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禁忌的情缘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虞妍娆醒来时,发现房间里有一个丫头,已经准备好洗澡水,让她一起床就可以沐浴包衣。

    服侍她的是周夫人派来的人,她并没有带丫鬟过来,因为虞韬为免她跟吴钧的事让周家人知道,只让一向谨盲慎行的奶娘陪她一起嫁到周家。

    她的**还有些酸痛,但已经不像昨晚那么疼了。服侍她的丫头话不多,不过指压的技巧相当不错,只一会儿工夫她的疲累就减轻了许多。

    梳洗完毕后,周子训在丫头的陪伴下去见周夫人,周夫人体谅她初为人妻,并没有安排其他的拜会活动,让她早早回房休息。

    虞妍娆的脸色看来有些憔悴,昨晚“周廷哗”离开之后,她睡得很少,所以仍感到些许的疲惫,在没有其他访客的打扰下,她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无聊的呆愣下度过。

    直到太阳偏西,来了一个她意料之外的人。当她倚在院子的柱子上沉思时,远远的见到一个体格魁梧,穿着打扮似周家少爷的男人,带着一群仆役浩浩荡荡地往她的方向走采,她立刻警戒起来。

    周子训走近她时,看见她眼中的警戒之色,了解她心里的纳闷和疑惑,如果不把昨晚算进来的话,这应该是她第一次“真正”见到他。

    思及昨夜,他黝黑的脸庞微现红晕“弟妹。”他怀着既尴尬又忐忑的心情上前打招呼。虞妍娆愣了一下,随即知道来人的身分。

    “你是大哥?”她听说过周家有个义子,是掌管周家一切事务的人。

    周子训轻轻点头“是的。对不起,没事先通知一声,就这样贸然而来,我没吓着你吧?。

    她没有立刻回答,反而微皱眉头,不解这个男人为何这么紧张?

    她带着一丝困惑地摇摇头“没有。不过这是怎么回事?”她指着他身后的那些下人问道。

    “哦,这些是你的日常用品,我要他们给你送过采。”周子训一边亲切地回答,一面要人把东西拿进屋里。

    “我的日常用品?”她听出他真挚的语气,感觉到他对她强烈的关怀。真奇怪,一个她认识还不到半刻钟的男人,怎么会如此关心她呢?她专注地看着他,想从他脸上得到答案。

    她探索的眼光,却让周子训感到极度的不自在,使他原本的心情更加紧张。

    “是啊。”他有些心虚地低头避开她的目光。“我知道你没带丫头过来,怕你缺什么又不好意思开口,所以”他顿了一下,似乎怕她会将他的好意不屑地丢回来。

    他偷偷看她一眼,没有!在她脸上看不到丝毫的敌意,或是任何厌烦的表情,他不禁松了一口气。

    “你不会怪我多事吧?”

    “不会。”真的是很奇怪,她不懂这个男人为何要对她好?应该关心她的丈夫,却从早上到现在对她不闻不问。

    “谢谢你。”虽然心里有所困惑,但虞妍娆还是绽开嫁到周家后的第一个笑容。

    不过看来她的笑容教他很不安,因为他的神情显得更为局促了。

    “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交代,我要回前面去了。”周子训垂着头,眼睛看着地面紧张的说。

    她的笑容虽然温和,却没能让他放下戒心,因为昨晚的记忆对他造成很大的影响,更何况她的目光令他畏缩,深怕自己会露出马脚,让她看出什么端倪来。

    不行,他得在虞妍娆注意到任何异状之前赶紧离开。

    周子训抬起头看着她“你如果还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或缺任何东西,派个人到前头找我就行。”他柔声说完向她施礼道别,随即快步离去。

    一团疑云钻人虞妍娆的脑中,她一瞬也不瞬地看着他的背影,怔怔地目送他远去。

    这个男人的言行举止,真教她茫然久英名其妙,但最让她感到不解的是,他为什么如此紧张不安呢?是因为她的关系吗?还有,他似乎比她的丈夫还要关心她。

    “为什么?”她喃喃问道。

    jjwxcjjwxcjjwxc

    洞房花烛夜之后,虞妍娆对自己的丈夫一直睡在书房里,没再踏人新房一步并不以为意,甚至私心里,她还希望这种情况能继续维持下去。

    不过就是日子很无聊,所以今天她离开自己居住的院落,四处看看,想对周家的环境有些了解。周廷哗一直在躲避她,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虞妍娆而不露出马脚,尤其是在她极度心虚的情形下。

    这一天,兄妹俩走出周子训的住处,往处理一切事务的办事处前进。那里是周家的重心所在地,几乎所有的划、事都是在那儿裁决。

    兄妹俩脸上都挂着笑容,各自因不同的理由而心情愉快。

    周廷哗是因为完成人生大事,出乎意料的顺利,使她在外流传的名声好转而高兴,这些日子终于没人敢笑话她“不行”了。

    周子训则是为了虞妍娆,而显得心情舒畅、开怀。从洞房隔天见过面之后,因为身为媳妇的她必须服侍周夫人用膳,所以他们几乎每天都要见好几次面。

    但这不是让他高兴的最主要原因,他发觉虞妍娆似乎只对他微笑,而这令他私心雀跃,重新燃起一丝希望,所以这几天里,他不时露出难得的笑容。

    “廷哗,你也该收收心,开始学着打理周家的产业了。”

    周子训会这么说是有原因的,洞房花烛夜后他想了许多,如果要把事情万一被拆穿后的伤害降到最低,唯有廷哗证明白己即使是女人,也能把周家产业打理好。

    周廷哗惊讶地看着他“大哥,反正有你在嘛,何必多此一举呢?”她不解大哥为何会提出此事?他应该知道她最不愿让一些繁琐杂事羁绊的呀!

    周子训停下脚步,怜爱地摸摸她的头“话不是这么说,如果将来有一天,你的身分被拆穿了,你还是免不了要招赘的命运,所以趁早学着点好。”

    “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她噘起小嘴,撒娇地抗议道:“大哥,求求你,不要选择在我快乐的时候提这种事好不好?”

    周子训无法招架她流露出女儿家的神态,这是只有在他面前才会有的表情。“你呵”他无奈地叹息,伸手捏捏她的鼻子“就知道用这一招吃定我,让我拿你没辙。”

    周廷哗微笑地拉着他的手臂,得意地睨他一眼“谁教我是你的妹妹,你不疼我疼谁呢?”

    虞妍娆远远就瞧见他们,对于两人异乎寻常的亲密举动,她感到惊讶又困惑,虽然知道他们是兄弟,不过这种行为会不会太过火了点?

    周子训兄妹也看见她,前者还好,微红着脸朝她点头打招呼,但周廷哗则一脸的尴尬,现在周家除了刘嬷嬷外,她最不想遇上的就是虞妍娆。

    那是混杂着歉疚,和认为是自己把人家—个好姑娘,推人火坑的罪恶感所构筑而成的心情,于是逃避和冷淡,就成了她的护身符。

    像现在,她就在找理由离开。

    “我想起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没处理,那个娘子如果有事,就找大哥吧,无论什么疑难杂症,他都会想尽办法帮你解决的。”周廷哗连珠炮似地把话说完,也不等虞妍娆的回答,随即转身一溜烟的逃命去也。

    这下换周子训尴尬了,连忙道:“你不要介意,廷哗这是小孩脾气,完全没有恶意的。”

    虞妍娆气白了一张俏脸,她是个瘟神吗?否则干嘛见了她拔腿就跑?她嫁到周家才不过半个月,又没做过什么坏事丢周家的脸,周廷哗凭什么这样对待她?

    周子训见她气得浑身打颤,不禁心疼不已,柔声安抚她“你不要生气,廷哗对女孩子向来是很害羞的。”

    听到他语气温柔的解释,她回过神看着他,这是目前周家唯一对她好,且真心关怀她的人。从嫁过来的第二天开始,她身边的大小事物,都是他派人来照料打理,她想到的,他已经先一步送过来,没想到的,他也帮她预先准备好,只等她一声吩咐。

    婆婆和其他的下人对她永远是客客气气,好像把她当作外人一样,丈夫对她的态度更不用说,冷淡且漠不关心。唉!虞妍烧心知无法把气出在这个男人身上,脸色逐渐缓和下来。

    “大哥,我没事了。”

    周子训闻言,松了一口气。“你到前院来,是有事要找我吗?”这是她嫁到周家半个月来第一次走出住处,他不禁猜测她是为了什么急事而来?

    她摇摇头“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只是想到嫁来周家也有些日子了,我却还不清楚这里的一切,深怕有一天会迷路。”像现在她就已经失去方向,只是她不好意思说。

    彷若知道她无聊的心情,和现下面临的窘境似的,他亲切地笑了笑“如果你不介意,我带你四处看看如何?”

    她小脸一亮“真的?可是你是个大忙人——”

    “投关系。”周子训开心地打断她的话“该处理的事,刚才都已经交代完毕,剩下的那些小事,不用吩咐他们也知道怎么做,你大可放心。”

    虞妍娆也不再客气,忙点头答应“那就麻烦你了。”

    周子训朝她露出喜悦的微笑,然后带着她从这个院子开始逛起。他低沉温暖的嗓音,令虞妍娆觉得如沐春风,过没多久,她就忘了先前的不愉快,沉浸在他悦耳的嗓音里。

    她对这个亲切的周家义子充满好奇,还有一种她说不上来的熟悉感觉,无论是他的声音,或是他身上自然散发出的男人味,还有他壮硕的体格,那几乎和她圆房的丈夫一模一样。

    她感觉两颊滚烫起来,这是不可能的事,他怎么可能是

    但令虞妍娆惊惶的是,当她回想那夜的情景时,浮上她心头的那张脸不是周廷哗,她竟然希望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老天!她忍不住用舌尖濡湿干燥的唇办。

    虞妍娆被自己大胆而不知羞耻的念头给吓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有这种荒谬的奇想?

    在周子训充满温柔和感情的声音中,她满心惶恐地问着自己:她到底是怎么了?

    jjwxcjjwxcjjwxc

    日子在充满诡谲之下,匆匆过了两个月。

    这天周子训才用完早膳,周夫人和刘嬷嬷便派丫头来传话要见他,他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唉!这回不知道又是为了什么事。”无可奈何下,他只好随着丫头移步往正房而去。

    “义母,您有事找我?”他恭敬施礼后,一脸疑惑地问道。

    “是呀。”周夫人含笑点头,拍拍旁边的椅子“来,坐到这里。”

    周子训依言在她身旁坐下。

    周夫人等他坐定,才指着坐在对面的刘嬷嬷说:“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