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章

    电车沿丰杜克列耶夫大街吃力地向上爬行,马达一个劲地呜呜叫着。它开到歌剧院

    门前,停了下来,一群青年下了车,它又继续向上爬去。

    潘克拉托夫不住地催促落在后面的人:“快走吧,同志们。咱们肯定要迟到了。”

    奥库涅夫到歌剧院门口才赶上他,说:“你记得吧,伊格纳特,三年前咱们也是这

    样来开会的。

    那时候,柯察金、杜巴瓦和一群‘工人反对派’回到咱们队伍里来了。那天晚上的

    会开得真好。今天咱们又要跟杜巴瓦斗一斗了。”

    他们向站在门口的检查小组出示了证件,走进了会场。这时,潘克拉托夫才回答说:

    “是呀,杜巴瓦的这出戏又要旧地重演了。”

    有人嘘了一声,要他们保持肃静。他们只好就近找位子坐下。晚上的会议已经开始。

    在台上发言的是一位女同志。

    “来得正是时候。快听听你老婆说些什么。”潘克拉托夫用胳膊肘捅了一下奥库涅

    夫,悄悄地说。

    “不错,进行这场辩论,我们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但是,青年们参加辩论,

    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们可以非常满意地指出这样一个事实,就是在我们的组织里,托洛

    茨基信徒们的失败已经成为定局。我们给了他们发言的机会,让他们充分说明他们的观

    点。在这方面,他们是没有什么可抱怨的。恰恰相反,他们甚至滥用了我们给他们的行

    动自由,干了一连串严重破坏党纪的事情。”

    塔莉亚非常激动,一绺头发垂到脸上,妨碍她说话。她把头向后一甩,继续说:

    “各区来的许多同志在这儿发了言,他们都谈到了托洛茨基分子采用的种种手段。出席

    这次大会的托洛茨基派的代表相当多嘛。各区特意发给他们代表证,好让大家在这次市

    党代会上再听听他们的意见。他们发言不多,那不能怪我们。他们在各区和各支部都遭

    到了彻底的失败,多少学乖了一点,他们很难再跑上这个讲台,把那些老调重弹一遍。”

    突然,会场右角有个人刺耳地喊了一声,打断了塔莉亚的发言:“我们还是要说话

    的。”

    塔莉亚转身对那个人说:“好吧,杜巴瓦,那就请上来说吧,我们倒要听听。”

    杜巴瓦恼恨地看着她,神经质地撇了撇嘴。

    “到时候自然会说!”他喊了一句,立刻想起他昨天在索洛缅卡区的惨败,那个区

    里的人都知道他。

    会场上发出一阵不满的嗡嗡声。潘克拉托夫忍不住喊了起来:“怎么,你们还想动

    摇我们的党吗?”

    杜巴瓦听出了他的声音,但是连头也没有回,只是用力咬住嘴唇,低下了头。

    塔莉亚继续说:“就拿杜巴瓦来说吧,他正是托洛茨基分子破坏党纪的一个突出的

    典型。他做了很长时间的共青团工作,许多人都认识他,兵工厂的人更了解他。杜巴瓦

    现在是哈尔科夫**大学的学生,可是,我们大家知道,他跟米海拉什科连科在

    这儿已经呆了三个星期。这时候大学里功课正紧张,他们跑到这儿来干什么呢?全市没

    有一个区他们没有去讲演过。

    不错,最近什科连科开始醒悟了。谁派他们到这儿来的?除了他们两个以外,我们

    这儿还有许多外地来的托洛茨基分子。

    他们以前都在这儿工作过,现在回来就是为了在党内煽风点火。他们所在的党组织

    知不知道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呢?当然不知道。”

    台下传来了舒姆斯基的喊声:“我们没办法,都在灌木丛里打小工,我们没有地方

    办公。”

    会场上响起了一阵哄笑,舒姆斯基自己也笑了。

    舒姆斯基的玩笑暂时缓和了会场上的紧张气氛。大家都在等待托洛茨基分子出来发

    言,承认自己的错误。不管怎么说,这些同志虽然凶恶地反对多数派,他们同出席市党

    代会的这四百名代表过去毕竟共过患难,只不过由于不肯悬崖勒马,反而猛烈攻击党和

    共青团的领导,这种共同性才日渐消失,到前来参加会议的时候,压倒的多数派和分裂

    的少数派已经势不两立了。然而,只要杜巴瓦、舒姆斯基和他们那伙人真心诚意悔过自

    新,那么,言归于好仍然是可能的。可惜的是,这件事没有发生。

    塔莉亚还在动脑筋,要说服他们承认错误。她说:“同志们,大家该还记得,三年

    前,也是在这个剧场里,杜巴瓦同志和一批‘工人反对派’的成员回到了咱们的队伍里。

    当时,柯察金发了言,这个发言同时也是受杜巴瓦同志委托做的,发言中说:‘党的旗

    帜永远不会从我们手中掉下去。’大家还记得吧?但是,不到三年,杜巴瓦同志已经把

    党的旗帜抛弃了。他刚才说:‘我们还是要说话的。’这说明,他和他的同伙还要继续

    顽抗下去。

    “我回过头来讲一讲杜巴瓦在佩乔拉区代表会议上的发言。他都说了些什么,我念

    念速记记录:“年轻人不得担任党的领导职务。党委会到处都是由上面指派的,党的机

    关已经僵化,变成了官僚。一切迹象表明,老干部已经蜕化了。党的领导工作只能由这

    些职业管理人员来担任成了法规,这种合法的特权必须打破。我们要给党机关的日益衰

    老的机体注入新鲜的血液,年轻的血液。但是,党机关在疯狂地捍卫自己掌权的权利。

    为什么管理机关要拼命攻击托洛茨基同志呢?因为正是他勇敢地说出了这样的话:青年

    是党的晴雨表。”

    会场上的喧闹声更大了。后排有人喊道:“让图夫塔谈谈晴雨表吧,他是他们的气

    象学家。”

    会场上发出激烈的喊声:“别开玩笑!”

    “让他们回答:他们还搞不搞反党活动了?”

    “让他们交代,那篇反党宣言是谁写的?”

    大家的情绪越来越激昂,执行主席不住地摇铃。

    会场上人声嘈杂,淹没了塔莉亚的声音。不过,这场风暴很快就过去了,又可以听

    到她的讲话:“托洛茨基分子抱怨说,他们受到了无情的斥责。那他们要什么礼遇呢?

    最近几年,党和共青团思想上已经成长起来,坚强起来。党的绝大多数青年积极分子以

    刺刀来迎接托洛茨基分子的挑战,我们只能为此而感到骄傲。当辩论深入到广大党团员

    群众中去之后,托洛茨基分子输得就更惨了。他们到处煽风点火,夸夸其谈,可基层干

    部并不上他们的当。杜巴瓦和舒姆斯基同志有很多朋友,可朋友们也不支持他们,这并

    不是我们的过错。

    “一九二一年舒姆斯基曾和我们一起同杜巴瓦斗争。如今他们同流合污了。茨韦塔

    耶夫过去就参加过‘工人反对派’,现在他继续同我们作对。斯塔罗韦罗夫摇摆不定,

    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西。斗争使我们受到了锻炼。青年们思想上成长起来。

    “我还想说一点。我们经常收到各地同志们的来信,表示支持我们,这使我们深受

    鼓舞。我们是一个家庭的成员,损失哪一个同志对我们来说都是痛心的。现在,请允许

    我读一段来信给大家听听。信是奥莉加尤列涅娃写来的。在座的人很多都认识她。她

    现在是共青团专区委员会的组织部长。”

    塔莉亚从一沓信纸里抽出一张来,很快看了一遍,就读起来:日常工作停顿了,四

    天来所有的常委都下到各区去了。托洛茨基分子挑起了一场空前激烈的斗争。昨天发生

    的事引起了全专区党员的极大愤慨。反对派在市里任何一个支部都没有得到多数人的支

    持,于是就决定集中力量,在专区军务部的党支部里大干一场。这个支部包括专区计划

    部和工人教育部的党员,总共四十二个人,托洛茨基分子全都集中到了这里,参加这个

    支部的会议,并且发表了前所未闻的恶毒的反党言论。军务部有一个人竟公然宣称:

    “过去我们追随托洛茨基进行了国内战争。现在如果需要,我们准备接着打下去。为了

    健全机体,有时就得动外科手术。如果党的机关不投降,我们就用武力摧毁它。”

    反对派听了这样的话,居然还鼓掌。这时,保尔站了起来,发表了义正词严的讲话。

    我没法把他的话全部转述出来。

    他揭露了胆敢在工人阶级政党头顶上挥舞马刀的反对派的真实嘴脸,斥责反对派说:

    “你们作为布尔什维克党的成员,怎么能给这样一个法西斯分子鼓掌喝彩呢?”

    这帮人马上鼓噪起来,把椅子敲得乒乓乱响,不让保尔说下去,还不断叫骂:“机

    关老爷!官僚!共青团贵族!”

    支部的有些成员,见到会场上涌进来那么多“外人”非常生气,他们要求让保尔

    把话说完,可保尔刚一开口,这帮人又都起哄。

    保尔冲他们喊道:“瞧你们的民主,真是绝妙的写照。不管你们怎么闹,我还是要

    说下去,哪怕是为了那些中托洛茨基的毒还不太深的人也要说。”

    这时候,上来好几个人,抓住保尔,使劲往台下拽。他们干脆撒起野来了。保尔一

    边挣扎,一边继续往下讲。那些人把他拖到后台,打开旁门,扔了出去。有一个坏蛋还

    把他的脸打出血来。那个支部的党员几乎全都退场了。这件事擦亮了许多人的眼睛,他

    们退出了反对派

    塔莉亚放下拿着信纸的手,又激动地说下去:“我们谢加连区的党团员听到保尔站

    在我们一边,非常高兴。”

    会场上一时间又响起了混杂在一起的喊声,只有几句能听清楚:“他们争取民主靠

    的是拳头。”

    “让他们说说,他们到底什么目的。”

    塔莉亚的发言时间已到,她走下了讲台。

    下面还有人要发言。台上的主席团有十五个成员,其中有托卡列夫和谢加尔。

    谢加尔到省党委担任宣传鼓动部部长的职务已经两个月了。他仔细听着市党代会各

    位代表的发言,到现在为止,发言的还全是年轻代表。

    “三年前还都是些‘共青娃娃’呢,是又细又瘦的嫩枝条。

    这三年他们成长得多快呀。”谢加尔轻声对身旁几位年纪大的人说。

    “看到反对派竭力破坏新老近卫军的团结,却遇到如此多的困难,心里真是舒坦,

    而我们的重炮还没有投入战斗呢。”

    托卡列夫听到谢加尔又在诙谐地说。

    这时图夫塔连蹦带跳跑上了主席台,会场上对他发出一阵不满的喧嚷和短暂的哄笑。

    图夫塔转向主席团,想就此提出抗议,但是会场已经安静下来了。

    “刚才有人管我叫气象学家。多数派同志们,你们就是这样讥笑我的政治观点吗?”

    他一口气说了出来。

    一阵哄堂大笑盖住了他的声音。图夫塔气愤地指着会场上的情况,要主席团看看。

    “不管你们怎么笑,我还是要再说一遍:青年就是晴雨表。

    列宁有好几次就是这样说的。”

    会场上霎时安静了下来。

    “列宁是怎么说的?”有人问。

    图夫塔马上来了精神。

    “准备十月起义的时候,列宁曾经下令把最坚定的青年工人召集起来,发给他们武

    器,把他们和水兵一起派到最重要的地方去。我把这段话读给你们听听怎么样?列宁的

    原话我通通抄下来了,全在卡片上呢。”说着,他把手伸进了皮包。

    “这个我们知道!”

    “关于团结的问题,列宁是怎么说的?”

    “关于党的纪律呢?”

    “列宁在什么地方把青年和老一代近卫军对立起来过?”

    图夫塔接不上碴,赶快换个话题:“刚才塔莉亚拉古京娜在这里读了尤列涅娃的

    信。辩论中出现一些反常现象,我们可不能负责。至于柯察金被撵出门去这件事,我表

    示欣赏。一九二一年的时候,他也是反对派,他并没有制止他们的人把党委代表撵到门

    外去,具体来说,被撵的就是本人。在工厂里,两个小伙子挟着我的胳膊,不管我的反

    对,把我推到门外。舒姆斯基可以作证,他当时在场。现在让柯察金也尝尝这滋味,看

    是不是好受。”

    茨韦塔耶夫气得要死,对坐在身旁的什科连科小声说:“真是,你让傻瓜向上帝祈

    祷,他连头都能磕破,太过分了!”

    什科连科也小声说:“是啊!过个笨蛋准会把咱们彻底拖垮。”

    图夫塔那又尖又细的声音还在往听众耳朵里钻:“你们在这里叱责我们,说我们瓦

    解党分裂党。我们有什么办法呢?既然党的多数派手里有党的机关作为武器,那我们也

    要有相应的对策。既然你们组织了多数派党团,我们也就有权利组织少数派党团。”

    会场上又掀起了一阵风暴。

    愤怒的吼声把图夫塔的耳朵都要震聋了。

    “你说什么?再一次分裂成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吗?”

    “俄国**不是议会!”

    “他们这是为所有的孟什维克卖力气从米亚斯尼科夫到马尔托夫!”

    图夫塔像要跳水似的扬起两只手,又起劲地讲起来,而且越说越快:“对,就是要

    有组织集团的自由。否则,我们这些持不同政见的人,怎么能同这么有组织、有纪律、

    团结一致的多数派斗争,来捍卫自己的观点呢?”

    会场上吵嚷声越来越大了。潘克拉托夫站起来喊道:“让他把话说完,听听大有好

    处!图夫塔总算把有些人憋在肚子里的话端出来了。”

    会场又安静下来。图夫塔这才发觉他说走了嘴。这些话恐怕现在还不该说。他脑子

    一转,赶忙收场,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托洛茨基迫使中央全会承认了党内生活不正

    常。是他作出努力,使中央作出了关于党内民主的决定。你们当然可以开除我们,把我

    们打入冷宫。这不已经开始这样做了嘛。安东诺夫—奥夫谢延科的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

    会政治部主任的职务就给撤了嘛,可安东诺夫—奥夫谢延科是跟托洛茨基一起领导了十

    月革命的人。再说我吧,也从省团委给排挤出来了。论关系,究竟谁是谁非,很快就能

    见分晓。我们不怕你们指责我们破坏党内的和睦。列宁也受到过孟什维克同样的指责。

    莫斯科有百分之三十的党组织支持我们。我们还要战斗下去。”说完,他匆匆跑下了主

    席台。

    杜巴瓦接过茨韦塔耶夫写给他的条子:“德米特里,你马上上去发言。当然,咱们

    的败局已定,无法挽回,不过图夫塔的话必须纠正,他是个信口开河的浑蛋。”

    杜巴瓦要求发言,立刻得到允许。

    他走上主席台的时候,全场的人都静悄悄地等待着。这种讲话前的沉寂本来是会场

    上常有的现象,现在却使杜巴瓦感到,大家都对他冷淡而疏远。他在各支部发言时的那

    股慷慨激昂的劲头已经没有了。他的情绪一天比一天低落。现在就像一堆被水浇灭的篝

    火,只能冒出一股呛人的浓烟;这浓烟就是他那被明显的失败和老朋友们无情的反击刺

    伤了的病态的自尊心,以及他那坚持错误的顽固态度。他决心硬着头皮干到底,虽然他

    明知这样一来,一定会离开大多数同志更远。他说话的声音不高,但是非常清楚:“我

    请求大家不要打断我,也不要中途插话。我想把我们的观点完整地申述一下,虽然我早

    就料到,这是白费唇舌,因为你们是多数。

    “我尽量简短些。这十天来说的话已经不少。

    “你们都知道四十六人声明这个文件。托洛茨基同志和党的许多著名领导干部

    在这个文件里尖锐批评了中央的工业政策。我们要求工业的高度集中这是第一。我

    们还认为,财政改革和发行垄断性的切尔沃涅茨[切尔沃涅茨是苏俄192219

    24年币制改革时发行的纸币,有多种面额,一切尔沃涅茨相当于十卢布。流通到19

    47年。译者]会把我们引向危机。我们本该向农民的小资产阶级自发势力施加压

    力,以无产阶级专政的全部威力逼迫农民交出他们的财产,但是中央没有这样做,反而

    否决了提高工业品价格的建议。当然,也要看到国内农民有某种罢买的情绪他们拒

    绝购买工业品。

    “反对派提议以强制推销日用消费品的方式来制止罢买的情况,并且全部日用消费

    品都从国外进口。中央拒绝向农民施加压力,吓唬我们说,这样会破坏同这个所谓的可

    靠同盟军的联盟。而我们认为,要把这股自发势力手中所有的一切都压榨出来,不留一

    个子儿,把钱财全都投入到社会主义工业中去。历史会证明我们是正确的。

    “其次,我们的分歧表现在党内问题上。刚才塔莉亚拉古京娜读了我发言的部分

    速记记录。我想重复说一说。

    “为什么党的机关猛烈攻击托洛茨基呢?因为托洛茨基同党的官僚主义进行了斗争。

    高等学校的青年全都支持托洛茨基,他说的‘青年是党最重要的晴雨表’是一个真理。

    “是的,同志们,托洛茨基是值得我们信赖的人。他是十月革命的领袖。他不同于

    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没有在起义面前畏缩不前。他也不同于布哈林,没有在一九一

    八年布列斯特和约谈判期间破坏党的统一,而布哈林,据说甚至打算因为缔结对德和约

    而逮捕列宁和其他同志。托洛茨基在一九三年是第一个布尔什维克。他领导红军走向

    了胜利。他同列宁一样,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革命家。当然,如果不是中央压制托洛茨基,

    我们早就向国际上的反革命势力发动进攻了。要实现真正的党内民主,所有的集团、派

    别都应该有权发表意见,而不能只有布尔什维克说话才算数。

    “党的机关成了我们的不幸,领导成员清一色都是老近卫军这一事实使党有蜕化的

    危险。托洛茨基举出考茨基和保罗勒维[保罗勒维(1883—1930),德国

    工人运动活动家,德共早期领导成员,后因右倾机会主义被开除出党。译者]作为

    活生生的例证,他是正确的。”

    会场上的嗡嗡声和愤怒的喊声反倒使杜巴瓦更来劲了。

    到现在为止,大家都在耐心地静听他的发言,只有一排排人头不安的晃动才显示出

    与会代表紧张激动的心情。

    “叫我说,同志们,权力会毁了一个人。所以我们要奉劝你们把党的机关干部,特

    别是那些头头脑脑,重新下放到工厂去开机器,这一劝告也是正确的。”

    茨韦塔耶夫在座位上幸灾乐祸地叫喊:“对!让他们去闻闻汽油味,办公室都成了

    他们的避风港啦。”

    没有人答理他。大家都在等着,看杜巴瓦还会说些什么。

    “我们再次声明,中央的政策将把国家引向毁灭。继续执行这个政策,要不了多久,

    财政和工业就会崩溃,农民就会给我们致命性的打击。除此而外,中央和你们这些支持

    中央的人在制造党的分裂”

    大厅里犹如爆炸了一颗手榴弹。暴风雨般的怒吼声向杜巴瓦直扑过去。愤怒的叫喊

    如同皮鞭抽打在杜巴瓦脸上:“可耻!”

    “打倒分裂派!”

    “不许血口喷人!”

    喧闹声静止下来后,杜巴瓦结束了他的发言:“是的,说这些话,需要有足够的勇

    气。我无非是讲讲真实情况。你们肯定会找我们算帐,我也无所畏惧,大不了再去当钳

    工。我在前线打过仗,没做孬种,现在你们也吓不倒我。”

    他当胸捶了自己一拳,决定“拂袖而去”临了,他高喊道:“十月革命的领袖托

    洛茨基万岁!打倒机关老爷和官僚!”

    杜巴瓦在一片嘲笑声中走下了讲台,这嘲笑声使他极为沮丧。如果大家气得暴跳如

    雷,他倒是会满意的。可是,现在却是讥笑他,就像讥笑一个唱歌走调砸了锅的演员一

    样。

    “现在请什科连科发言。”执行主席说。

    什科连科站起来说:“我不发言了。”

    后排传来了潘克拉托夫的男低音:“我来说几句!”

    杜巴瓦一听潘克拉托夫说话的声音,就知道了他现在的情绪。这个码头工人只有在

    受到什么人严重侮辱的时候,才用这种声音说话。杜巴瓦忧郁地看着这个身材高大、微

    微驼背的人快步走向主席台,心里感到沉重和不安。他知道潘克拉托夫要说什么。他想

    起昨天在索洛缅卡区和老朋友们聚会,大家都苦口婆心地劝他脱离反对派。当时同他在

    一起的有茨韦塔耶夫和什科连科。聚会的地点就在托卡列夫家里。在场的有潘克拉托夫、

    奥库涅夫、塔莉亚、沃伦采夫、泽列诺娃、斯塔罗韦罗夫、阿尔秋欣。他们说了很多希

    望恢复团结的话,杜巴瓦根本听不进去,始终一言不发。大家谈得正热烈,他和茨韦塔

    耶夫却扬长而去,表示不愿意承认错误。什科连科当时没有走,现在他又拒绝发言。

    “真是个没骨气的知识分子!

    一定是让他们争取过去了。”杜巴瓦愤愤地想。在这场斗争中,他这样不顾一切,

    恣意妄为,已经使他失去了所有的朋友。在**大学,他同扎尔基的多年友谊也破

    裂了,因为扎尔基在常委会上激烈反对“四十六人声明”后来,他们的分歧更加严重,

    杜巴瓦就不跟扎尔基说话了。他有好几回看见扎尔基到他家来找他的妻子安娜。他和安

    娜结婚已经一年了,两个人各有各的房间。安娜不同意杜巴瓦的观点,他们的夫妻关系

    比较紧张,而且正在日益恶化,杜巴瓦认为,关系恶化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扎尔基最

    近成了她的常客。这倒不是出于嫉妒,而是因为他已经同扎尔基绝了交,可是安娜却仍

    然同扎尔基保持着友谊,所以十分恼火。后来他把这话对安娜说了,两个人大吵了一场,

    关系就越发紧张了。这次杜巴瓦离家,跟安娜连招呼也没有打,就到这里来了。

    他的回忆被潘克拉托夫的声音所打断,潘克拉托夫开始发言了。

    “同志们!”潘克拉托夫把这三个字说得清楚而有力。他走上了主席台,站在台口

    上。“同志们!我们进行激烈的辩论,今天是第九天了。各个支部通宵达旦地开会,我

    们看见了许多东西,也听到了许多东西。现在,城里的辩论已接近尾声。

    我们这里的会议,再召开一次也要结束了。枝节问题我们放到一边去,它们无关大

    局。我想讲讲主要的东西。昨天我们讨论了中央关于经济问题的决议。反对派的四十六

    个成员去年九月向中央递交了他们著名的声明,这个声明成了从工人反对派残余到民主

    集中派的一切敌对集团和派别的反党旗帜。这些形形式式的集团和派别是由托洛茨基和

    他的信徒们领导的。显然,杜巴瓦深入钻研过这个文件。托洛茨基分子对我们说了些什

    么呢?他们说,党中央和多数派把国家引向毁灭,而他们则是被派来的救世主。我要直

    截了当地说:他们的发言不像是我们的战友,不像是革命战士,不像是和我们共同斗争

    的阶级弟兄。他们的发言是充满敌意的、嚣张的、恶毒的和诽谤性的。是的,同志们,

    是诽谤性的!他们把我们布尔什维克说成是党内专横制度的拥护者,说成是出卖阶级利

    益和革命利益的人。他们污蔑我们党内最优秀的、久经考验的、光荣的布尔什维克老战

    士,也就是说,污蔑那些培育和锻炼了俄国**的人,那些在沙皇监牢里受尽了折磨

    的人,那些在列宁同志领导下同国际上的孟什维主义、同托洛茨基进行了无情斗争的人。

    他们污蔑这些人,说这些人是党的官僚主义的化身,是一个大权独揽的、类似于‘党内

    贵族’的特殊阶层。除了敌人,谁还能说出这种话来?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托洛茨基

    分子该做些什么呢?只有一件事揪哇,砸呀,斫哪。他们中有些人说走了嘴,泄漏

    了天机。尤列涅娃信里谈到了这一点。这场斗争表明,在我们的队伍中确实有这样一些

    人,他们随时准备破坏党的统一,践踏党的纪律,每当党遇到困难,他们就兴风作浪,

    瓦解党的组织。让我们来揭开反对派的真面目吧。

    “难道党中央在决议里没有指出我们的某些组织中存在着官僚主义和过多的集中?

    难道十二月五日没有作出关于工人民主权利的决定?都有过,而且托洛茨基投了赞成票。

    党内每一个布尔什维克都有机会发表自己的意见,提出改进工作的建议。剩下要做的,

    只是在统一的党的家庭内部进行讨论,共同努力克服困难,把事业推向前进。

    “托洛茨基做了些什么呢?就在他投票赞成他完全同意的那个决议作出的第二天,

    他越过中央,直接向党员群众发出了他那份臭名昭著的声明。接着,党内所有的反对派

    便疯狂地向党中央开火。本来应该扎扎实实地讨论我们经济工作和党内生活中的问题,

    现在却打起了党内战争。托洛茨基企图把青年武装起来,把他们当枪使,反对老一辈革

    命家。他想破坏新老两代人牢不可破的团结。他和他的追随者竭力诽谤中央和革命老战

    士。党内多数同志对这种空前的、搞突然袭击的反党行径十分愤慨,向反对派展开了无

    情的全面反击。于是他们便污蔑我们压制他们。可谁相信这些鬼话呢?

    “我们基辅现有的托派宣传鼓动家不下四十名。有从莫斯科来的,有从哈尔科夫来

    的一大帮,还有两个来自彼得格勒。

    这些人我们全都让他们讲话。我相信,不论到哪个支部,他们不会错过造谣中伤的

    机会,杜巴瓦、舒姆斯基,还有另外几个过去的干部都不属本地组织,按规定他们无权

    参加各区和市的代表会议,但是我们还是给他们发了代表证。他们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

    如果他们遭到多数人的尖锐的、毫不留情的谴责,那责任不在我们身上。

    “请听听他们给别人起的那个污辱性的绰号‘机关老爷’吧。里面包含了多少仇恨!

    难道党和党的机关不是一个整体?

    他们对青年说:‘瞧那些机关,它们是你们的敌人,朝它们开火吧。’“这叫什么

    话?这种话只能出自颓废的无政府主义者之口,而不是布尔什维克之口。

    “请大家说说看,假如有人恰恰在部队被敌人包围的时候,出来挑唆年轻的红军战

    士,叫他们去反对他们的指挥员、政委、司令部,我们管这些人叫什么呢?

    “又比方说,我今天当钳工,在托洛茨基看来,我还可以算是个‘好人’,要是我

    明天当上了党委书记,那我就是‘官僚’,成了‘机关老爷’了。这叫什么逻辑!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