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安容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记忆的风吹向梧桐宽大的叶子,在梧桐掌心凝聚,然后沿指尖露珠般滴下,在地面摔成碎片。

    梧桐分列路的两侧,高大而安静。金黄的阳光泻下来,连叶子凉凉的绿都温暖起来。

    六年了吧。

    绿总会褪去,叶子总得飘落,人来了总要走。

    叶落的清晨宁静而暧昧,像童话故事的外景地。但我宁愿记起:

    高大茂盛的法国梧桐遮没了头顶的天,就如时光用浪漫遮没了年少的脸。

    踏上梧桐大街,身后的关门声还在耳畔。

    梧桐大街的第二个街口,我的三年初中在等我。黑亮的铁栅栏透出学校操场上的茵茵草绿,白色的长廊两旁爬满了藤萝,春夏时开出淡紫色的花。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廊下年轻的影子三五成群,笑着谈天。

    “jay昨天来咱省会了,我去看了呢。”

    “原来你逃课为了这个呀?好没意思,周杰伦又不帅”

    “但他相当有才啊哪里不好了”

    “隔壁班转来了个男生,很好看,干净又帅!”

    “真的?放学去看看”

    打量这个学校,只是一天的事。很快就融化进去,这所满校园垂柳,女生校服上有蓝色领花的初中。

    课间操开始之前先放音乐,时下最流行的,简单爱,流星雨。

    学生太多的缘故,下楼集合一次要花半个小时。拥挤而热闹,像夏天校园里飞扬的柳枝。

    在这里过了第一个真正的生日。和几个同学一起,逃了晚自习,在操场上飙歌捉迷藏,玩到兴头上被巡视的年级主任逮回,挨个儿批评教育,生日会成了检讨会。我却清楚地记得,那天我刚好十五岁。

    放学回家,站在梧桐树下,隔着栅栏,对着操场上的白衬衣男孩子发呆。男孩子在打球,白色的小球可以被衬衣的白湮没,跳跃着,时隐时现。夕阳的光成了桔色,透过梧桐叶的缝隙,斜斜地覆在额上,脸颊上,然后,全身。

    有时迎面遇上了,远远地打声招呼,彼此都昂着头,骄傲地走开。男生不吹口哨,女生也不嘻嘻发嗲。

    晚自习上到很晚。总有两个男生与我同路,很凑巧地每天同一时间收拾好书包,同一时间走出教室,同一时间经过同一盏路灯。在看着我拐入梧桐大街尽头的住处时,两个男生一左一右,绕回自己的家——他们与我在校门口相反的方向住着。顺理成章的三人行。我安静地走着,听旁边两个人绊嘴:“今天高中部的那个女的来班里看你的吧?”“去,明明是看你的。”“我哪有那么好看!”“那我又有啥好看的?”高大的梧桐被我们一棵棵丢在身后,跌入路灯温和的目光里,映出模糊的剪影。后来,这两个男生成了我的兄弟,一兄一弟。

    法国桐的叶子落三次了,我们也从那个满校园垂柳的学校毕业了。离开前老早就照了毕业照,穿着大红毛衣的年级主任神情严肃地坐在正中,我们的脸在则在初夏的风中朝气蓬勃。

    终于有一天,用抹布在门框上留下最后一丝纹理,用拖把把最后一粒灰尘打湿,轻微的一声响,空荡荡的教室被我们关在身后。一起关掉的,还有在这里留下的,三年的青葱时日。

    在校园角落的水泥地上,我用粉笔与校园作了最后的告别,满校园的柳树看见了,漫天的云彩也看见了。

    当晚便下了雨,淅沥的雨冲刷了梧桐大街,冲刷了栅栏,想必也冲刷了柳树,冲刷了我在学校的最后标记,彻底地泯灭,一丝不留。

    从初中出来,只剩下手里薄薄的一张相片。一切都被压扁,打包,尘封了。同学,兄弟,年级主任,三年吟唱,一千多个灯火。九月份再度开学。我依然踏上梧桐大街,只不过改在第三个街口停住。高中学校,与初中只一街之隔。

    新学校全是新面孔。当我发现在新的教室里找不到一张熟悉的脸时,蓦然明白,我那些曾经的兄弟,同学已经珠子般散落在全城,全国,甚至全世界,并且很难再找回来。

    而我还是低头了,把自己放入陌生面孔中,忙碌而平凡。直到陌生变得熟悉。

    直到梧桐叶绿了又黄,长了又落。

    直到肩头渐沉,看见拦在千军万马面前的独木桥。

    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