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悲情小子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一道道迅急的水流在玻璃窗张牙舞爪地窜动,百无聊赖的我托着腮帮倚在窗前观望,手指不自觉地在上面随着水流划动。此刻外面的世界正大雨滂沱,风雷交加。说实话,我特喜欢这种天气,习惯在暴风雨来临之际,揣着激动且不安的心情伫足窗前。天色灰黑,沉雷滚滚,风云幻变,偶尔能看见几个不明飞行物伴着小鸟在空中翱翔,飘飘然不知所终。人们奔走相告,或裹物防备,几粒豆大的雨珠预兆着这场雷暴即将上演。先是咔嚓一声巨响,接着雨声阵阵再势如千军万马大雨倾盆。行人措手不及,花草树木更是被戏谑得不堪入目。霎那间,暴风雨将整座城市吞没。

    窗子被风雨无情扑打,我却享受着这份快意和壮观。觉得应该将此情此景记录在我的日记本里面,好朋友之间不就是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么?这位好朋友陪伴我已经两年了,一直以来都是忠心耿耿,患难与共,只是不会唱歌,不会说话。我也曾有些会说话的好朋友,但他们是否亦如此认为却不甚了了。只知道我们都喜欢围着一个叫新一的哥哥,他说他喜欢工藤新一,我们都喜欢的一个动漫角色。新一哥哥爱在我们面前逞威风,老说些天方夜谭的故事,例如说去过巴厘岛裸泳,到过西班牙裸跑,还还去过南极裸睡。据我们所知,他连省都没出过。却没人对此嗤之以鼻,反倒越加崇拜,整天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后面哀求他讲他的威风史。可每次要开口之前,都要求我们满足他一个条件,就是每人要给他一颗玻璃珠子。每年秋夏季,我们几小伙伴们总会不约而同地出现在一个篮球场边的泥土地上,挖一个小洞,不亦乐乎地玩动起来。新一哥哥的技术很差,三盘下来就输个精光。这时我们都喜欢揶揄他说,新一破案行,玩玻璃珠子可不行哦。对此他不屑地笑着回答,没意思,给你们讲个故事吧,那才叫一个棒!此刻我们都争着说,好!但条件是,每人一颗珠子。我们并不吝啬手中的东西,因为听新一哥哥讲故事要比玩这个有趣得多。而且新一哥哥每次都没有让我们失望,当他说“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后,我们都连珠炮弹似的问他许多千奇百怪的问题。他总说“天机不可泄漏”此类更发人暇想的话,后来才发现,这是因为他不知道怎样解释才作如此神秘的回答。

    可一直以来都有个问题萦绕于心,他怎么有那么多生动有趣的故事?

    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如愿听到新一哥哥的威风史的。有一次我手上的玻璃珠子已经输得精光,新一哥哥和其他人就不让我听,他说这样对其他人很不公平。回家拿又太远,所以我只好悻悻地坐在远处呆坐着,那边的情景就像一说书的给听众讲故事,又像一先生给几个学生声情并茂地上课。看着新一哥哥,突然想起我们相识的那天。起风的黄昏好像去年的深秋,树叶从叶堆上悄然抖落。一个比我们大六七岁的哥哥徐徐走来,从地上捡起一块较为宽大完整的绿叶,利索地卷成一团,放在唇间悠然吹起,声音悦耳动听,不绝如缕。我被这一幕惊呆了,觉得这简直是神奇得无以复加,便对其他人说:那人居然能用树叶吹出声音来。大家都表示怀疑,扭头一看,果真如此。我们都飞奔着去请教大哥哥,纷纷亮出手里的珠子示意给他。新一哥哥却笑着说,这算什么,更厉害的多了个去。随即几人崇拜之心油然而生,渴求他加入我们的队伍里面。之后,我们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的身影,经常听到新一哥哥给我们讲那个色彩斑斓的神奇的世界。然而至今对他仍接受不了的一点是,他老爱给我们说教,例如要我们爱整洁爱干净,这样才能人见人爱。自己却脏兮兮的,这一点,我们谁都比他强。

    我叫白梓轩,那年十二岁,小学六年一班。

    新一哥哥在我的童年里充当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而我却无法用精准的词语将它描述出来。说好朋友凸显不出他的高大,说师长又有些夸大其辞,总之他给了我许多其他人无法给予的快乐,渐渐地养成了一种习惯和依赖。

    在爸妈还没对我做出任何干预举动以前,我一直过得无忧无虑,自由自在。我可以玩到天昏地暗,弄得全身是泥巴再蹦着跳着回家,可以东奔西窜直至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再回家等开饭。可是好景不长,爸爸倒是不怎么管,妈妈却出台多套限制令,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始终想不明白究竟做错了什么,或许以前太任性惹得妈妈担心。可是我观察到,爸妈开始冷战,甚至要我传话,话中有话,含沙影射。前几天我看到了我本不该看到的一幕,以为那是再正常不过了,没想到那是一切事情的导火索。周末带我去公园也是貌合神离,两人要么不说话,要么吵得不可开交。浓重的火药味使我开始慌张起来,不知如何是好,只当若无其事地苦笑。

    我只想到我的新一哥哥。

    此刻听新一哥哥讲故事是最美妙的享受,他讲得越是离奇,越是感觉开怀舒畅,全然忘却家里的烦恼琐事。这次他讲到一个暗恋他好几年的女生,将她夸赞得此曲只应天上有的境地,还说这种货色在他众多追求者中算是最资质平平的一个。要是出于别人之口我们会果断认为那人在扯谎,但看着他还有几分风流模样,也将信将疑,何况我们注重的是听故事,对其真相更不置可否了。我们问他,既然这么好,为什么不要她呢?他便摆出一副不屑模样,含糊其辞地说:“你不是我,你不会明白。”我们都以为新一哥哥经历过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旷世绝恋,至少也是花团锦簇的,于是对他的崇拜增添了更深一层。他却说:

    “我可是一个很专情的男人。”

    呵,谁信呢?不料后来我也遇到了一个女生,在童年时期最重要的一个女生。

    爸妈冷战了好一段时间,家里死寂沉沉。除非爸妈开战了,纵然在骄阳似火的夏季,也是一片孤清。在这阴森恐怖氛围的笼罩下,我开始变得缄默寡言,每天回到家就直奔房门,不管电视多么精彩,依然了无兴趣。后来,我连家也少回了。

    每天放学或是周末,我到学校附近的一间书城里,在汗牛充栋的书籍中随意取出一本悠闲地阅读起来。为了不让家人觉心,事先早已编造出各种理由不回去。对此爸妈是不闻不问的,从这点来看,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我在书城里的某个角落长据已久,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一天,一个恬静安谧的女孩走进了我的视线。

    一年级的时候,语文老师说:“看你们的牙齿白不白就你知道你们有没有刷牙。”并要求走过的时候大家咧开嘴让她审查。我听了当然开心,因为我是每天都刷牙的,牙齿自然不差。岂料老师说:“一看就知道没刷牙。”本希望老师再看仔细点,却已经走过了,咧得大大的一张嘴瞬间撅得高高的。不一会老师宣布:“若梦的牙齿最好。”并示意她上台让大家欣赏欣赏。她自信地笑着走上讲台,我被这一幕惊呆了,那乌黑的秀发,清秀的脸蛋,甜美的笑容,让我如沐春风,视线从没有在她的脸上离开过。五年来,这一刻历历在目。

    我从回忆的沉醉中回过神来,看着不远处这个专心看书的静谧女生,竟有一种不可扼制的冲动。上前跟她聊天?这是腼腆的我所做不到的。然而,她主动走了过来。

    “梓轩,你也在呢。”笑容美丽如昔。

    “啊,嗯。”我羞赧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学习上有什么问题,如果帮得到的话,尽管说出来,不要客气哦。”她莞尔一笑说。

    这是在暗示什么吗,她知道我的学习并不比她差。“好的,谢谢你。”我害羞地回答。

    没有问题,制造问题也要说!

    此后,我和若梦经常出现在这里。她会耐心地给我讲解答案,而作为回报,我会说一些新一哥哥给我讲的有趣的故事。于是,在这座书城的某个角落里,时常传来两人爽朗或银铃般的笑声。

    秋末冬初之际,夜幕提前降临。这次我们在书城谈天说地竟忘却了时间,出来时已华灯初上,车水马龙的街道变得模糊不清。我看了看表说:

    “时候已经不早了,你回去吧。”

    “梓轩,你送我回去好不好?”她害羞地说,”今天没骑车来。”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求告弄得不知所措,天确实已经不早了,我期期艾艾地说:

    “我,我,好啊。”

    她的家离书城只有二十分钟远,跟我家是相反方向。我载着她穿街走巷,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今天衣服穿得很是单薄,呼呼的寒风刮得我瑟瑟发抖,她见状,柔声问道:

    “梓轩,你冷不冷?”

    当然,可我不能这么说,只好回答她:

    “还好。”突然我想起了偶像剧里的画面,她不会抱我吧?

    “梓轩。”我的心纠了起来。“我到了。”

    呵,在一路灯下,立马刹车。

    “到了?”

    “嗯,谢谢你。”

    “不客气。”我看着她弱柳扶风的背影渐行渐远,离她的家原来还有几十米,大概是怕家里人看到影响不好。

    我掉转车头往家奔去,消失在星光点点的无边黑夜中。

    事情就这么顺理成章。

    一年一度的冬游又到了,在老师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一个村庄游玩,野炊,拔河,表演,捉鱼等等不一而足,其乐无穷。对于那些自愿性的群体活动我通常是不参加的。有的人注定无法合群,参与其中只能让彼此都感觉无趣。有时我在想,是不是自己投错胎了,何以自闭得连话亦不愿多讲,宁可做一块石头,在悬崖边上站成永恒?

    臭味相投的若梦,竟也如此。

    我们趁着其他人欢呼呐喊时,偷偷从后面溜走,她拉着我的手上演一出“大逃亡”彼此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和刺激。直至倒在一片碧绿的山坡上,方才停下脚步,心依然砰砰乱跳。她看到我这狼狈样儿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我也笑得合不拢嘴。我安然躺在绿草如茵的山坡上,仰视蓝天白云,举起手,仿佛触手可及。第一次感觉天空离我这么亲近,曾觉得窗外的天空那样庄严崇高,遥不可及。寒风徐徐吹来,却又是那样的温和。小草跟树叶轻轻摇晃,脚下的村庄若隐若现。

    已是薄暮时分,余晖柔柔地打在这世间万物的的脸上。暗香浮动月黄昏,还有什么比这良辰美景更让人沉醉?若梦闭目静坐在草坡上,浅绿的圆帽贴在红晕的脸庞,长发飘飘长裙依依,嘴角泛着微笑,一切都这么自然。

    那个夜思日念的情景再次呈现,世间最叫绝的丹青高手也难以描绘尽这天使般的笑靥。

    “你好美。”我毫无愧色地说。

    “骗人。”她拈开帽子害羞地瞄了我一眼,笑了。

    “我是说真的。”我更加情动由衷地说。

    她嘻嘻地笑着起来,往潭水那边奔去。

    “哎,你去哪?”我迷惑着喊。她依然只是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我一跃而起,追逐着她。两支长长的影子在草坡上一前一后地跳动。

    她跑到潭边停下,看得出这是一个人造的水池。

    “你来这干嘛?”我喘着粗气问道。

    “看,有金鱼!”她惊讶地发现。

    果然,几条金灿灿的小鱼儿在水里自由自在地游动。

    “你知道吗?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钟。”

    “什么?”

    “我说,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钟。”

    “这样啊。”我看着悠然的金鱼,俯下身“怪不得它们这样无忧无虑呢。”

    “你的记忆又是多少秒呢?”

    我寻思良久才说:“大概很长吧,该记得的我都记得。”

    “做一条金鱼也不错。”她淡然笑道。

    我只有点头,看着天色已经不早,我说:“咱回去吧,他们可能都走了。”

    “嗯。”又是零星几点,月上柳梢头。

    我们回到队伍中时,夜幕已经降临,同学们对刚才的游戏还回味不已,觉得这次冬游太有趣了,我和若梦莫不如是,只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晚上有文艺表演,之后还有表彰大会。有同学问我下午去了哪,我说有些困,回宿舍歇了会儿。刚买了两串鱼蛋,本不该给他的,但为了堵住那滔滔不绝之口,只好慷慨请客。最后一刻大家欢呼雀跃,齐声欢唱了一首让世界充满爱,我竟也跟随音乐唱和起来。

    寒风凛凛,不减热情。

    那次冬游以后,我常会出神地回想那个草坡上的蓝若梦。有时竟不自觉地拿起画笔欲将它在画纸上呈现,可惜任我怎样努力,也无法将它传神地描绘出来。也就从那时候起我爱上了画画,内容却是千篇一律。不多久,画纸将抽屉塞得满满的。大概也是那时起,更爱上了写日记,内容亦自不待言。

    其实,我什么也还不懂。

    受到新一哥哥的影响,我也成了爱讲故事的人,对象通常只是若梦一个。或许物以类聚,若梦跟我确实有许多相似的地方,安静,在彼此面前又很活泼,爱逛书城,还爱柯南,爱看阿加莎*克里斯蒂和柯南道尔的侦探小说。她说她最喜欢罗杰疑案,而我钟情于无人生还,罗杰疑案的结局让我有种被耍的感觉。对于侦探小说,一次她在书城里从我身上讨回她自己的公道。她说这世界很不公平,为什么小说里有名的侦探都是男的!我笑着说,大概因为女生都怕血吧,到达案发现场尖叫的总是女生,怕血又怎能成为一名优秀的侦探呢?她立马说:“我不怕!”随即抓起我的手就咬。我痛得嗷嗷直叫,连忙挣开她。真是一个疯婆子,跟平常认识的她截然不同,却多了几分可爱。那时候觉得,女人是最可怕的,难怪恐怖片里的女鬼最骇人。我笑着对她说:

    “你以后会是一名很优秀的侦探。”

    “真的吗?”她天真地问。

    “嗯,一定是。”

    她居然激动地抱着我,我惊讶得手足无措。

    “明天带你去一个地方。”她说。

    “什么?”我一脸狐疑。

    “你来就是了,明天三点到送我到家的地方等我。”她顿了一下又说“要穿最好看的衣服哦。”而后欣欣然跑开,留下满地的疑惑。

    第二天下午,我骑车来到路灯下,焦虑地等待。

    一会儿,穿着一身纯白色连衣裙的蓝若梦轻快地跑了过来,那一顶线绿色的帽子赫然夺目。她看了看我,扑赤一声笑了。

    “已经是最帅的一件了。”我难为情地说。

    “不,我不是笑你的衣服。”她拉起我的手臂笑道“齿痕还在呢。”

    我愤愤地看着她。

    “好啦,下次我会看着点儿的。”

    “还有下次啊?”

    她嘻嘻地蹦上车:“走啦。”

    车轮喑喑地奏响,寒风呼呼吹来,我故意骑得很缓很慢。我一直在想象,若梦那长发飘飘长裙依依的样子。在她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了一个不算宽大却满地细沙的院子里,几个女生几辆单车在那等候着。

    “今天你做新郎哦。”她害羞地说。我又惊呆了,等我把车安顿好,就被她拉了过去。看得出,她们常来这玩乐。我玩这个已不是第一次了,但做新郎还是头一回。小时候我们都当过新郎新娘,只不过是以这样的形式罢了,多年以后想起,还是觉得蛮有趣的。

    一直以为她除了我就没有其他朋友,就算曾经拥有,后来也没有了。像我,跟她在一起后,便很少跟那些朋友玩玻璃珠子。我觉得自己也应该带给他们认识认识。至少可以说,除了他们,还有若梦这个人。

    我带她来到曾经常来的地方,竟不知道怎么跟他们打招呼了。

    “梓轩!”新一哥哥见到我挥了挥手,几个也朝我这看来。我和若梦才走过去。

    “小鬼这些天哪去了,有女朋友就忘记我们了?”

    “别开玩笑,她是我的同学,也是好朋友,她叫蓝若梦。”

    “大家好。”

    其他几人不作回应,似乎小时候的友情,是不容许女人掺和的。

    “你好。”新一哥哥温和地笑着招呼“真是好听的名字。”

    “谢谢。”若梦害羞地回答“我常听梓轩说起你,说你可有趣了。”

    “是吗?真是稀奇呀,这小子还会夸人了。”新一哥哥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我们还有事,先走了。”我觉得呆下去只会自讨没趣。

    “这么快就走了?”

    “走了。”

    “去哪。”

    “其他地方。”

    我和若梦离开了那里,之后便很少出现。

    这样,我就真的只剩下若梦一个朋友了。

    (三)

    爸爸以前是个唯唯诺诺之人,对老板是,对妈妈也是。爸爸以前很爱吸烟,整天腾云驾雾,妈妈实在受不住便勒令他戒掉。爸爸从开始的一天一包,到一天半包,慢慢的就真的不抽了。曾听说很多烟鬼怎么戒都戒不了,有服药的,有帖膏的。而我却认为哪有那么难,身边若有个像妈妈这样的人,何愁意志不坚呢?不过这些天的冷战与争吵,让我对爸爸的印象完全改观,不知道他哪来的勇气。如今爸爸又抽烟了,妈妈却无动于衷,或许这一次,爸爸永远都戒不掉了。那些滚滚的烟雾让我感觉像战场上的销烟,那么可悲,那么可恶,却又不知何时休止。

    “知道为什么我老去书城吗?”我问。天空湛蓝,流水潺潺。我们沿着河边走着。

    “不是为了看书?”

    我淡淡地笑了笑:“因为我不想回家。每次爸妈吵得很凶的时候,总会扯上我。”

    “关你什么事。”

    “不知道,反正我是脱不了干系,你说我的出生是不是一个错误?”

    若梦只是微微一笑。

    “你爸妈会吵架吗?”

    “不会!”她笑了笑。

    “真好。”

    “我已经没有爸爸了。”她凄然一笑。

    我的表情瞬间僵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啊,这样。”思忖良久才说:“也好,不像我家那两人整天吵得面红耳赤的。”

    “确实是这样,但我妈却承受了双重的痛苦。”

    “这么多年同学,还不知道你家是这样的。”我苦笑。

    “我一直很安静,因为害怕。”

    “害怕别人问起?”

    她看着我说:“上次在院子玩的那几个你还记得吧?”

    “记得,她们比你还安静。”

    “有一个是哑吧,其他要么有点痴呆,要么跟我一样,单亲。”

    我惊讶得目瞪口呆,完全顿住了脚步。

    “哑妹是最可怜的一个,她也没有爸爸。”

    “但她看起来是最开心的一个,一直在笑,却没有说话。”当时以为她是哑巴,没想到还真是。

    “其实你很幸福。”

    “你说幸福是什么呢?上次考了这个题目,我没及格。”我尴尬地笑了笑。

    “不知道,但我觉得我们好像都比哑妹幸福,却又好像,她比谁都幸福。”

    “你有这些朋友就已经很幸福了。”我说,此刻脑海里总浮现着哑妹那少了两颗门牙的有趣的傻笑。

    “你也是。”

    “你说新一哥哥他们吗?”

    “嗯。”“新一哥哥或许是的,其他不是。”

    “为什么?”

    “因为已经没有那种感觉了。”

    我们静静地站在河边,夕阳西下,水面溶溶。

    我觉得是时候跟家人谈谈了。没想到招来的首先是一顿劈头盖脸的痛骂,妈妈拿我当出气筒,叱我贪玩任性,有其父必有其子云云。我深感委屈奔进房门,盖上被窝才让强忍已久的眼泪流下来。妈妈敲门叫我出来吃饭,我说不饿。不是不饿,只是不愿别人看到我哭得红肿的双眼。待眼泪差不多干以后,我想到新一哥哥。想过跳窗去找他,但看到下面像蚂蚁一般的路灯就犯怵了,只好作罢。

    我无言地倚窗观望,寒风砭骨。密密麻麻的车辆走走停停,来回穿梭,伴着昏黄的路灯在车水马龙的街道绵延千里,直至黑暗的尽头。突然很渴望知道黑暗的那头究竟是什么,是光明?如果世界一半是光明,一半是黑暗,那么黑暗从何处消失,光亮又从何处乍现?懵懂年少的我对此一无所知,而无数个日落时分,从窗外遥望那一抹抹浓重的彩霞,天空渲染得柔美动人。偶尔执起画笔轻描淡写,直到云彩渐去,夜幕降临。黑夜的使者即如此悄然而至。

    拉开抽屉,满满的都是若梦的画像,我一张张地认真端祥起来。这张是她在教室伏桌安睡的背影,这张是她在冬游欢歌的一幕,这张是她在书城专心看书的模样。

    这一张,是她在雨中撑伞的倩影。

    元旦那天,天空阴沉沉的,我百无聊赖地在街上走着。若梦去了姥姥家,曾经的朋友已经久未联系。我决定去篮球场,却只看见几个一二年级的小朋友在弹珠子。我疑惑地走过去。

    “大哥哥,你想玩吗?”一小朋友问。没想到我也成大哥哥了。

    “哦,不了。以前的那些人呢。”

    “什么那些人,从来就只有我们几个。”

    “这个小洞倒是以前就有了。”另一个补充道。

    希望他们只是换个地方玩罢,我四处张望,却依然只有几棵树,一个篮球场。心里实在不是滋味,便黯然走开了。那里看不到熟悉的身影,弹珠子的,讲故事的。他们都去了哪儿呢?我试着开始寻找,游戏机室,公园,商场等等,只要看到他们在一起就好。天空开始下起雨来,我开始慌了,一种遗世之感油然而生。那个家不安于我,若梦远在天边,新一哥哥和那些玩乐的朋友也都一一消失。这个世界变得如此陌生,让我手足无措。衣服渐渐被细雨打湿,却无暇顾及。

    突然眼睛一亮,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若梦!若梦!”我连喊两声,仿佛抓到了救命的稻草。

    而若梦并没有听到我的叫喊,撑着伞加快速度地往前走。

    我边追边喊,最后一声歇斯底里,响彻云霄。若梦终于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过头来。

    我呆了眼,不是她!身体似要支持不住了,顷刻天旋地转。

    “梓轩。”一个人在后面拍了拍我的肩膀,这温柔的声音像极了若梦,我赶紧回过头来。在转动的世界中隐约听到妈妈的声音在喊:

    “这孩子发高烧啦!”

    我微微睁开双眼,爸妈坐在床边关切地注视着。

    “好点了吗?”妈妈问。这深情的关怀有种陌生的熟悉。

    我微笑着点点头。

    “要不要给你买点吃的?”爸爸问。

    我轻轻摇头,心里无比温暖,第一次感觉生病这么美好。

    “你呀,生病也不跟妈说,要是再晚一点,都不知道怎么办。”

    “好了,没事就好,休息一下咱就回家吧。”

    爸爸说完就去了办手续,妈妈在收拾东西。我略带疲惫地凝视着天花板,回想这是怎么一回事。一切记忆都迷迷糊糊的,只记得被痛骂一顿后在被里哭了很久很久。我哭不是因为委屈,而是妈妈以前不是这样的,无论她心情如何不好,也只会朝厚实的爸爸发脾气,发泄一通后就奇迹般地好了。我极其地难过,自己已不再是妈妈宠爱的乖孩子,想念起曾经一家乐也融融的生活。饭后有妈妈递来的水果,读书有爸爸接送回家。我不知道爸妈怎么会吵起来,但我知道,一定是妈妈的不是。所以妈妈叫我吃饭,我赌气不吃。然后觉得有点累就睡了。渐渐感觉有些冷,将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还在发抖。梦见自己在窗边被寒风吹着,身体发颤,手里还拿着一些画,倏忽间去了篮球场,但新一哥哥他们都不在,我害怕,只好拼命去找,天又下起雨来,之后开始天旋地转,我见到若梦,喊得声嘶力竭,后来听到妈妈的声音,爸爸慌忙跑来抱我上车,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了。

    过了几天,寒假到来。我已经几久没见若梦,她去了姥姥家不知道要何时才回。在若梦出现以前,每年寒假陪我度过的一定是那几个人,就算不玩玻璃珠子,也会在一起玩各种各样的游戏。而且,每个人都有你欣赏的地方,或是你艳羡的容貌,抑或你可遇而不可求的家境,又或者是超群卓绝的游戏技巧。正是如此,才让我们觉得彼此有着深切的向往和吸引力。那些人,那个篮球场,承载着多少既往的回忆。我最终还是去了球场,因为孤寂难耐,我无法想象没有若梦,没有玩伴和新一哥哥的生活。到了球场,一眼就看见了他们。我挪着脚步上前问:

    “新一哥哥呢?”

    “你问谁?”

    “新一哥哥。”

    “我说你问谁。”

    我才明白他们的意思:“问你。”

    “不告诉你。”他不屑一答,却报以一声冷笑。

    “新一哥哥怎么不在。”

    “你问他去。”

    我愤愤然离开,立下决心去找他。他们不把我当朋友,我也绝对不给他们机会。沉静的天空开始下起朦朦细雨,这一幕何其似曾相识。终于,我在小区里找到了他。

    当我看到他的时候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像完全不认识这个人似的。全身焕然一新,头发整齐锃亮,衣冠楚楚,颇有一番文艺气息。最令我有所动容的,是他那倚在老槐上弹吉他的神态,好不潇洒迷人。我决定给他一个惊喜。

    我悄悄绕道走到老槐背面,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得欢快,我的心情亦变得愉悦畅快起来。纵使没有了玩伴,我还有他,还有若梦,他人就在这,没有消失,没有离去。从不觉得这棵大老槐树这么美好,曾经我还在这上面摘过果子呢。不禁抬头仰望,一块槐叶落在我的肩膀,我信手拈来一看,又大又好,若是新一哥哥准能吹出悠扬的声音。而此刻他全然不知我身在其后,只别无旁逸地弹奏着吉他,曲调悠扬动听。他停下来了,我准备吓唬吓唬他,突然一把熟悉的声音怔住了我。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没有,是我来早了。”

    “这次你要到哪弹给我听。”

    “去公园。”

    “好。”

    他们渐行渐远,我竟然丝毫不敢有所动,好像只要稍微一动就要耗掉所有力气。顷刻脑海中充满无穷个为什么,比我们在书城看的十万个为什么更难更多。

    若梦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跟新一哥哥走在了一起?

    可笑的是,曾经那个给我解释过无数次答案的人,偏偏真正需要解释时,却没有给予我答案。我没有勇气找她,只悻悻地回到家里。

    拉开抽屉,满满的都若梦的画像。我一张张认真端祥起来。这张是她在教室伏桌安睡的背影,这张是她在冬游欢歌的一幕,这张是她在书城专心看书的模样。这一张,是她在雨中撑伞的倩影。

    我把它给撕了。我还画了很多两人在一把伞下倾心交谈的幻想,都一一将它们给撕碎了。如今伞下的两个人,并没有我。想起来确实可笑,两个赖以哭诉的人,一个也没有了。我静静地走到窗前,倚身观望。砭骨的寒风像一把把锐刀将我割得伤痕累累,却无迹可寻。街道车水马龙,灯影幢幢。冷雨在昏黄的灯光下淅淅沥沥,有节奏地打在我幼稚的心灵上。风雨不定人初静,在黑夜的那头,还是黑夜。

    我拉上窗帘,躲在被窝里怆然痛哭。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