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狂啸佳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契斯醒来时候,已看不到洁西卡的踪影,不禁气愤得破口大骂“这该死的女人!”一股被羞辱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难道她把我当成货物,用完了就丢掉?在她的心里,我就那么没有分量?也许,我只不过是另一个派克!

    他的怒火随着接近牧场而上升。真感谢上帝,他还认得这条小路。他已经受够了这个女人!契斯忿忿的走进屋子,他决定告诉蕾雪一切事实,让她自己去照顾洁西卡,他还要把赢来的借据,现在就还给她。再也不要和这里有任何牵连。

    “洁西卡回来了吗?”才一进门,契斯立即急急的问。

    “没有。”蕾雪奇怪的看着他“不过,派克告诉我,她已经在帮忙准备赶牛的东西。怎么回事?你看起来不太对劲。”

    看到契斯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蕾雪轻柔的问“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是不是为了洁西卡生气?她不会真的在印第安人那里吧?”

    契斯抬头看了她一眼,平静的说“你错了,蕾雪,她从小时候起,就每年去拜访那些印第安人。”

    “什么?”蕾雪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你还没听到更糟的事,我在夏安族区找到她。虽然他们不欢迎任何白人,但是你女儿显然是个例外。你知道吗?我差点被杀死,如果不是洁西卡,我可能被当作间谍而处死。怎么样?你的女儿很不错吧?”

    蕾雪惊讶的看着契斯,她知道他还有很多话要说。

    “你女儿最要好、最亲近的朋友,是一个半白人血统的印第安人白雷。他们亲近到可以让白雷站在几码外,陪她在河边洗澡的程度。”

    “我不相信。”蕾雪摇摇头,一副讶异的模样。

    “我亲眼看到的,不过,还有一件更糟的事要告诉你,有一个别族的勇士向你女儿求婚,而她拒绝的理由是,因为他已经有一个妻子。”契斯停顿了一会,皱着眉头继续说“她告诉我,只有在那里,她才找得到快乐。真是天晓得,谁知道会不会有另一个武士向她求婚?你最好先有心理准备≠雪,我想你该不会在乎有一个印第安人的女婿吧!”

    蕾雪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沉默了半晌,才无助的问“我该怎么办?”

    “你是她的母亲,”契斯生气的回答“不是一个监护人而已!你有权利限制她的行动,不可以这样任性胡为!”

    “我知道,可是”蕾雪恳求着。

    “我已经受够了,你必须自己来管教她。我不想再做你们的中间人,她是你的女儿,不是我的!”契斯涨红了脸,愤怒的说“你不必要求我留在这里,我已经决定离开。至于波德,你更不用烦恼,他已经不能再对牧场有任何威胁。”

    “为什么?”蕾雪不解。

    “我在一场赌博中赢回桑玛的借据。”他骄傲地回答“我会在离开以前,把它拿给洁西卡。我保证这场牌局是公平的,就算波德要找麻烦,我也已经不在这里了。”

    蕾雪叹了口气,温柔的看着契斯“如果你一定要走,我不会自私的要求你留下来,可是,我真的很彷徨。洁西卡这么恨我,根本就不听我的话。我甚至相信,如果我叫她远离悬崖,她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

    “她为什么会这么恨你?”契斯决定找出原因。

    “我告诉过你,她父亲恨我。”蕾雪凝视窗外,沉默良久,才幽幽的说道“有一天晚上,我从外面回来,被桑玛狠狠的毒打一顿,就被他赶出家门。”

    “为什么?”

    “他指责我对他不忠实。”她痛苦的皱着眉头“而且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只是不断地毒打我。如果不是贾伯在山边发现我,我可能早就死了。”

    “你离开这里,就嫁给了艾文,是不是?”

    “是的。”

    “比利是桑玛的儿子,对不对?”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蕾雪,她微微点了点头“你从来都没有告诉他,为什么?”

    “他已经夺走我一个孩子!”蕾雪轻轻地回答“比利是属于我的,而且,他根本不会相信比利会是他的孩子。”

    “你为什么不告诉洁西卡这些事?”

    “她不会相信我的。”蕾雪忧愁地说“在她的心里,我只是一个卑鄙、遗弃她的女人,她甚至连看都不想看到我!”

    契斯静静的坐着,心中纳闷着桑玛究竟是如何教育洁西卡?但是他咬咬牙:管他呢,这根本不关他的事。

    “我不会再介人你们之间,蕾雪,你得自己决定该做什么事。”他坚定的看着她,下定决心离开这里。

    晚餐之后,洁西卡才从牧场回来,当她推开厨房的门,看到蕾雪独自坐在桌旁,马上皱起眉头,露出厌恶的表情。

    “我正在帮你热晚餐。”蕾雪温柔的说。

    洁西卡含有敌意的瞪着她“不必,我不饿。”

    “你必须吃一点东西,”蕾雪态度坚定的“我知道你没有吃晚餐,而且,我要和你谈一谈。”

    蕾雪站起来,为洁西卡盛了满满一盘食物,她不想再多争辩,因为她太疲倦,而且,她真的十分饥饿。

    洁西卡粗鲁的拉开椅子,像骑马一样的,跨坐在椅子上,用冷漠眼光瞪着蕾雪。

    “你是不是为了激怒我?”蕾雪平静的说。

    “什么意思?”

    “这么粗鲁的坐在椅子上。”

    “这有什么不好?”洁西卡不屑的抗议。

    “你应该学习一个女孩应有的品德及行为。”

    “跟谁学?你吗?”

    看到洁西卡一副轻蔑的语气,蕾雪不禁有点生气“难道你觉得这是一个女孩子该有的态度?”

    “这又怎样?”洁西卡反驳道“我活在我自己的世界里,关别人什么事?而且,我又不是一只社交活动上的花蝴蝶!”

    “我先不跟你讨论这个问题,”蕾雪看着她“我还有别的事要说。”

    洁西卡头也不抬的开始吃东西“我不要听。”

    “无论如何,我今天都要和你讲清楚。”蕾雪丝毫不让步。

    洁西卡有点惊讶的看着她“好吧,随便你。不过,我可不想听你唠叨个没完。”

    “很好,”蕾雪站起来“我会直截了当的说,从现在起,你不准再去拜访你的印第安朋友。”

    蕾雪原以为洁西卡会愤怒的抗议,没想到她却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最后才慢慢地开口“这就是你要说的吗?”

    蕾雪十分惊讶,她还以为会引起一场战争“既然你这么明理,我想就不必再提它,只要你听话就好了。”

    “随便。”洁西卡尖锐的看着她“只要你喜欢,你可以随时下命令。但是,我只做我要做的事。”

    蕾雪后退一步,脸孔涨得通红“这一次你一定要听我的话,洁西卡。”

    “是吗?”她轻视的微笑,不屑的问。

    “不错,我是你的监护人。”蕾雪明白的说“如果你不听话,我可以接管你的牧场。”

    “为什么?”洁西卡失去控制的大叫“你到底为什么原因要管我?”

    “这个月你已经有二次离家出走的经验,你居然还到印第安人区去,这真是令人难以想象。”

    “这有什么关系?我在那里非常安全。”

    “但是,他们不欢迎其它的白人,我绝不允许你的朋友都是印第安人尤其是恨白人的印第安人。而且,他们会给你坏的影响,你知道吗?”

    “我不这样认为。”洁西卡冷冷的反抗。

    “老天!洁西卡。你在这里的行为已经够糟了。但是再没有比你允许一个印第安男人陪你在河边洗澡的事,更让我震惊!”

    洁西卡迅速地推开椅子,愤怒的站起来,大声的吼叫“那个混帐告诉你的,对不对?我想他也有告诉你小鹰的事,是不是?”

    “冷静一点,洁西卡。”

    “我为什么要冷静?就为了这个混帐歪曲的事实,你就想接手牧场?”

    “洁西卡”

    “我在河边洗澡有什么不对?白雷是为怕别人干扰我,才在河边陪我。你知道吗?他从来没有看过我,他就像我的哥哥一样!”

    “小鹰对你可不像哥哥。”蕾雪固执的说。

    “那又怎么样?我没有答应他,不是吗?如果你想了解更多我的事,为什么不问问你的好朋友,难道他没告诉你?”

    “如果还有更多我不知道的事,我相信那也只能更加肯定,你不适合再去印第安区的事实。我绝不允许你再去那种地方。”

    洁西卡愤怒的眼神,狠狠地瞪着蕾雪,她正准备说话时,看到契斯推开了房门“怎么回事?需要我帮忙吗?”

    洁西卡不加思索的,伸手抓起了餐盘就往契斯头上砸去“你这个卑鄙下流的东西!你故意挑起她的生气,好来整我,是不是?为什么不告诉她,你对我做了些什么事?”

    “够了!洁西卡。”契斯阴郁的警告着。

    “够了?”她尖叫着“如果她应该知道我在印第安区不道德的行为,那她也应该知道她最信任的朋友,曾经不只一次的引诱我跟他做ài!”

    洁西卡粗暴的一把推开契斯,头也不回地冲到卧室≠雪静静的望着契斯,希望他能开口解释。但是,他却默默的站在门边,什么话也没说。

    “这不会是真的吧?”她期待的望着契斯,希望他会否认洁西卡的话。

    契斯慌忙地将目光痹篇天,这该怎么办?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难道还有什么可以挽回的余地?

    看到他脸色阴沉不定,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雪再也控制不住地,伤心的掉下眼泪。

    “契斯,你不可以不可以对我的洁西卡”

    她哭泣地奔回卧室,留下契斯一个人默默地站在厨房,凝视着窗外柔美的月色。

    “若换成是你,你会怎么办?老金。你会因为罪恶感,就和女人结婚吗?”契斯拿着半瓶威士忌,跌坐在马槽旁,对着一匹马喃喃自语“真抱歉,我忘了你不叫老金。不过,这并不重要,是不是?”他举起酒瓶,咕噜咕噜地一饮而尽“看来我需要清醒一下。不过我很快就会回来,带你离开这里,我可不能和这样恶劣的女人结婚,那就像把自己扔到龙卷风里一样!”

    他踉踉跄跄地来到屋后小溪,毫不考虑的就跳了下去,不断地用冰冷的溪水冲洗自己的脸部。过了一会儿,才微微喘息的躺在溪边的石头旁。洁西卡的影子依然不断地浮现在他的脑猴。难道和她结婚真有那么糟糕?他从来都不曾遇过这么热情、美丽的女人,再说经过这么多年的漂泊流浪,他不也想要找个地方安定下来?也许他该试着去驯服这个泼辣倔强的小女人?

    洁西卡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左思右想,一种窒息的感觉,使她一直保持清醒。忽然传来一阵轻柔的敲门声使她不悦的跳下床,穿着一件宽大的男性衬衫,她才不在乎蕾雪会怎么想,她一向都穿着这样睡觉。

    洁西卡不高兴的打开房门,当她看到外面站的不是蕾雪而是契斯时,马上用力地把门摔上。只是契斯已经用肩膀挡在门口。

    “出去!”

    “给我几分钟就好。”他转身把门关上。

    “现在就滚!”

    “你能不能小声一点?如果蕾雪听到了,事情会更糟糕!”

    “没有什么事会更糟糕的。”她冷冷的说“你这个醉鬼,这就是你三更半夜跑到我房里来的原因吗?”

    “我没有喝醉!至少我还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点亮了床边的一盏灯,看到契斯只穿了一条长裤,头发湿湿的在滴水,不禁讽刺的问“怎么搞的,你掉到河里了吗?”

    “不错!”看到洁西卡仍然恨恨的看着自己,他只好赶紧解释“为了怕把你的房间弄湿,我先去换了一条长裤。”

    “哦?你好象忘了把头发也擦干,”她不屑的瞪着他“你以为这样的穿着很礼貌吗?”

    契斯微笑的看着洁西卡“是有点不礼貌,不过,你好象也跟我差不多吧?”

    洁西卡低头看看自己只到大腿的衬衫,不禁生气的说“我可没有请你来这里,你已经惹来够多的麻烦,请你现在就走。”

    “我惹麻烦?”契斯有点光火“难道你没有?”

    “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受到伤害吗?”洁西卡的眼中闪烁着愤怒“就因为你的多话,使她想要收回牧场,还不准我去找我的朋友!告诉你,你给我仔仔细细听好如果一定要我失去那些印第安的朋友,我也要让你们二个永远再不能成为朋友!”

    “你只有想到这样吗?”

    “我还能怎么样想?”她不满的轻哼着。

    “就因为这样,你才告诉她我们的事。”契斯忍不住生气的说“难道你没有想到,这会刺伤到她吗?毕竟她还是你的母亲!”

    “但是,这不也是事实?”洁西卡驳斥道“难道我是和别的男人做ài?而且,我记得每一次都是你先开始的,这又是谁的责任?”

    “我警告过你,如果她知道话,会发生什么事。”

    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