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狼毒花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曾经被常发叔从火中救出的我,正当盛年,被家乡人灌倒了。第二天,市文联主席王栋来看我。我锐气全消,捏着额头说:“服了服了,你算得上一尊酒神。”王栋比我更惶恐:“不敢当哪,这儿有阎王,我不过是小鬼,敢充哪路神仙?”

    他说的阎王是元宝山区宣传部长马达。五十有五,回族。红脸膛,大胡子。马达下巴微扬,一副当仁不让的神气。

    隔天,马达在元宝山请我喝酒,有新名堂。大八仙桌上用三钱盅排成两条对角线,一条线48盅,斟满老窖。他说:

    “权书记是我老上级,先敬他。来,你子代父干。”

    我干一盅。他连端48盅,喝干一条对角线。然后又敬我:“来,这次是欢迎你回故乡。”我干第二盅,他不慌不忙又喝光48盅一条线!抹一把红嘴唇:“坐吧,吃菜。”

    喝到深夜,我又倒了。仿佛只是朦胧一瞬,睁开眼:天已泛白。

    马达一脸倦色,几分不满。他说英雄喝醉酒打虎,狗熊喝醉洒打老婆,娘子喝醉酒才打滚呢。他指点我的鼻子:“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你常发叔要是像你这样,早该哭死了。可他总是笑。”

    “唉,我本是个孤儿。”马达换了庄重的神情讲“替台吉牧马放羊,11岁遇上你常发叔,被他带到革命队伍。那时正在搞土改,咱们昭乌达出了一件大事”

    父亲的目光从几位蒙族青年身上掠过,最后落在孟和乌力吉身上。这位入党十天、刚被任命为师政治部主任的优秀青年,信心十足地笑了:“政委,你放心。乌尔塔和我从小就是朋友,阿尔登哥跟我沾亲带故,我一定能说服他们不叛变。”

    父亲眨眨眼,没有做声,转身走向窗前。窗外是七月阳光照射下的草原,空气里弥漫着艾篙的苦涩味;几片白云飘逸多姿地浮游在蓝得耀眼的天空上,一边让自己的身影在绿草花丛上漫步。这醉人的景色与传来的消息有多么不协调!

    随着土改运动的深入,不可避免地伤及了与大地主大牧主大喇嘛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内蒙古自治军第四师。入夏以来,哗变叛乱的消息不断传来。为改造这支部队而派去的政治干部已经被杀20多名,基本都是患诚于革命的优秀蒙族青年。在刚刚开辟工作的少数民族地区,这一损失无疑太惨重了。早晨,公安处徐处长又来报告35团叛变的消息,孟和乌力吉主动提出去做说服工作。

    我的父亲想起半年前去35团谈判的情景,那次就是孟和乌力吉先去做了工作

    “政委,难道你信不过我?我已经参加了共产党l”

    我的父亲猛转身,看到孟和委屈不平的神情。他缓缓摇头:“不是这个意思。孟和同志,我们相信你。我们更需要你。你不能去。业喜扎拉森、道布清,他们已经都牺牲了。这是一场政治斗争,是阶级斗争,不能用私人的亲情友情去论处。”

    “唉,你还是不了解我们蒙古人。”孟和不屑地摇头:“放心,政委,绝对没问题。他们是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护我生命的朋友兄弟,他们怎么会要我的命呢?”

    “政委,他说的没错。”常发在门口插两句话“草原人只讲义气,两肋插刀,根本不像内地人那么阴险,玩心计”

    “你懂个屁!”父亲大骂。他对常发叔不像对蒙族青年那样注意礼貌“斯琴是怎么死的?”

    屋里出现了尴尬的沉默。斯琴这位蒙族青年,入党后被派往37团任指导员。连长扰是他的亲叔叔。37团叛变时,斯琴不同意。叔侄俩吵起来。他叔叔没儿女,他这一家只有斯琴一根苗。然而,斯琴还是被他的叔叔亲手打死了。这件事震动了昭乌达草原,并被详细记入地方志中。

    “嗯,”孟和轻咳一声,说“斯琴的叔叔是有名的二虎子,那是特殊情况。政委,我们总不能看着他们叛变不取去做工作吧?我的安全绝没问题,他们就是不听我的,顶多也是把我轰走,绝不会伤害我。”

    父亲沉吟片刻,说:“你一定要去,要答应我两条才行。第一,先不要到35团,先去白音布同我们20军分区步兵二团联系,以二团为依靠,弄清情况,去得去不得给我来封信再走。第二,让常发跟你一道走,做你的警卫。一旦遇险,要听他的。”

    “行,政委,我照你说的办。”孟和乌力吉痛快答应。

    “常发,我讲的话你听到了?”父亲转问我的常发叔。

    “放心,政委。”常发双手拍打腰际的驳壳枪“这种买卖我熟。”

    孟和乌力吉同我的常发叔一道走了。父亲心神不定,第二天一早又派他的警卫员陈发海赶去步兵二团探听消息。三天后,陈发海一路催马带回来不幸消息:孟和乌力吉同常发根本没去二团,直接奔了反叛的35团。当天,孟和乌力吉便被杀害,我的常发叔还没有死,被关押起来迫降

    父亲失悔顿足,大骂我的常发叔。骂声未绝,已经抓笔在手,疾写两封信,交陈发海送步兵二团和新近拉过西拉木仑河的卓盟纵队。父亲对陈发海说:“常发这家伙不能死,死了我会难过一辈子。”

    在赤峰市北的林西县,几位老人对我感叹:“唉,孟和就是吃亏在两肋插刀,枪响了还不以为真”

    他们本是喝着“马家烧锅”谈话,酒菜是几头蒜。这在草原上很平常,一如内地人喝茶嗑瓜子聊天。

    阿尔登哥始终阴着脸,乌尔塔即便笑也显得很勉强。只有孟和乌力吉仍像朋友一样热情自然。几句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