这样想,”洁西卡看着他“你已经把绷带都拆开了,显然你打算清洗后背。”

    “洁西卡”

    “向前弯。”她不由分说的命令道“你既然想要洗澡。我可以帮你清洗后背,以免伤口沾上过多的水。”

    他几乎不相信会这么容易就结束这场争执。洁西卡表现得不太正常。她既没有骂出尖刻的话,也没有故意讽刺他。她太冷静了,一定有问题!但是契斯却抓不着头绪。

    没想到洁西卡真的站在他的背后“站起来,我好帮你冲水。”

    “我自己会做。”他迅速地回答。

    “你会弄得满地是水。这个桶子这么小,我真怀疑你怎么缩在里面的?”

    “我没有打算要任何人帮忙。”他觉得一个大男人居然让个女孩子来帮忙洗澡,真是有点不好意思。

    洁西卡轻轻的笑着“你该不会不好意思展示你完美的身体吧?是不是?我可不觉得你以前会这样害羞?”

    “那不一样!”

    “为什么?因为我现在有穿衣服?别再多说了,赶紧站起来。”洁西卡笑着说完,还故意开玩笑“我保证不会占你的便宜。”

    契斯有点吃惊的回头看着她,她真的很高兴,他很少看到她的眼睛会有这么幽默顽皮的神情。不过这令他感到兴奋多了,至少她没有生气的样子。

    契斯慢慢地站起来,一股温水缓缓地流过他的全身,这种感觉真是舒服极了。

    当他转过身,想要看她时,她已经走到床头,拿起契斯的绷带“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可以帮你重新包扎。”

    契斯耸耸肩,她表现得这么温和,一定有某种理由。等她包扎好了,大概就会叫我收拾行李,准备上路吧?

    他用毛巾裹着腰部,坐到床边,静静的等她替自己包扎。这很可能是最后一次他们接触的机会。看着洁西卡温柔的替自己缠绷带,不禁鼓起勇气的问“为什么对我这么温柔?”

    她奇怪的看他一眼“温柔?”

    “你知道我的意思。”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在他后背,做最后的整理“我想,也许是因为这是最后一次吧?我相信你已经开始准备离开这里了吧?”

    契斯摇摇头“就为了我洗一次澡,你就戏弄我大半天?”

    她尖锐的看着他“别这么荒谬。我只是以为,你好了以后就会要走自己的路,离开牧场。”

    “所以我们就尽量友善的分手,是不是?告诉我,有多友善?”他微笑着,用食指轻轻地抚摩着她的大腿。

    洁西卡一巴掌挥开莫斯的手,马上站开了好几步的距离。“还没到这种地步。”

    契斯摇头笑着“别这样,洁西卡,我又不会吃了你,过来,你必须知道一些事情。”

    “是吗?”她的眼睛马上闪着防卫的光芒。

    他皱着眉头“我以为你已经原谅我了。”他一直为自己走前曾痛打过她,而深深自责。

    “我没有,也不可能忘记。”

    “你不是真心的。”

    “难道要我杀了你,才相信?”

    “你绝不会杀我的,洁西卡。”他自信满满的。

    “我希望你赶紧死掉!”她生气的看着他。

    “我很抱歉,那天晚上,我太行动了。”

    “不要再说了!”

    “好吧。”他也不想引起一场无谓的争辩“你为什么这么早回来?”

    “告诉你,我已经讨厌再照顾你,请你离开这里!”

    “你真的生气了,是不是?”

    “我已经有三十头牛渴死,水源又被别人下毒。我没有时间照顾你,也没有时间跟你生气!”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将要离开这里好几天,把牛群赶到离家里近一点的地方,牠们现在需要仔细的照料。而且得日夜提防着,避免又遭人下毒。”

    “可是,你刚刚回来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沮丧的样子?”他惊讶的问。

    “你让我暂时忘了烦恼,”她承认地回答“何况,沮丧又有什么用?该做的还是要做。我现在必须尽力看好牧草和水源,才不会有更悲惨的下场。”

    “我很抱歉。”

    “这跟你无关,”她平静的说“我想也该是我们说再见的时候了?”

    “为什么?”

    “我有好几天不能回家里来,因此你没有任何理由留在这里。”

    “可是,我可以帮你忙。”

    “我不会要求你的,蕾雪也绝不可能同意。”她淡淡的回答。

    “真是麻烦,”契斯皱着眉“难道你没有想到这可能是波德干的好事?他一直很不高兴桑玛的借据被我赢回来。”

    “我知道。但是,我没有任何证据。”洁西卡无奈的望着契斯。

    “我相信波德不会这么快就罢手,你需要所有可能的帮助?”契斯急急的努力。

    “如果还有任何麻烦的话,”她坚强的说“我只需一名杀手,而不是你这种会赌博的人。”

    洁西卡看了契斯一眼。这几天以来,她已经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