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笨丫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引子

    他,和她是天生一对。

    他爱吃狗肉,她会打狗棒法。

    她古灵精怪,聪明又美丽。生气时好可怕。

    非但不需要他的保护,关键时刻还能保护他。

    她,偶尔也会恶作剧,酷爱打造个状元玩玩啥的,闲着没事时会陪他逗闷子。

    他们的传奇便是她把他这个人中之龙从太平桥桥洞底下揪出来开始——

    绣房暇思

    那天下午,俺正在俺的绣房里拈着个绣花针绣小狗狗,俺的丫环梅香笑嘻嘻地跑到俺跟前“小姐,你猜,老爷从外面带回了一个什么?”俺专心致志地绣着俺的小狗狗,漫不经心地应“除了头花珠簪胭脂水粉儿,还会有什么?”

    这死丫头,没事时不是提个无聊的小问题就是弄个脑筋急转弯啥的,当俺是白痴考俺的智商。俺不理她,继续绣着俺的小狗狗,这锦针玉线的小狗狗,只差一个狗尾巴就大功告成了。

    看俺无动于衷,梅香继续在俺耳边聒噪“小姐,老爷从外面捡回来一个小白脸儿。”

    瞪着梅香,俺的狗尾巴开了个岔“捡来做什么?”

    “当然,给小姐做女婿。”梅香一脸坏笑。

    俺的脸不知不觉爬上了一抹霞,手中的秃尾巴狗砸向了梅香。

    俺是杭州城里前任团头金老大的独生女儿。

    俺娘死得早,俺一直和俺爹相依为命。

    俺爹当团头那阵子,几百几千号的叫化公和叫化婆都乖乖地听俺爹的差遣,可威风了。

    俺爹一扬起手中那条光灿灿的打狗棒,多叫嚣的狗狗都会闻风丧胆。

    可,俺爹却辞职了。

    俺知道,俺爹是怕俺嫁不出去才交出他的那条打狗棒,俺爹只想让俺嫁个文化人。

    从俺小时起,俺家出入的都是些子曰诗云的大才子,俺的老师就是从这些人里面千挑万选出来的。

    俺学啥像啥,俺的小手手弹起了七弦琴,树上的百灵都羞得不肯再叫唤;俺绣的小狗狗拿到市面上,一准换个好价钱。

    不是俺喜欢绣狗狗,别的俺绣不好,只有绣狗狗俺绣的最拿手,俺绣狗狗一般不绣眼睛,俺怕绣了眼睛它会活蹦乱跳地窜出来。

    真的狗狗俺可不喜欢。

    俺,不仅仅是个才女,俺,还是个美女。

    曾有位已婚的才子写诗盛赞俺的美貌“无暇堪比玉,有态意羞花。只少宫妆扮,分明张丽华。”

    不说俺也知道,他喜欢俺。

    哼,赖蛤蟆想吃天鹅肉,俺好歹也是团头的女儿,俺爹好歹也管过千百号人,怎么也得谁谁谁明媒正娶吧。

    初相识

    初见莫稽,俺爹从太平桥下面捡回来的那个人,俺就动了俺的芳心。

    莫稽那张营养不良的小白脸儿俺瞅着就心疼:这要是吃胖了点,该是张丰神俊朗的脸儿,那单薄的小身板虽说瘦了点,挺直了也像是棵小白葱,帅着呢。

    啧啧,太可惜了!

    俺经常会动心,为一些无家可归的小鸡小猫小花小草。

    看着连个窝都没有,衣不遮体的莫稽,俺是真的真的动了心了:可怜的人儿,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真真是,哑子尝黄柏,甘苦自家知。

    这人,眉宇之间透着几分英气;这人,随随意意就是一篇锦绣文章,真真可造之材!

    俺为了证明俺眼光独到,决定亲自打造这个人。

    俺这才女加美女,就不信打造不出一状元,闺房绣狗狗已经玩不出新意,打造状元,这项目一定很好玩,

    一想到这里,俺都忍不住要为俺这么个高明的创意鼓掌喝彩。

    赶明儿得找皇帝老儿申请一下专利。

    可是,这人自尊心强得很,不拿自己作饵,他肯让俺打造着玩儿么?

    实在没辙,为了伟大的打造状元之路,俺只好牺牲俺的色相。

    尽管俺说过,全天下的臭男人俺都看不到眼里(除了莫稽,他是香男人),但俺还是决定:把俺嫁出去。

    俺先声明:俺可不是攀龙附凤的财迷,俺才不稀罕什么状元夫人的凤冠霞帔,俺只是为了证明俺慧眼识珠才想到以身相许。

    一个成功的状元后面总会有一个伟大的女人,俺就是。

    拜堂

    锣鼓阵阵,鞭炮声声。

    莫稽骑着高头大马在前,俺坐着花轿尾随其后。

    躲在轿中,俺时不时掀起轿帘偷看一下外面的他。奇怪,只是为了栽培状元才答应嫁他,花轿中的俺怎么不悲伤反而喜洋洋呢?

    这更让俺认定了俺是奇女子。

    莫稽看俺的眼神里,俺看得出那份喜出望外的爱慕。

    天底下,又有哪个男人能逃过俺的千千娇和百百媚呢?

    不过,俺得装出就是喜欢他想嫁他,千万不能让莫稽看出俺那套打造计划。

    想到即将会有一个状元在俺的手底下诞生,红红盖头下俺的那张俏脸笑得更是春花灿烂。

    俺笑,俺一直笑,为俺的奇思妙想笑。

    可是,俺爹却哭了。

    当莫稽牵着俺的小手,给他老人家磕头下拜时,俺的耳边,俺爹那苍老的声音里听得出哽咽。

    隔着盖头俺也瞧得见俺爹那张老泪纵横的脸。

    俺知道,他这是高兴的:终于替俺死去的娘了却了一桩心愿。

    怕俺爹不放心,莫稽拍着小胸膛当即对俺爹许诺,会对俺一生一世的好。

    那一刻,俺又动了一回心。

    如果当初只是玩闹,那么现在除去玩闹,俺还真是有点喜欢他了。

    喜宴

    俺爹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这个小小的错误却导致了一系列的恶性循环。

    俺和莫稽的婚事,俺爹通知了所有的亲属,包括莫稽的朋友,就是没有通知俺的本家二叔、现任的团头金癩子。

    喜宴上,恁谁都夸俺长得漂漂。

    莫稽喜得一直大张着嘴巴,以至于一只苍蝇当场就把他的尊口错看成洞穴硬要往里钻。

    这个小意外并没有减了莫稽的兴,他拉着俺继续屁颠屁颠跑前跑后给亲朋好友敬酒。

    莫稽的朋友,那些秀才们席间也抛掉了之乎者也子曰诗云,嘻嘻哈哈地行着酒令,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一个夸张的上弦月。

    等着瞧吧,同学们,不久,将会有一个伟大的状元从你们之中诞生。

    端着酒盘子,俺还在为打造状元的事情浮想连翩。

    俺正幻想着俺伟大的构思,忽听得府门外噼呖啪啦动静不断人声嘈杂。

    梅香如同火箭炮般急匆匆地向俺冲了过来“小姐,不好啦,金癩子领着叫花公叫花婆搅宴来啦!”

    话音刚落,金癩子带着那些顶着开花帽、穿着打结衫、鼻涕横飞、眼泪直流、浑身脏兮兮的叫花公婆,径直就窜到了席间。

    千担心万担心,俺二叔那个老叫花子,还是照准最热闹的那桌走了过去,边走,口里还边嚷嚷“侄女儿,女婿,快来拜见你亲亲的叔公!”

    那帮酸秀才的笑容霎时萎缩,唇部冻结出一个大大的o。

    金癩子的挑唆下,众丐下手齐抓,饿虎扑食似的很快扫荡完了桌上的好酒好肉。

    一时间,宴席上唾液横流臭气熏天,俺好好的一个喜宴被叫花子们搅和得乌烟瘴气。

    那帮酸秀才都是些穷讲究干净得连蹲茅坑都拣地方的主,刚还有说有笑呢,这会子,也不讲涵养了,一个个捂着鼻子从俺家抱头鼠窜仓惶逃逸。

    同行的,还有俺的相公,莫稽。

    呸,丢人不如喝凉水,祖宗都羞得往供台下蹦。

    打造状元

    梅香打着灯笼,俺迹角旮旯里寻了大半夜,才在太平桥下面的桥洞里,寻到了俺的相公。梅香的灯笼寻着他的时候,他正缩着小脑袋撅着小臀部躲在桥洞里筛糠一样发抖。

    可怜的宝贝,都怪俺二叔,他摆的阵势太大,吓着俺的相公了。香喷喷的狗肉摆放在面前,也没能惊动他脆弱的神经。

    俺的相公躲桥洞里读书久了,小胆!俺得好好安抚他,吓成一个白痴俺的计划可就泡了汤。

    不过,他在喜宴上舍俺而去,让俺很是伤心失望。

    但是,俺金玉奴何许人也,不予他这小男人一般见识,为了俺的状元希望,俺忍了!

    都怪那个皇帝老儿,科考制度只对男人开放,俺这才女最最遗憾的,就是这辈子不能弄个状元啥的当当!没奈何,那就打造状元吧,和俺当状元一样!

    莫稽在俺家乖乖地住下了。

    俺以贤妻的名义给他制定了一套作息时间表,并规定他要深入浅出地学习晋代祖逖同学闻鸡起舞的精神,居安思危,励志读书;俺把俺早些年读过的,科考上用得着的书籍,翻箱倒柜找出来拿给他看,俺告诉他: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俺还花了大把大把的银子,雇来一位告老还乡的状元给他当讲师,该讲师博古通今治学勤恳,时刻替俺督促着俺的相公天天向上,要想光宗耀祖,要想摆脱一穷二白的面貌,必须考上状元郎。

    为了让他安心读书,俺呵护他像个宝:

    他说口渴,俺就赶紧沏茶,他说写字,俺就赶紧磨砚;他的一日三餐,顿顿都是俺这个金府大小姐亲自给呈上来;他腰酸背疼了,俺不等他说就自告奋勇伸出小粉拳替他解决;碰上天热,俺和梅香轮流替他掌扇;碰上天冷,俺和梅香替换着在炉火里添碳。

    总之,他说要渔歌唱晚俺就不会阳关三叠,他说稀里哗啦俺就绝不细水长流。俺爹一把屎一把尿把俺拉扯大,俺也没在俺爹身上下过这个功夫。

    累死俺了,俺这团头府的大小姐,啥时候为一个臭男人这么低眉顺眼过?为了俺的伟大计划,俺,再次忍了!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