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离我远一点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饭局结束,已经超过十一点了。

    走出包厢的时候,外场早已打烊,只有餐厅经理和两个服务生留下来等他们,于是他付给他们一笔为数不少的小费。

    哼,这年头阔气的是大爷,施展不开的就等着被叫卒仔!

    现在的他,就是个卒仔。

    离开餐厅后,他开着车在市区乱绕,越绕心情越闷。

    叭——叭——叭——

    因为失神,他差点撞上右侧车道的小货车,引起对方猛按喇叭。

    他切到路边停下来,原本想到便利商店买罐咖啡提神,没想到带回车里的却是架子上最大的一瓶威士忌。

    他把大灯熄掉,然后坐在乌漆抹黑的车厢里头,大口大口的灌起酒来。

    因为酒精作祟而精神逐渐涣散之际,他想到了王泠。

    半夜一点多,她早该睡了,但他告诉自己,按一次门铃就好,就一次,如果她没来应门,他立刻走人。

    大楼管理员在靠近他的时候皱了皱鼻子,但仍旧让他上楼。

    王泠说得对,这个管理员的确严重失职,难道他没听过狼人的故事,不知道以貌取人的后果吗?

    按下门铃,啾啾啾啾!他期待门缝里探出一颗钢丝头和一双惺忪睡眼,可惜并没有,他又举起手,随即颓丧的放下,只能按一次,他跟自己约定好的。

    这种时间本来就该睡觉,是他异想天开,以为会有奇迹出现,也罢,再找个地方喝个痛快,醉死干脆。

    突然间,他听到门后有点动静。

    “是谁?”隔着门板,她的声音透着一丝警觉。

    “我,沈劲言。”

    “这么晚”门一打开,她马上住了嘴。

    “我看起来有那么糟吗?”他跨进门坎,在昏暗中看见她惊疑的表情。

    “看起来糟,闻起来更糟。”她反身想要开灯。

    “别开。”

    他制止她,然后边走边脱下西装拉掉领带,一**坐在亮着小灯的餐桌旁边,把电扇转向自己猛吹。

    “熬夜念书?”他瞪着满桌子的参考书,难怪她一点也没有刚从床上起来的样子。

    “嗯,明天要考试。”她倒杯水给他。

    灌了一口,发现水是温的,他皱起眉问:“没有冰的吗?啤酒也行。”

    “有也不给你,酒鬼。”她凶巴巴的责问:“干嘛喝酒?醉成这样!”

    “谁说我醉了?”

    他想喝水,杯子举到一半又放下,他飞快转身打开冰箱一探,里面果然还有好几瓶易拉罐啤酒。

    “喂,那是我弟的,你休想喝。”

    她绕过去阻止他,但还是被他抢先。

    他拉开拉环,咕噜咕噜喝光之后,将空罐子往地上掼,发出好大的铿锵声,吓了她一大跳。

    “你到底发什么神经啊?”

    他瞅着她,脸色阴郁。

    “还记得我说过,要对沈仲雄采取行动的事吗?”他一仰头,把第二罐啤酒干掉,然后用力把空罐捏得扁扁的。“没想到,这老奸巨猾竟然先下手为强。”

    “啊,他做了什么?”她紧张的问,完全忘了该阻止他继续向另一罐啤酒进攻。

    他把沈仲雄策动股东抵制的事简单的说了。

    “他是在报复我开除刘邦明,而且他老早看我不顺眼,恨不得将我除之而后快。”

    “那你准备怎么办?”

    他终结掉第n罐,然后对她露出凹陷的酒窝,那是个充满了醉意的笑容。

    “不怎么办,反正就算要买,福联也不卖了。”他把空罐往水槽一扔,推开椅子站起来。“这样也好,连投票都免了,省得麻烦。”

    癫簸的往前几步,他将自己重重的摔在墙角那一堆抱枕上,摊成个大字,然后闭上眼睛。

    她赶过去,蹲下来使劲的摇晃他。“喂!要睡觉回家去睡,这里可不是游民收容所。”

    他不为所动,仅从嘴巴里挤出几个模糊的字:“我认输”

    这三个字令她怒从中来,更加死命的摇他。“沈劲言,你给我起来!”

    见他没有反应,她气得大骂出口:“你这个只会喝酒的孬种!人家一出招你就举白旗不战而降,连一点反击都没有!五年前那个立墓碑的沈劲言到哪里去了?!赤手空拳对付整个扬声的沈劲言又到哪里去了?!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