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别闹了!校长大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凛德。”

    听到这种叫唤声,就知道她是碧臻没错,虽然今天一天他和绿绿的进展不错,但是绿绿不可能哪些唐突地直接称呼他的名字。孟凛德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翻过身来注视着眼前穿着睡衣的卢碧臻。

    “谢谢你今天的帮忙,杨绿真的睡得很熟。”卢碧臻的眼中盈满了谢意,在孟凛德的眼中看来分外的突兀,明明绿绿的身体,却是碧臻的柔情的眼光。

    他实在不能适应白天的绿绿和夜晚的碧臻同在一个躯体里面,两个人的个性根本截然不同“不用客气,碧臻。”

    卢碧臻坐到他的床边,脸上的温柔令孟凛德怦然心动“凛德,今天晚上我希望能谈谈。”

    “你想谈些什么?”孟凛德不忍心拒绝她,虽然自己本身也很累了,但对卢碧臻来说,只有夜晚才是属于她的时刻。

    卢碧臻缓缓地摇头“我不知道,有太多的话想对你说,却不知从那里说起,这八年”

    “这八年你一直地在我身边吗?”孟凛德问出心中从得知她尚在这世间游荡便想问的问题。

    卢碧臻摇了摇头“不,我不是。这八年来我在另外一个地方,世间的人也许称为‘天堂’。那个世界介于仙界与人界之间,都是象这样过世的人所居住的地方,在那里没有什么可烦心的事情。”

    “那么为什么离开那个地方?你在那边过得不好吗?”既然那边的世界象碧臻所说的那么美好,为什么她会回到人间呢?孟凛德实在不能了解。

    “你不懂吗?”卢碧臻的眼眸中带着忧郁“我在那边过得虽好,但是我并不想待在那个世界,那里少了我此生最珍惜的一样东西、一个遗憾,所以我过得并不快乐。”

    “那是”

    “你。凛德,在那边没有你。”卢碧臻温柔地笑着,柔美的面容上有着在杨绿脸上不可能出现的沧桑“我最近才从那个地方逃了出来,从八年前开始,我心里所想的就是怎么回到你身边。”

    “碧臻。”孟凛德心中的感动无可复加,碧臻愿意为他而放弃天界的生活,教他怎么能不感动呢?更何况当初的他只专心于自己的事业上,根本没有多对碧臻好一点,将她默默的付出视为理所当然。

    “你还记得我在临终前说过的那句末完的话吗?”卢碧臻幽幽地声音飘过房间,勾起了孟凛德八年前的回忆

    那是他生命中最后一次落泪,之后,他的心空白了好一阵子,直到绿绿象天使般地闯进他空虚的心灵里。

    “如果有机会”孟凛德抚着头低吟当初卢碧臻末说完的那句话,经过八年的疑问,他终于明白了。

    八年前的那句话不是承诺来,也不是怀旧,而是卢碧臻一片的痴心想换回奇迹,一个不会天人相隔的奇迹。

    卢碧臻带眼泪微笑“你记得?!”

    “我记得。”孟凛德笃定地回答“原谅我有一阵子试着用工作将的你身影忘掉,毕竟你的死带给我的打击太了。

    卢碧臻柔情万千地拥住孟凛德“我能了解,我能体会你的感受,并不是每一个都能无畏地接受死亡,我经历这些,但我却只想回到你身边。“

    “你办到了。”在卢碧臻的柔情攻势下,孟凛德实在没办法分心去想杨绿又该如何在他的心中定位。

    “我很高兴,我们终于能长相厮守。”

    卢碧臻靠近他的气息传来属于杨绿的苹果香气,提醒了孟凛德还有一个是他不能忽视的“你以后都要和杨绿共同生活在一躯体里面吗?”

    卢碧臻的心中隐约地闪过不安与愧疚,她不能让凛德知道她将夺取杨绿的躯壳、毁掉杨绿的生命。她不能冒着失去凛德的爱告诉他这件事情,因为爱是自私的,要顾自己就顾不得别人了。

    “也许吧!”卢碧臻给了他一个含糊不清的答案。

    “那对绿绿很不公平。”

    “难道对我就公平吗?”卢碧臻殷切地瞅着孟凛德“我用尽一生心力地爱你,上天却让我们无法厮守,我不愿屈服于这种命运,八年!你知道这八年的相思有多么地椎心刺骨吗?我只是想要多一点回忆、多一点温存,这并没有错。”

    “但是绿绿是无辜的。”卢碧臻的存在让孟凛德对杨绿有愧疚感,这一切不能怪谁,只能怪碧臻出现的时机太晚,他已经为绿绿动心了。但是当初他答应碧臻不会再爱上任何人,自己却违背了这项誓言。

    “无辜。”卢碧臻苦涩地念过这个词“杨绿是很无辜,我本来不愿意附在她身上的。她不太小,和你有一段距离,可是我又离不开她的身体,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办?如果说杨绿的体质让我附在她的身上叫作无辜,那我先天短命的身体让我抱着一世的遗憾又该怪谁?我也不愿意这和做啊!老实说杨绿是个我很喜欢的女孩,她随时随地充满了朝气,那是我穷极一辈子也做不到的个性。但是为了你,为了能让我以真实的血肉之躯再次触碰到你,即使只有夜晚又何妨?我不要天人相隔,光是看着你却不能以血肉之躯接触你,那种近在咫尺远似天涯的感觉好难受,你知道吗?”

    “碧臻。”这种情形,教他能说些什么呢?一个爱他的女人,在她死后仍然惦着他,不愿在生死之间磨灭的情感。

    “答应我,不要再对杨绿付出多余的感情,最近由她的能力我才明白,她是天人降世,与你只有这一世的姻缘。”卢碧臻缓缓地一笑。

    “绿绿与我有姻缘?”孟凛德实在不敢置信。

    “她和你的身上有三条姻缘线绑着,这是再也真实不过的事情了,寻常人的姻缘线只有一线,断了会再接上其他的姻缘,但是我不明白你和她的身上为什么有三条同时绑在一起,或许她和你的姻缘是我促成的,因为这样,所以她注定这一辈子是你的妻子。”卢碧臻短短地加了一句“而我也是。”但她的姻缘线却在她死却的那一刻断了。

    所以她想借着这三条姻缘线的助力,在杨绿的身体里面,完成她能和凛德厮守的誓言,她想要那种永恒不变的爱情,这是她最终的目的。

    “这”“也许是我自私,凛德,请你不要爱上她,好吗?”卢碧臻真诚地望进了孟凛德的眼中,令孟凛德无语地望着她。

    明明是绿绿的身体、绿绿的声音,但是却是碧臻的灵魂,看着她就会想起绿绿如阳光般的笑容,有时冷静得教人吃惊的沉稳。

    叫他不要爱上杨绿,实在太困难了,孟凛德突然发觉声音梗在喉咙里,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杨绿呼了一口气,无精打彩地趴在桌上,怎么睡了那么久她还是觉得很累啊?昨天她是玩得很疯,但是一回到家就不省人事了,还是让孟凛德抱她回房去睡的。不过他也太不象话了,怎么早上她起来的时候还是在他的床上?难道他把她抱回他自己的房间?不会吧!他怎么会这么没品地做出这种事?

    八成又是她自己半夜梦游到他的床上去睡的,真是糟糕!今天记得要去买绳子,她就不信将自己梆起来以后还能乱跑。

    可是最近她的身体实在很差,动不动就想睡觉,仿佛晚上都睡不够似地,而且最近她的胃也很不好,没事也会痛得要她的命,是谁说牙痛比较痛的?杨绿脸色苍白地揉着胃。

    唔!好痛!痛死她了!她忍不住地呻吟一声,整个上半身瘫在书桌上。看来就算晴宇拿来的是什么大罗神仙炼钢灵丹,恐怕也没法治她这个缠她n年之久的宿疾。

    奇怪,为什么她的身体会每况愈下呢?近来连生理周期都不对了,但是她又没有什么压力、没有工作,每天也很按时睡觉,怎么会

    任晴宇从学生餐厅饱足午餐后一进教室,看到的杨绿就是这副模样,低调、痛苦、脸色苍白、微蹙着双眉可媲美西施捧心。

    怎么会有人连生病的时候都令人觉很美、我见犹怜的?她爱那一“###”病患就没一个病得象杨绿那样好看过。连任晴宇自己都快嫉妒起杨绿来了,难怪古代会出现“病美人”这个名词,杨绿可说是当之无愧。

    任晴宇坐到杨绿身边,表面笑嘻嘻地,实则非常担心地问了那个她好久以前就想问杨绿的“那个”问题。

    “杨绿,你怎么又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大姨妈’来啦?”

    杨绿狠狠地地瞪任晴宇一眼,左手一直帮她的胃按摩,又来了,她身体不舒服就是“大姨妈”来了吗?她才不相信任晴宇会不知道她胃痛的老毛病。

    任晴宇惊喜地欢呼一声,把杨绿的沉默当默认,丝毫没有注意到班有一半的人在教室里趴着休息,她将声量放得很大“这么说你‘大姨妈’来了!”

    原本趴着睡觉的人起码有五个探起头来,想听有关“杨绿的大姨妈”究意有什么问题。

    杨绿羞红了脸,连忙捂住任晴宇的嘴“你小声点行不行?我‘大姨妈’来不来干你屁事啊?”

    任晴宇非常肯定地上下点头。当然有事。太棒了!杨绿没有怀孕,害她足足担心了快两个月,她听到这个消息怎么能不高兴呢?任晴宇侧眼扫视那堆“异常”有兴趣的听众一遍,然后二话不说地拉起杨绿往厕所里走,教室里人多嘴杂,不晓得会传成什么样子,午休时厕所里几乎是没有的,倒是她问话的好地方。杨绿很气愤她老被人家拖来拖去,象是在拖垃圾一般,被孟凛德天天拖上车强迫载来上学已经够辛酸的了,现在又被晴宇拖到厕所去。可是他们两个人的力气都比她大,她想挣脱也挣脱不掉,活生生就是欺负她力气小,比力气比不过他们!

    “你干么?!”杨绿到了厕所里就没好气地骂道,她真的是愈讨厌厕所这么狭小的窨,会令她觉得闷得想反胃。

    任晴宇环视厕所一圈,确定没人后才又神秘兮兮地再问一句:“你的‘大姨妈’真的来了吗?”她的手仍然狠狠地抓住杨绿的手腕不放。杨绿无论怎么甩也甩不开任晴宇的手,她放弃和任晴宇较劲,那只是白费力气,她赌气地瞪着任晴宇“没有,我的‘大姨妈’没来过,你满意了吗?”

    任晴宇霎时从天堂摔到了深不底的地狱,原本兴奋的俏脸全黑掉了,她震惊地瞪着杨绿。

    “你你‘大姨妈’没来?!”

    “对!我没有‘大姨妈’,你要开庆功宴恭喜我没那么多亲戚吗?”杨绿气得胃痛加剧,疼得她直想反胃。

    任晴宇的表情就好象杨绿死了一百个大姨妈般,任晴宇把杨绿的气话当真,而杨绿那过度的胃痛迫使她忍不住地干呕起来,她没吃午餐,流泪干呕的结果只吐出了一口酸水,任晴宇紧张地猛拍着杨绿的背,拍得杨绿都快吐血了。

    杨绿好不容易停止了干呕,伸手制止任晴宇的拍打,她瞪着如丧考妣的任晴宇,顺手拉下冲水开关。

    “喂,你怎么啦?我又没吐到你身上。”杨绿问道。

    反胃、容易疲倦对,杨绿最近好象很容易疲惫,常常一下课就倒在大睡,问她只说是睡眠不足,晚上没睡好。还有频尿,她最近也老往厕所里跑,有时候就不见人影,加上她的“大姨妈”没有来

    任晴宇脸色可跟墙上的白色方型磁砖比拟,这么多怀孕的征兆杨绿全有了,那么

    “怎么会没有效呢?”任晴宇喃喃地自问着,她给杨绿的那瓶假胃药,看来是没有效了,说不定杨绿根本没吃,算一算,已经一个半月了,她蓦然一惊,再迟就来不及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