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新娘的情夫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茉莉,有-的快递包裹。”纪-然抱着一个颇为壮观的纸箱子进来。

    茉莉懒洋洋地躺在床上,随便应一声“准又是李家送来的婚礼用品-!”

    附带一提,只等她跟巍然研究室签的三个月临时雇约一满,她父亲就将她给拎回老家,全心准备婚礼了。

    见不到巍然的面,她心头有说不出的郁卒啊!-

    然看着无精打采的小泵,微笑地走向她面前“没有邮局邮戳,也没有快递公司的印记,连寄件人也只写了一个cwj。这包裹来得古怪”

    cwj?那不是纪巍然的英文拼音字母缩写吗?茉莉咕咚跳下床,找出美工刀划开纸箱。“大嫂,这包裹是-替我挟带的吧?”

    “嘘!我没那么大胆,只能说我一早出去慢跑时,不小心捡到的啦!”

    “咦?纸箱里头还有个硬壳旅行箱?”茉莉把一个中等size旅行箱放在腿上,拉开一小段拉炼看着。

    “ccq!”她这辈子还没这么惊讶过。ccq回复到椭圆形的五十公分高度关机状态,被装箱打包着。

    它的屏幕上夹着一张纸条“我把一个万能助手送-了。”

    “他亲自给我送来的?”茉莉又惊又喜,抱着旅行箱到跑向落地窗,躲在窗帘后偷瞄着。“人呢?他一定还没有离开!”左瞄右看,她果然看到他跨坐在一部旋风式的重型机车上,一直盯着她卧房这边瞧-

    然也凑过头来了“狂放不羁中含着危险的气息,颓废里又透露着精悍的生命力!那男人是我老哥吗?看来我从没真正了解过我老哥啊!他给-ccq,意思应该很明显了,他不放心。”

    如此一来,她当然不能把ccq的电源打开了。让一个小侦探环伺在侧,一双电眼把她房间内的新娘头纱,婚纱礼服全都扫描传给巍然看?这不是要逼得他拿枪跳墙进来抢亲吗?

    “我会打电话跟他说,ccq我收到了。”茉莉把小机器人放回皮箱,塞到她更衣室的角落架子上。

    “还有呢?”-然盯着茉莉快要哭出来的脸蛋,看得挺不舍呢!

    “我会跟他说,我若穿上新娘礼服,也只会为了他而穿!”苍白的容颜埋进手里,虚弱地喃喃自语。

    窗口的风铃被凛冽冬风一吹,叮当叮当,听来彷佛耶诞铃声在催促,还剩五天了

    冬日太阳隐没得早,六点不到白宅已然灯火通明,胡琴、琵琶、古筝合成的六人中乐组群弹奏着一曲又一曲的凤求凰。

    盈门的贺客川流不息,人声鼎沸。新嫁娘一袭白色婚纱,静静的端坐客厅一隅,等着新郎礼车来迎娶,共赴台北市内的五星级大酒店摆婚宴。

    “真折腾人哟!”被挤得差点跌倒的叔公唉叫着。

    由于把关不严,大厅内给混进来一堆生面孔,看就是那些个专门抢独家镜头的狗仔子嘛!

    “赶人赶人!常松、-然,你们怎么当招待的?”金志川吼开嗓门“等会儿连斟茶酒叩别父母的地方都没了,真不象话,哪家嫁女儿会这么混乱的?”

    男主人的吼声中,更混乱的来了。

    一个清清秀秀的女子横闯过来,抱着颗圆滚滚的肚子又哭又叫又闹着“李宁在哪里?他敢结婚,我就死在这里给大家看!”

    瞬间,原本对准茉莉的摄影机全都转了向。麦克风塞过去,成群狗仔追问着:“小姐?-和新郎官之间有什么故事?”

    “他说要娶我的,我的孩子都快出生了,我该怎么办,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呀!”捶着大肚子,豆大的眼泪像扭开的水龙头一样流得不间断。

    头家新闻!记者们的眼睛全都像染了血一样,这个太刺激了!

    劲爆绯闻,白家人全都傻眼了!

    “胡闹,-是哪来的野女人,别污蔑我的女婿!”金志川抢过麦克风大嚷着。“赶出去,赶出去!”

    “我不走,我等着和李宁对质!”女子重跺一脚,呼天抢地。

    沈默着的那道白色幽影在一团慌乱间穿过人群,静静移向大门,突然间她像发了疯似地嚷着:“这样的男人我怎么嫁呀?”

    茉莉-下头纱,踢掉高跟鞋,冲出大门

    “茉莉!”白明珠追着喊着“-回来呀!”

    “该追哪边的新闻?追落跑新娘!不,留下来看大肚弃妇!”

    各家媒体撞跌成一团,等到他们终于能挤出白家的大门时,黑夜中早已不见新娘子的行影了。等他们又回过头来,跑进白家大门想抢问第三者,才发现那个女子神秘的来,又神秘的不见了。

    漆黑大地,深坑山区产业道路上,纪巍然的奔驰休旅车横冲直撞。

    “我就这样跑出来?天哪!我居然跑出来了,婚礼不就开天窗了?”茉莉不管三七二十一,两只小臂膀环住他的腰杆,躲进他怀里蹭钻。“我该怎么办哪?”

    “跑出来难道不是-的本意吗?”天杀的,她竟然穿著别的男人买的礼服来找他!他眉间的怒火已经接近燃点了!

    她抬起玉颈,金色的眼影闪烁如遥远又凄迷的星辉,瘪着唇好象就要哭了。“我我妈妈怎么办?我很不孝啊!”“白茉莉!-什么意思?-光想到-的家庭?-到底有没有考虑到我?”怒目而视,简直快咆哮了。

    “我有呀,可是我无计可施。”少了头纱遮掩,露肩低胸的礼服让她姣美躯体半现,圆圆软软的胸脯揉进他一根根肋骨地带,诱发男人的本能。

    “-无计可施?这些日子以来,-打电话告诉我别轻举妄动,冷静等待圣诞夜,只是在敷衍我?-其实想嫁给那个姓李的男人?-根本不管我们的未来?”

    一连四个问题问得茉莉哑口无言!

    “--说话呀!”巍然忍不住对着疼入心坎的女人吼啸。

    “巍然,你可以体会我的无奈对不对?”柔弱的小手抚触着他快要爆裂的肺腔部位,楚楚动人的猫儿眼泫然欲涕。

    “不,我不能体会!”震怒的男人拉起手煞车,熄灭引擎与大灯。

    四周只剩阴历十五皓月的银光,以及冷冷的山风飕飕地呼号。

    他脸色大变,沉得比暗夜还阴沉。“-不让ccq复活,等于把我排除在外!我懂-心高气傲不爱事事依我,我也想聪明如-早就有锦囊妙计了,结果呢?枉费我对-完全的信任!”

    “对不起哪,请你送我回去”

    “作梦!”巍然双手强悍的落向她的肩膀,力道几乎可以捏碎她的骨头。“是-许我圣诞婚礼,我从今天早上一直等在-家门外,结果竟是空头白话!我知道-爱撒撒小谎骗骗人,-不该把我骗得这么苦呀!”

    “或许那一句话很有道理吧,女人都是害人精,越美丽的女人越会害人,越能把男人骗得凄惨吧!”黑暗中,她唇边隐现出美丽的笑痕。

    “别回去,跟我走,我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不要担心那些暗盘交易或是-父亲的牢狱之灾,相信我,我可以解决的!”巍然说得慷慨激昂。

    “不,只要有一丝丝的可能性,吃人不吐骨头的李家会紧追不舍,对你和我家人施予卑劣报复,我就不可能跟你走!”茉莉喊得万分决绝!

    如此沉重猛烈的厉雷,劈得巍然五脏六腑几乎移位。“不走也得走,我不可能让-成为别人的新娘,-对我说过,-的新娘礼服只穿给我一个人看!”

    茉莉的小指头回梭过白纱礼服的低低领口,划下一道浅浅粉痕,宛如一记暧昧的诱惑轨迹。“好嘛,我很美丽纯洁的样子你先看到了,你送我回去吧?”

    送她回去?让她和别的男人共结白首盟,让她青春美丽的躯体给另一个男人品赏,让她躺在那个混帐男人身下忘我呻吟?

    除非他死!

    “笨女人,-知道-要求有多愚蠢吗?”

    “好嘛,我很笨,”她勾下他的头颅,红艳的亮唇挑惑地舔辗过他的“亲我,重重的亲我,kissmegood-bye!”

    这只野猫当他是圣人吗?敢一边吮吻着他还要他放手?“没心没肺!可恶透顶的女人,-终于让我彻底发火了!”

    挑逗脾气和**都已属猛虎出柙的男人,下果是很惨的!他吃掉她樱桃口味的唇膏,撕裂她的礼服前襟,露出只着内衣的饱满娇嫩。

    他痛心疾首吼着:“那个男人有什么好?让-非嫁不可?他曾经这样吻得-天昏地暗?他曾经百般宠-把-宠上了天?他曾经纵容-挥舞猫爪子还看得开心不已?他能陪着-大玩特玩-顽皮淘气古灵惊怪的点子?他能喂养-那个只喝牛奶更怕透了油腻的小胃吗?他曾经让-说过-很爱很爱他的话吗?”

    “没有”茉莉泣不成声,只有一直摇头“可是”

    “没有可是!”他一把撤开她右手的白纱手套,无名指上闪着他买给她的那只钻戒。“-居然想带着我的戒子去嫁人?不,圣诞夜,-注定是我的新娘!”

    “巍然,不要我的婚礼会来不及。”

    “来不及了”他拨开她的胸罩,露出一只浑圆,充满占有欲的激吻狂落。

    早就来不及了,早他们相遇的初始,那个鸡飞狗跳让男人喷鼻血的早晨,一切就已经来不及了。

    奔驰休旅车的宽广后座空间,成为男欢女爱的温床。

    茉莉急喘着“巍然,你慢一点,会痛!”

    痛字才迸出口,他的强矫巨硕已然整个埋入她的柔嫩脆弱中了。

    “-?”他额头的迸出一排冷汗。“-没有过经验?”他很确定,他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