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禁忌的情缘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五个月后

    虽然生产的过程,让虞妍娆吃尽苦头,但当婴儿宏亮的哭声响起,对她来说一切的不适和痛楚都忘了。

    她听见产婆对周夫人等说婴儿是男孩,这个消息让她松了一口气。不管她和周子训是否离开周家,这个孩子至少为周家留下一脉香烟。

    长时间的阵痛把她累坏了,她闭上眼睛休息,半睡半醒之间,感觉有人把她的头扶起,想让她喝下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她听到周子训的声音响起,那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也将她整个人震醒过来。

    她睁开眼睛时,周子训已经站在床边,把刘嬷嬷手上的一碗汤药抢了过来。

    “你想喂妍娆喝什么东西?”他的语气充满质疑。

    他一直担心刘嬷嬷会对妍娆不利,所以当他发现她不在外厅陪着周夫人时,就怀疑她会有不轨的举动。果不其然,见她捧着一碗汤药独自进入寝房,他随即跟过来。

    陪他前来的周廷哗,以及在外厅被他的吼声引来的周夫人,也将视线放在刘嬷嬷身上。

    刘嬷嬷睨了他一眼,镇定地回答“你紧张什么?只不过是一碗产后补身的药而已。”

    实际上可不是如此,这是一种让产后的妇女造成血崩的药,她的目的是让周家可以永远摆脱羞辱。

    “是吗?”周于训才不相信她的话,一个从来不管他人生死的自私女人,会好心且主动地来跑来关怀已经在她眼里毫无利用价值的产妇?说什么他都不相信。“如果真是这样,我想你不会介意我找人试喝吧?”

    刘嬷嬷脸色一变“大胆!你这是在怀疑我吗?。

    “你要这么认为也可以,毕竟妍娆对你来说始终是个眼中钉,而我们都清楚你是怎么对付这些人的,不是吗?”他投向刘嬷嬷的冰冷眼神,足可使一座火山瞬间熄灭。

    周夫人大惊失色,颤声勉问:“嬷嬷,你不会对妍娆这么做吧?”

    “小姐。”刘嬷嬷还是对周夫人维持一贯的称呼。“我们不能让这些年来的努力毁于一且呵!如果真让廷哗少爷的身分被拆穿,那个后果你能承受得起吗?”

    她激动地提醒周夫人,其实也是在恐吓她。这世上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周夫人软弱怕事的性格,尤其是在面临生死存亡之际。

    “现在唯一的补救之道,只有虞妍娆从这世上消失,这件事才不会有人知道,周家也从此可以归于平静。我不认为自己这么做,有愧于周家的列祖列宗,或是辜负小姐的期望。”

    “老天——”虞妍娆不由自主地发出惊喘,想到死亡的威胁居然离她只一步之遥,她的脸色瞬间刷白,身子也开始颤抖。

    周子训连忙将她拥进怀里,温柔地轻抚她的肩安慰“妍娆,别怕,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他绝对不容许有人伤害她,连一根寒毛都不行,直到她平静下来,他才转头瞪着那个心狠手辣的阴险老女人。

    “你居然把自己做的伤天害理事,全推到义母的身上,这就是你所谓的忠心吗?不,你所做的一切才不是为了义母,也不是为了周家,你只是私利薰心,想把权力永远抓在自己手上,为了这个目的,凡是挡在你前头的阻碍,你都有借口一一除去;是你的狠辣无情,让周家面临分崩瓦解的命运,你非但不知悔悟,居然还敢诿过,你实在是太可恶,太无耻了。”周子训再也忍不住,将隐藏在心里多年的话全部宣泄出来。

    “不!子训,这件事有一半是我的责任。”周夫人垮着肩膀,感觉自己已经死了一般。周子训的话字字句句刺穿了她的心,也把她从自认安全的角落里解放出来。

    她逃避现实已经太多年了,现在她再也无法不去面对良心的谴责。

    “是我的默许,嬷嬷才敢如此胆大妄为,如果要说谁是罪魁祸首,我才是那个最自私的女人,明明知道嬷嬷的所作所为,但我却选择视而不见、不闻不问。不过我不会再逃避责任,我要让痛苦和这出悲剧彻底的结束。”

    周夫人眼角滑下内疚的泪水,拾眸看着她的依靠,也是令她一生将活在罪恶之中的痛苦来源。“嬷嬷,一切都结束了,我会安排你回乡安享天年,我不再需要你了。”

    “小姐——”刘嬷嬷无法置信地惊叫出声。

    “嬷嬷,别再说了。”周夫人举起一手阻止她。“我不会改变决定的,所有的罪过我会一肩扛起,你就安心的回家去吧。”

    话虽如此,周夫人仍难掩害怕的惨白着脸,周子训等人虽然对她的决定感到惊愕又欣慰,但也对她和周家未来的命运而忧心忡仲。

    jjwxcjjwxcjjwxc

    在虞妍娆坐完月子后的一个月,所以的事情终于被揭穿真相。

    在正房大厅里,周睿坐在椅子上,脸上震惊的神情显然是被所听到的一切给震慑住了。

    周子训跪在地上,钜细靡遗地将所有发生的事向周睿禀报,他从自己是周明晖的亲骨肉开始说起,到周廷哗女扮男装冒充继承人,以及他逼不得已李代桃僵和虏妍挠圆房,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当然,他还是隐瞒了虞妍挠在名义上巳犯了通奸的事实,因为那毕竟是这整件阴谋里的一个意外插曲,而且为了周家和虞妍娆的名声,他也不得不这么做,以期将伤害降到最低。

    “三伯,这件事最无辜的就是廷哗和妍挠,所以我希望您老人家不要怪罪她们。”信跪在地上叩头请求。

    “三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子训和这件事完全无关。一开始他说什么都不肯答应,最后是被我逼得没办法才会同意。”周夫人站在一旁羞傀地垂下头,自行认罪。

    这件事实在是太让周睿惊讶了,其实他早有所怀疑,觉得周子训应该是自家人,因为他身上有着周明晖的影子,所以当年周夫人将他认做义子时,他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