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炮群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一、优美的亢奋

    谷默坐在火炮牵引车车厢前部,靠左首。这里视界开阔,和驾驶员联系方便,属于班长专座。他身下是折叠的伪装网,正散发新鲜化纤织物的味道,浓浓地托着人,好像坐在一股热浪上。车厢里装载着刚配发的炮弹。炮弹箱码放得蛮像回事,边缘齐整、凹凸嵌合,无论车厢怎么摇晃,这大堆弹药箱就和楼在一块似的一声不出。此外,他还领到了六把镜面般的锹,六把锋利的镐,两幅阔大的防雨帆布,一箱防毒面具,全套夜间照明装置。他感到自己阔气得要命,不由地将一只脚踏在昂贵的瞄准镜盒上——过去他不敢。顿时,无可言传的快意从这只犯忌的脚波及全身。他很想粗鲁地扯开衣纽仰天歪倒,朝车外啐一口,再撬开酒瓶盖子胡灌一气。不然的话,心窝里的骚动就没处去。他已经在想象中那么干了,但军规仍然牢牢按住他的四肢。身旁有兵们,他们像受惊鸟抓住技丫那样抓着车栏杆,一旦有意外好从边上跳下去。谷默担保,真有意外他们反而跳不动了,他们最畏惧的是心里的念头,最不会对付的也是心里的念头。需要他们撒野的时候,他们偏太乖了。优秀的火器骇坏了他们。四炮手把防毒面具箱掀开个小缝,侧眼朝里瞄:"那么好的东西真敢破开用?不怕用废了?"默鄙弃地偏开脸,感到自己一下子被搞脏了。

    牵引车因为满载,走起来像在沉思,一点没有空车时的轻佻。谷默盘踞在四吨弹药上,弹药卧伏在呼吸着的车的胸膛上。他们都贴切地依恋着,舒服着。前面一门火炮的轮下,扯出弯曲的轮印,三条细细的小波纹,清晰得有点颤抖了,它们宛如从他身上抽轮下,扯出弯曲的轮印,三条细细的小波纹,清晰得有点颤抖了,它们宛如从他身上抽出去的旋律,它们摇曳时似乎带起股微风,它们虽然均匀不变,但是绝对不重复!

    啊,它们是天然浑成的五线谱,只要把歌词搁在轮印上立刻就可以唱啦。在坡顶,它们如此高亢。进人洼谷,它们又变得多情。一拐弯,它们赶紧把自己折叠起来。谷默极想把这些纤巧的、扭动着的小土条捧到手掌上,碰碰这凝固的旋律。他猛地心酸了,优美的东西使他联想起苏子昂。使他再度感受到自己的创伤。

    今天下午,在团部仓库领物资时,谷默忽然看见苏子昂,霎时意识到自己一直在思念他。谷默立刻别转脸,停一会儿再严肃地望向他。谷默呆住了,他看见苏子昂居然和一位姑娘站在一起,挺近,神态亲切。那姑娘20岁左右,挎着采访包,手间拎个带拉链的小本——怕人家不知道她是记者似的。她身材娇小,容貌秀丽,有股子很暖和的味儿。她目光老是缠绕在苏子昂身上,揭不开。她不说话,大概靠苏子昂站着她就很舒服了。

    谷默顿时受到侮辱,眼前的苏子昂与他心目中的形象怎么也对不到一块去。他怎么会和个女人并肩站着呢?还笑!他属于炮团属于士兵们属于谷默霎时被烫痛。他紧咬牙关,努力使自己冷却。渐渐地,他对苏子昂产生出崭新的情感——愤恨!并且在愤恨中感到痛快。他能够直起腰来啦。他肯定苏子昂没看他一眼,目光只在兵们车炮们身上滑过去,因此这一眼不算!苏子昂更没有单独跟他说话,他只泛泛地对着兵们说个不停——其实说给那女人听,因此这些话句句都离谷默老远老远。

    谷默又把脸别过去,扭动时几乎听见本闭咋响,相信自己?是蛮有风度的。他认真地查看器材,把螺丝帽上紧,揩掉渗出的黄油,不屑听苏子昂的声音。但是,那言词中的质量在捕捉他,影影绰绰的,他躲不开。

    "如果有两个目标,一个身穿销甲,一个是赤裸裸躺在手中的、笑着的婴儿。假如两个全都是你的敌人,区别只在于:穿销甲的是逼迫的现实的敌人;婴儿是未来的、更强大的敌人。给你一把刺刀,你刺向哪一个?再深人一步思考,刺向哪一个最符合刺刀的精神?我们即使知道这个婴儿是未来的敌方将领,知道现在消灭他等于消灭一个未来师团,还知道现在不消灭他将来他就消灭你,但我们十有八九还是会刺向穿铠甲的人!毫无武器的婴儿我们反而刺不下去,好像他被钢甲护住似的刺向他不符合刺刀的精神。愈是柔软,愈是毫无防护,有时就越能遏制攻击。这是一个微妙的境界,许多军人在此变质了多好的炮啊。但我要告诉你:落到近处的炮弹比直接命中你的炮弹更可怕。为什么?击中你的炮弹只是把你炸碎了,身旁的炮弹却让你看见别人被炸碎了。

    举个例子战区的前沿布满防步兵雷,这东西只有一盒擦脸油那么点,轻得很,塑料制品,内装十三克纯硝化思,遇到10公斤的压力就起爆,爆炸时全无金属破片,靠气浪啃掉你一只脚。凡是踏雷者小腿以下都没了,但人却活着。我们深人思考一下:为什么它只取人一只脚而不要你性命?这里头不光是造价便宜,更有智慧。战场原则是,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什么是最大的胜利?就这颗雷来讲,不是炸死你而是炸伤你。我们想想,阵亡一人只是减损一个战斗力,重伤一人也同样使他丧失战斗力,而且,还得替他止血包扎护送后方。这样一来,对方起码减员三至四人,还不包括伤员哭叫带来的士气损耗。另外,死者已经死了,骨灰盒八十元一个。伤残者还要继续生活,将给社会、家庭和个人心理带来无穷问题。一个塑料疙瘩造成如此巨大后果,这就是现代战争的智慧。于是又产生另一个原则:最大的战斗力诞生于班长阵亡之后"

    谷默听到"班长"心头一松,感激地望去。苏子昂面前已聚集了几位参谋,他眉眼放光,辅以大幅度的手势,整个人就好像是个火力支撑点似的自豪地屹立着。那姑娘如痴如醉,精神气儿早就歪倒在他身上了。他显然意识到自己的魅力,有意使之更灿烂些。参谋们统统凝缩了,眼神只有针尖那么点,口张得连喉管都露出来了,几乎把持不住。

    苏子昂继续宣泄:"对于战争战役战斗,应当增强点欣赏力,包括对卓越敌手的欣赏力。不要由于痛苦、憎恶就不愿正眼欣赏了。没有欣赏力哪有创造力?都是敢死队——战争艺术反而糟蹋掉了。比方说:最优美的往往最危险。小琴你喜欢跳舞,舞厅里的激光束漂亮不漂亮?它实际上和最先进的武器——热激光器同质。今天不允许开箱让你看看炮弹了,否则你会忍不住想去搂它,它太像一个胖乎乎的婴儿了。事实上,第一颗落在人头上的原子弹名就叫-小男孩-,第二颗叫-大肥头-,它们都是对亲人的呢称。投弹的那架b-29,还是以机长母亲的名字命名的。核弹起爆,人们惊叫:比一千个太阳还要亮!完全是审美语言嘛你讲什么?晤。你不讲我替你讲吧。打开军事地图看看,凡是成功的战役,它的曲线、锐角、速率等等都十分优美;凡是失败的战役,它的思路、曲弧、示意线等等都是丑陋破碎的,重复之处极多,压抑得很。叫一个完全不懂军事的画家来看,他也能一眼看出谁胜谁败,反差就这么明显!所以,我们这些现代军人除了政治质量之外,除了传统之外,更要注意研究战争艺术,连长排长要注意战场艺术,优秀军人是文明军人。"

    那姑娘做了个动作,苏子昂中止,疑惑地看她,马上明白自己说的太多。他样做随意察看堆在油毡上的器材,略略交待几句,往别处去了。姑娘同他保持适当距离。看得出她控制着步伐。

    谷默想:这女人听得懂么?配听么?浪费!连那些干部们也未必真懂。我稍听一点就全懂了他郁郁地带车归来,始终不和兵们说一句话。他把委屈转嫁到兵们头上,好久不能把自己找回来。他渴望藏到哪片云彩里去独自呆着,冷冷地注视下方军营。

    炮弹卸进弹药库,按照弹种、批号分别码放。谷默把兵们叫进来,关上弹药库的门,低声喝道:"想不想看看。"

    兵们猜到谷默用意了,他们不由地靠在一块,而把谷默亮在对面。擅自拆封军用装备,尤其是烈性火器,属于严重违法。上面规定:这批弹药进人战区才准拆封,连苏子昂也不敢开给那姑娘看嘛。

    "想看吗,馋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不敢说。"

    瞄准手道:"看!又不是女人屁股。"

    三炮手笑了:"就算是,有得看还不看么?"

    "拿起箱子来,"谷默下令。暗想,一关起门来他们胆子就大了。在团里,当苏子昂遗憾着不能让那姑娘看看这批特种弹时,谷默已决定非看不可。他敢做苏子昂想做而不敢做的事。假如以后还有下棋的机会,他将当面把此事告诉苏子昂。他想象,苏子昂那辉煌的面庞一下子被惊奇撕裂他顿时满腹温存感乱淌。谷默搬过一箱单发装的"钢性铣杀伤爆破榴弹",往水泥地面一摔,四十多公斤重的木质包装箱空地跳起,仿佛是实心木块,然而它内部传出金属的颤鸣,悠然不止。炮弹箱是优质杉木制作的,经过化学工艺处理后散发异香,它已经屏住呼吸,预备被撬开,身上的撞痕正在复原,它懂得自己保护自己。谷默叭叭地拧断铅封,打开锁扣,用一柄长达尺余的开启器插进箱盖缝,"吱溜"一声,它就跟蚌似的张开了,一股渗透力很强的金属味儿撞上人脸,熏得眼涩。

    谷默揭开油纸封盖,一枚漂亮的榴弹正在酣眠。它属于分装式,上半格是黄澄澄的药筒,下半格里嵌着翠绿色弹丸。弹丸高约两尺,如婴儿肌肤般滑润,瞧着它心头怪嫩的。它腰缠一条金色弹带,依靠它在炮膛里高速旋转。

    谷默抱着它站立起来,胸膛立刻在军装下鼓起承受它。他掉转身,把弹丸放到于净地面上,放开手,滋啦一下,指纹已留在它身上。它立在那儿,含蓄着劲头,顿时大了几岁。兵们围着它瞧,从哪个角度瞧它都是一个模样。假如朝它吹声口哨,它肯定会开步走。它在鼓舞兵们。谷默不由自主地按照弹丸的意志行事。他到里面搬出一铁盒引信,撬开,取下一枚装上弹丸顶部,旋紧。弹丸配上乌黑的引信,立刻惊醒昂奋,柔媚之色尽去,变得锋利挺拔,通身流泄透明的寒气。现在,它只欠发射了。谷默还不甘心,他似乎要把弹丸比下去,他要抵达极限,他竟然朝配装好的引信伸去手指,猛用力,旋下了拇指大的引信帽。兵们呆住了,一齐注视弹丸顶部银白色小薄片,它已处于"瞬发"状态,只消一颗雨点碰到飞行弹丸的小薄片上,它便在千分之一秒内爆炸。兵们紧张地收缩身躯。

    "有什么感想?"谷默努力潇洒些。

    兵们不做声,用目光按住弹丸。

    "看我。"谷默举起崭新的镐头,对着弹丸顶部飞快砸去。兵们惊叫着摔倒在四周弹药箱上,抱头呻吟。谷默的镐头在距银色金属片一寸远的上空停住,保持不动,观赏着兵们的丑态。"逃有什么用?真要炸响,这座弹药库也会炸,方圆五里片瓦无存!"

    他脸面雪白,略显病态。他在这几分钟内瘦掉许多,执镐的双臂开始发抖,他竟忘记将镐头移开,全身和弹丸一道定位。瞄准手上前,连镐头带人把他抱开了。谷默恢复镇定后道:"你们不要动,让我来收拾。"别人干,他不放心。

    谷默将它们一样样复原,摹然冒出一句:"饿了吧?"兵们口里一齐吐气,确实饿啦,对班长敬畏得要死。

    二、胸胆尚开张

    伙食好,顿顿赶上过礼拜六。谁瞧谁都舒服。

    从传达预先号令起,就是二块八一天了,后来涨到三块二一天。连长在军人大会捏着手指头算给大家听,这"三块二"里头,多少是军委开支,多少是战时补贴,多少是师里的关怀,多少是团里的储备,还有多少是当地政府拥军支前末了,笔直地跷着剩下的大拇指,说:"咱连里-小公家-,每天敢赔进这个数!"言罢停顿着,让兵们深人理解他话里的精神实质。

    吃的好,能增加对战争的想像力,干部战士老兵新兵都没打过仗,因此大家都站在一条起跑线上,凝视着天边议论不休。人和人亲切极了,过去的那些隔阂,跟穿烂的鞋一样,都交公了。日子火红起来,装备一天天增加。通信地址已更改为"1l9信箱06分箱"。个人自救训练进行过三次。储藏室的私人物品已配上铝牌编号,它们可能成为遗物。停止休假禁止家属来队取消星期天所有这些,都令人慨然面临一种逼近。

    谷默和兵们常去小卖部。这个小卖部,骑在营区边界线上,就是说:前门在营区内,后门在营区外,光顾小卖部不需向值班员请假。谷默知道,这个妙处完全可以倒过来品味:一旦需要请假,小卖部的收益不是被连队规章制度管死了么。

    营里的教导员同志家庭生活困难,团首长们为了照顾他安心服役,特批准他家属开办这个小卖部,称"驻军服务社",一则为兵们服务,再则家属也有了正当收人。在此之前,兵们都管那女人叫教导员老婆,有了小卖部,兵们一致改口称教导员夫人。夫人一点没有原本该有的架于,所进的货色也极配兵们胃口和钱包,允许赊账——再通知上士从兵们津贴费里扣下来。此外,她还负责向教导员汇报近况,比方说谁一家伙买了几十元兵们津贴费里扣下来。此外,她还负责向教导员汇报近况,比方说谁一家伙买了几十元钱罐头,教导员便通知连里查查此人的现金来源,如无问题也该给他"提个醒,注意艰苦朴素啦"。比方说谁买了烈酒去,脸色阴沉沉的,教导员便通知连里注意此人的思想动态,把事故消灭在摇篮里。夫人守着一个柜台就是守着一个观察哨,替丈夫收罗好些情报。轮战的预先号令下达后,教导员夫人又住院打胎去了。老兵们理解:这很自然,要打仗了嘛,教导员跟用了激素似的,再好的避孕措施也不顶用。

    如今是教导员小姨子守柜台,兵们不叫"夫人"了,叫她"如夫人"。如夫人坐在木凳上埋头读一部小说,听到外头脚步声,赶忙拿过毛线活织起来,恰巧盖住膝头上的小说。瞄准手跳过去,透彻地笑:"织什么哪?"如夫人说:"你看呗,姐夫的毛袜。"瞄准手拿过织了半截的筒子,把手揣进去,"卖给我吧,给五十块钱。我们就要去牺牲了。""屁!死了活该。哎,你们到了前线,有什么战利品记着给我带点回来。""没问题,我们到了前线,除了惦记敌人,剩下的都惦记你。"

    谷默斜眼看着,感觉受到冷淡,响亮地叫出:"买东西。"

    如夫人笑看他:"自己拿呗。"

    瞄准手闻声便欲冲人柜台,如夫人一把揪住:"没叫你!"腿上那本书哗地掉地下,书页自然张开,像一对张开的翅膀似的,停留在某一页不动。瞄准手弯腰拾起书,如夫人伸手来接,瞄准手一松手,书又掉地下,书页陆续张开,又停在刚才那一页不动了。

    瞄准手喜道:"我晓得,我晓得,你就喜欢看那一段吧,书都合不上啦。"如夫人拿回书,脸皮闪电似的红一下:"该死你!批判着看嘛"瞄准手连声道:"用劲批判吧,我早批判过了。刚才那办法是教导员整我的,这书也是他从我这没收去的,现在成了你们家庭读物了。显然你们比我会批判。"

    谷默叫着:"结账。"他趁他们热闹时,已从货架上取下一堆东西,堆在柜台上。如夫人一颗一颗地拨算盘珠子,身段婀娜地扭出维纳斯石膏像的味道来,只是那对膀子嫌粗,手背也有一朵一朵的肉窝儿。谷默道:"二十七块四!"瞄准手便朝如夫人肉掌上拍一下:"别算啦,班长的数字反应力,几乎赶上我了。"如夫人顺着收下钱:"再来呀。"

    谷默终于朝她笑笑:"收入不错吧?"如夫人加倍地笑了:"当然哪,仓库都空了。

    不过,你们一开拔,这店也该关门了。"

    谷默叫两个兵把东西塞到军装下面,自己先出门,左右看看,一甩手,兵们陆续出来了。他们朝菜地方向走,菜地就是兵们的后花园。如夫人倚着门框朝他们背影叫了一声,他们一齐转回身,紧张地判断她在叫哪一个,都不吱声也不动。如夫人只好朝瞄准手指一下:"哎呀你。"

    瞄准手啪地一个立正,全身直成通条模样,烫人地朝她走去,两人进了门。谷默道:"我们走,不等。"兵们愤怒地跟随班长离去。他们在菜地找一块宽敞地域,顶着附近粪肥发酵的酸臭气,拿出东西大嚼起来。瞄准手摸来了,兵们都不睬他。他掀开军装下摆,从裤带里抽出那本小说:"看,又回来啦。"

    谷默说:"是她给你插在那部位的吗?"

    "差不多吧,"瞄准手热烈地笑。书本在他手掌上竟然又翻开了,他急忙捏紧它,捺一捺,仿佛书里夹了只青蛙。

    "她说我们要走了,归还给我。我请她签名留念"

    谷默接过,果然有字,他心里暗念:韩如玉,倏忽有点迷离。三炮手赶紧接过书,张着大嘴认字,好半天后赞叹:"写的跟小图案似的。"接着挨个传阅。挨个喷嘴弄舌。

    瞄准手说:"我准备带到前线去,坑道里什么书都没有。别看如玉不怎样,对我们来讲,就是大明星啦,要知足。如玉她"

    "乖乖,一口一个如玉起来。"

    谷默做了个动作,待兵们都望向他后才说:"我讨厌内心阴暗,讨厌床头挂个女人挂历,要就要个真的,要不就都不要。"

    兵们以沉默表示理解,独自揉着不可告人的内心,下身某处一个个硬在那里。但是牙口仍嚼着食物。瞄准手道:"我惟一遗憾的,就是这辈子还没碰过女人。活得不过瘾,死也不过瘾。"

    "你刚才碰过她手。"四炮手纠正道,中气很旺。

    "咱们这里到底谁有过那事?说实话,暴露出来让大家开开眼嘛。大头你不是一贯挺牛气的么?"

    四炮手叹道:"我和我对象只亲过嘴,没来得及那个。家里没地方。"

    "亲、亲的怎、怎样哇?说细点。"

    "嘿嘿,湿乎乎的,响声也太大,不如人家电影上,瞧着都晕。真他妈会过。"

    "你总算亲过,我们呐?假如给我一个机会平生愿足,死而无憾!"

    谷默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牙齿无声但有力地咬着肉干,他在噬着一个辛辣的念头。同时漫出熟悉的快意。

    瞄准手低声说:"小车。"

    兵们从豆架子缝中望去,有辆吉普开进连里炮场,下来两个人,团长和一个参谋。

    团长不进连部,只站定在原地,掏出个东西看一下,像是秒表。

    "快,有名堂。"谷默急切让大家收拾,眼睛始终不移动。待兵们把食物归拢好,纷纷往军装里面塞时,他夺过来,一把一把地丢进粪池。兵们心痛地看着咖喱牛肉、酒瓶、花生沉入粪水。

    谷默率领兵们从侧后潜回连队,这时哨音大作,一长一短,是召集班排长报到。

    苏子昂直到双脚踏人炮场,才彻底把那位动人的女记者忘掉。他在雄性世界里浸泡太久——几乎半年没和任何女性说过话,那女记者使他高度亢奋了一番。他知道她被自己迷醉了,但他不准她写自己。他借她品尝到激情,就像借着贝壳怀念大海,其实他心里装着两个人,妻子和叶子,他那样抖擞羽毛其实正为着她俩。女记者恋恋不舍地告辞,因为苏子昂不准她写他——更加倾慕苏子昂,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被美好地品尝了一回。然而苏子昂却如同沐浴之后,目中精光四射,渴望新的投入了。女记者一走,他就直奔榴炮营炮场。途中,他在车内自己赞叹着自己:全团已经高度兴奋,因此我就该成为最冷却的一个。情绪这玩意儿,确实就是战斗力,用情如用兵,用的透不如用的妙,过半分不如缺半分直到脚底踩到炮场的沙砾。

    连长正在向班排长交待任务,苏子昂距他们远远地站着。但是,一股震慑之威已经飘过去了。微风撩动兵们的衣襟。

    连长说:"哨音之后,动炮不动车,进人山下训练场,构筑简易工事,一小时内完成射击准备。此外,团长让我们拿出一个班,完成半永固式火炮射击掩体。你们谁对这个项目有把握?"

    几个班长互相对视,然后陆续请战。谷默抱膝不语,面色十分矜持。他本想第一个开口,不料被别人抢了先,他反而不愿开口了,等待连长点自己名。他估计,就素质而论,非他们班不可。这点很明显。

    连长扫视谷默几眼,被激怒了。"二班,"他说,"二班准备。"

    二班长紧张地应声是。谷默在内心诅咒连长,不再注意倾听下达任务了。他望向本班宿舍门,兵们都呆在屋里,他开始觉得有些愧对他们。后来他想:管他呢,我谁也不为,我只为自己干。这么一想,他身心又撩动着力量。

    苏子昂已经等得不耐烦。暗中思忖,蝶蝶不休的连长不是好连长,此人平日就没有和士兵们沟通起来,否则,关键时刻怎会有这么多话说?他站在炮场中央纹丝不动,用阴冷的目光谴责正在开会的一群人。实际上怪可怜他们。

    警报器响,哨音大作。宿舍门框一下子被撑圆了,挤出大堆士兵。他们身上,左右上下缠满枪械、子弹、背包、挎包、图版、器材、水壶双手按着它们,朝炮库奔跑。他们把紧张夸大了,带点表演性质。苏子昂两眼凝缩,追踪他们每个动作,看得好苦:不是说轻装进人吗?怎还有这许多装备?再略一分析,确信他们身上佩挂的东西一样也少不得,这已经是"轻装"的结果了。一个兵干脆是被各种破烂包着进人战场——这往往是贫穷国家军人的特征。身上每样东西都将占用士兵一份体力,还占去一份心思,搞得这个兵老在忙着照顾自个。苏子昂注意看有无人返回宿舍拿第二趟,没有,他稍许满意,兵们同各自装备还是沟通的,谁也没拉下东西。

    一二二榴弹炮拉平炮身,并拢双架,进人闭锁状态。兵们用肩顶、用手推、用炮绳拽,如同一群工蚁搬运蚁王,沉重的火炮在他们肉体簇拥中朝远处行进。它们共同发出低微声响,分不出是火炮呻吟还是肉体呻吟。苏子昂有意不让动用牵引车,因为在战场复杂地形中牵引车进不去。还有,他要看看炮手和火炮的协调程度,人与兵器能否像弹头和弹壳那样镶成一个整体?通往山下的上路相当粗糙,近似战时的抢修通路。平日人来人往不觉得什么,此时搁上一厂且沉重的火炮,路就痛苦地扭曲、开裂了。它硬度不够,炮轮如犁头楔人它腹中,土沫直陷到轮胎处。三炮手和四炮手几乎把肩头塞在轮下,拼命顶扛——腰背鼓成个山包。炮绳拽得直如琴弦,竟透出一层油光。它原本是直径三厘米粗的棕麻绳索,由于牵引它的力量太大,它开始铮铮作响。火炮前方的通路,被后面推挤得差不多要从地上跳开。班长们疯狂地咆哮口令,脸庞乍黑乍紫,气血交聚,胸脯成了一只共呜箱。

    他们依靠口令,试图把兵们的体力、火炮的重量、通道的坡度、山峰的固执,统统集中到一个点上来,不允许一丝一毫的闪失。这时候,嘶哑而开裂的嗓音反而具有愈发动人的魁力,每一声,都像浪头砸到岩石上碎掉了。苏子昂眼热鼻酸,几乎不忍心倾听这悲怆的、原始的、受伤的嘶鸣。

    但是他仍在观赏!他认为这场景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这场景宛如一个伤口在山野里开放。

    他发现:每个兵作为个人无比辉煌。光辉停留在他脸庞、他吱吱响的牙齿间、他隆起的肌键里、他那暴突的瞳仁上。但是,他们拥挤成一群时,光辉立减,变得呆拙而可笑,压抑着并且抵抗着,左冲右突,茫然夺取生路。好像火把与火把靠近,都变作一堆灰烬。他觉得他在极远处牵扯这粗笨的一群。

    兵们力竭精疲,自身已顶不住自身的重量,喘气喷飞了两尺外的士沫,血肉之躯伸张到了极限,崩溃已在呼吸之间。这时,火炮被感动得苏醒过来了,先蠕动几下,然后拔地而起,向前跃进。它拽着兵们前进,石块与灌木都不再是障碍,它痛痛快快地碾碎它们,自己毫无反应,兵们追随它欢呼着。下坡了。

    苏子昂握着一根二尺长的竹竿,组织全体炮班长观看五连二班构筑工事。他不否认有些班长可能比二班更出色,但他相信他们会干不会看,尤其不会捕捉电光石火般的瞬间。他不讲过程,讲的全是稍纵即逝的美感:

    "听,各炮手到位时的脚步声,全响在一个点上。"

    "大家注意他们握镐的手法,还有与炮尾保持的角度。"

    "看四炮手清除浮土,他的土是一团团飞出来的,刚好落到工事外侧,一点不分散。

    "苏子昂用竹竿一挡,让一柄镐头停在半空,"为什么这柄镐头不粘一点泥土?因为它扎人地下时力度角度都够了。越会用镐,镐越轻;越不会用,镐越重。"他又挡住另一把镐让人看,那柄镐上的黏土几乎比镐头还重。他从掩体顶拾取一个土块让大家传看:这个土块有一个亮晶晶的侧面,仿佛被剑劈下来的,绰约地照出人影。它正是镐头的杰作。

    苏子昂即使在称赞兵们某个动作时,脸上也无一丝笑容,声调十分冷硬,蛮横。不久之后,这样的工事上空将弹片如蝗,他们能够在弹片空隙里生存下来吗?战场上最重要的东西——直感和运气,他们练不出。

    谷默站在人群后面,前面人的后背遮住他的视线。他不愿挤到前排去看现场,听就够了,伴以自己的想象。他仍然认为:他和他的兵们能比二班干得更好。他总被迫窝在刀鞘里。

    三、不尽取,不尽予

    苏子昂在返回团部的路上,看见团属有线通讯网路都换成新线了,燕子和麻雀们惊异着不敢朝上头落足。苏子昂想起这两天电话里的声音特别响亮,对方鼻息声都能听见,很有精神气儿,很有信念。这一是因为吃的好,二是因为换了线。而这两条,又都是由于要打仗。

    参谋长相当老到,他把上级配发的器材,巧妙地拨出一小点来更新营区装备,大部分带到前线去打仗。这"一小点儿",就足以使团里某些装备水平跃进十年。打完仗后,部队仍然要返回旧巢住着,干吗不乘机建设一下?周兴春政委在常委会上说,他当兵的时候连里还用着美国线,朝鲜战争时期的。人家美军架线车把轻型被复线往战场上一架,无论这一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