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新娘的情夫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四个月前,台北深坑山区一幢三层楼的豪华别墅。

    她的灾难日来了。

    白家五小姐茉莉低头玩着一只空空的牛奶杯,瞧都不想瞧那份轮流在白家早餐桌间换手的科技杂志演示文稿。

    演示文稿上面写着有关一个科学家的讯息——

    旅美多年的美国国家科学院计算机工程院士,美国国防部尖端科技部门甚为倚重的首席顾问,纪巍然先生决定接受台湾一家大学的聘书,趁着一年的休假期回国开设讲座,并主持一间大型研究室。

    据悉纪巍然先生此次回台,携带了他多年来最得力的一名助手,台湾学界都在猜测此助手的真实身分

    “那些八卦小杂志说那个助手是他多年的女友啦。”白家二小姐芙蓉对她的两个妹妹百合和香芹咬耳朵。

    白家两个男人打晨间小白球去了,所以一桌子老老少少的女人将近十个,很难不三姑六婆说三道四的。

    纪-然,白家的长媳撇撇嘴,不动声色喝下一杯咖啡,嘀咕的话只放在心头上。多年女友?鬼才相信呢!

    她的老哥纪巍然,春秋鼎盛之年,身高一八三,相貌堂堂英气焕发,以平常话来说,纪巍然是一支绩优台积电股,但是这位一等一的天才科学家,对计算机机械比对女人的兴趣多得太多,所以至今还没落入任何一个女人的口袋!-

    然个性精明干练,即使二小姐方才那种可笑的推论让她差点喷饭,她也不会多嘴多舌,指派白家任何一个姑娘的错误。

    这个家的男主人金志川,入赘于大地主独生女白明珠。他以元配不能生育为由纳了两个偏房,二太太有一个儿子常松,也就是她的老公,三太太则生有三个女儿。

    金志川自行创业一家建筑公司,白家祖传一间食品加工厂,目前由白常松管理着,至于庞大的地产,全都在大太太的名下,以大太太独宠她所收养的五小姐茉莉的程度来看,她极有可能是庞大家产的唯一继承人。

    “茉莉,”首座那儿,白明珠点名女儿了。“-去纪教授那儿当助理的事,-大嫂都打点好了,她哥哥会好好照顾-的。”

    “我知道了,妈。”母亲面前永远听话的乖乖女,轻轻应了一声。

    大学毕业三个月,好吃好睡逍遥了三个月,如今都画下句点了,今天,她得去上班了,这不算灾难是什么呢?

    天晓得这是什么工作呀!三个月内工作时数完全弹性化,唯一的重点戏是上高山一趟,替一个“虹计划”搜集一些变色树叶的资料。

    纪巍然大教授,这头衔听来就恐怖。他是大嫂的大哥,年龄上应该是个古板级的老学究了,而她和lkk从来不对盘,一个举世闻名的科学家,脑子也一定是世界顶级的不同凡响,她怕被这种人物给抓包呀!

    复杂的家庭,妻妾相互勾心斗角,不同房姊妹间难以交心,太多不愉快的经验使然,她自小就学会隐藏自我的真正情绪。

    她哭的时候,虽然机率很小,或许内心正在偷笑;她微笑的时候,或许内心正在大哭,这种机率很大的,这样表里不一的人,内心注定充满了矛盾和孤独,她讨厌和聪明人物交手,因为她讨厌她的孤独和矛盾被人看穿!

    真不懂,她的父亲为何硬逼她接下一份月薪八千块钱的小助理工作?

    不过看在母亲也鼓励她去历练历练,并且,答应她可以搬去学校附近租屋居住,完成助理任期后更可以去日本游学一年的优良条件上,算了,不抱怨了,她撑也要撑过这三个月!

    一名三十岁模样,丰姿绰约的女子闯入卧室,拉起犹然呼呼大睡的男子。

    “纪巍然,起床!今天是你开学的大日子,你快把你的前途睡掉了啦!”

    男人闭着眼睛,轻蹙着浓粗眉毛,出奇温厚的嗓音回话道:“纪-然小姐,-比较担心-的钱途吧?”

    “居然这么说我!”香臀移上床沿,红红蔻丹指掐入硬梆梆的男人胸膛。

    好痛!小妹这招整人法太恐怖了。纪巍然翻个身逃进浴室梳洗去了-

    然则坐在床榻边,回想着她生命中后半部的故事

    十五年前纪家父母不幸碰上交通意外亡故,留下刚上高中的纪巍然带着一双弟妹过日子。碰上家庭困境,别的高中生不都会想尽办法打工赚钱吗?

    身为长子的纪巍然偏不!他成天窝在学校实验室中,拆开又重组一部部旧计算机,弄成四不像的怪物四处参加科学展览。那段时间,纪-然望着逐日减少的银行存款,她未雨绸缪地在课余拼命洗盘子兼差,祈求家里不会有断炊的一天。

    谁知,两年后居然给纪巍然捞到一个杰出高中生世界发明大奖,领到intel给的十万美金奖学金。十万块美金耶,-然一整个礼拜天天从睡梦中笑醒!

    隔了几天,巍然突然对妹妹说:“麻省理工学院给我全额奖学金,高中毕业后我要去美国去了。我用那笔奖金订了一栋公寓,让-和沛然住。”

    天哪,这怎么得了。一夕之间,纪家多出一栋公寓,存款簿又要见底了!-然自然和老哥狠狠吵了一架。“我要把房子卖掉啦!”

    “没有我同意,谁也卖不得。”好脾气的巍然双手盘在胸前,一点也不好说话。

    “谁说租房子就不能过日子。”-然继续吵。

    巍然坚定的重申立场:“老哥会按时把-和弟弟的生活费寄回来-安心住在新房子里完成-的学业,那里环境又好又安全”

    谁管住的环境好不好啊!“然后等着饿肚子啦!”-然一点都听不进去。

    那一场争吵后,房子没卖成,巍然去了美国,她依然没日没夜打她的工,一点一滴攒钱。虽说老哥真的没有少了弟妹任何一餐饭,或是任何一笔必须花费,但是在大学毕业那年,聪明的她找到女人最需要的金饭碗,二话不说就嫁人了。

    只是嫁入白家,她才知道白家媳妇的饭碗不好捧哪!

    “-然?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

    原来是老哥出来了,-然抬眸一看,差点没笑弯了腰。“这件不好看,拜托换掉啦!”打开衣柜,另外取出一件灰条纹的ck衬衫给他,她更趁着他扣钮扣的时侯,挑出领带顺手帮老哥打上了。

    “瞧,纪家的帅哥,怎能败在一件衬衫上!”

    巍然摇摇头,忍住颈子上快断气的感觉。拜托喔,今天只是大学开学日,就得穿西装打领带?就算要去总统府晋见总统也不必这么夸张啊!

    但是一瞧-然笑咪咪的样子,他也不好泼她冷水,随她了。当年父母走得太突然,想必在-然心中留下很深的阴影,害得她不只对未来没有安全感,年纪轻轻就变成管东管西的小老太婆一个!

    “多帅呀,包你迷倒一票漂亮美眉!”-然对着老哥品头论足。“老哥,跟你说点正经的,我公公拿出上千万投资你的实验室,请你务必多关照一下白家最受宠的小鲍主喔。”

    说到这个巍然实在有点无奈,凭他本身的人脉,他根本不缺资金运作,-然硬给他拉上她夫家这一条线,让他不接受挹资也不行,然后她一听他需要一个具有森林知识背景方面的助手三个月,更推荐她的小泵给他。

    白家小鲍主?他一点印象也没有-然结婚时他从美国来去匆匆,一看白家上百人的亲戚团,看得他头都胀了,到最后他只记得-然的老公叫白常松而已!

    “老哥,小茉莉人很单纯,虽然大学毕业了,但仍不脱一身的孩子气,你要多担待她一些,别让小鲍主受委屈喔。”-然殷殷叮嘱。

    “在我手下做事,没有什么情面好讲。”巍然套上西装外套,二话不说先行走人了。

    “老哥,你听我说”-然跟在后面跑。

    “小妹,套句-的话,今天是学校开学的大日子,-不希望我迟到吧?”

    泰迪熊、无尾熊、趴趴熊玩偶东倒西歪滚在床铺上陪睡。

    加菲猫、凯蒂猫、小叮当猫乖乖地坐在床头柜上。

    一间孩子气的卧房,香闺中来了闯入者。

    “睡睡睡,我就知道-到早餐桌露过脸后,又溜回来睡回笼觉了。”年过半百的张妈挪动圆墩墩的身子,一把拉开窗帘,放入一大片粼粼金阳。

    “噢,”白茉莉痛苦呻吟一声。小身子更加往凉被里头缩卷成一团,整张脸都埋起来躲阳光了。她爱睡,很能睡,恨不得每天都能睡到自然醒!

    “没见过比-更能睡的人。简直跟我乡下老家养的花猫一模一样,除睡无大志。”张妈掀开被子,开始整理床铺,摆明了就是要赶猫下床。

    “我情愿是一只猫,只要有牛奶喝,有觉睡就行了。”伸伸懒腰,又抱过一个大枕头摩擦着粉颊儿。

    “喏,牛奶在这儿,回笼觉就没了。”

    茉莉开心地舔啜她最喜欢的饮料,唇边沾了一圈白,娇稚憨柔得可爱。

    “今天是-的工作天,这些是-妈采买的行头。”一堆东西塞到香-上来。

    “唉,我只爱吃吃玩玩,叫我正经做事,会要我的命呀!”茉莉饮完牛奶,噘着小嘴开始披挂行头。

    枣红色的改良式旗袍领洋装,环颈而侧背的红色真皮小包包,足踩三-黑色亮皮高跟鞋,将她原本只有一六零的身型拉高了不少。一条粉红镶碎钻的发带,两串红宝石耳环这行头少说也要五十万块钱,但是——

    “我看来好老土喔!”她吁口气。

    “小姐长得漂亮,怎么穿都好看呀!”不过张妈顺口又嘀咕一句“女孩子仗着人漂亮,上了大学后就在外头偷偷交过一个又一个男朋友也不是光彩事。”

    拜托喔,奶妈难不成以为她是爱惹风骚的花痴吗?

    她本身电能强,天生就有男孩子缘,加上她也不排斥和男孩子玩在一块儿,彼此有点感觉之后牵牵手、亲亲嘴、抱抱腰,也要大惊小敝吗?

    张妈继续唠叨:“-呀,维持过三个月以上的男朋友,连五只手指头都算不满。”

    茉莉眨眨迷人的猫儿眼,脑筋开始滴溜溜转“奶妈,-赞成媒妁之言?”

    “这年头不兴我们老一辈的东西了。”

    “那么,女孩子应该自己找丈夫了?”一抹甜笑挂唇边。

    “没错。”张妈相信她很跟得上时代潮流。

    “男朋友抱我亲我的时候,最原性毕露了。奶妈,-不会希望我在洞房花烛夜,才恍然大悟我嫁了一个性变态或虐待狂吧?”

    “这种男人不能嫁!”有某个地方不对劲,但张妈又说不上来

    “还有,总不能叫我等到结婚后,才明白我原来惧怕那个男人的拥抱,然后离婚吧?”两排睫毛上下-了几下,甜美的笑靥如蜜酿。

    “离婚是不好呃?”张妈声音卡在喉头。

    呵呵,不屈不挠跟奶妈绕圈子,奶妈被洗脑了。

    茉莉小小莲花指在奶妈脸颊上收收放放,像极了猫爪子出击前的动作。“如果我不喜欢和某个男朋友亲热了,或是那个男人不正派,早早和他们说再见是很聪明的决定吧?”

    “嗳,是的!”努力挤出的声音很微弱。

    bingo!“我到今天才晓得,奶妈完全赞成我交男朋友所采用的速战速决策略!”茉莉笑嘻嘻地。

    “小姐,不是呀!”老人家脑袋快转破了。又被聪明顽皮的小姐耍了啦!

    奶妈把她奶大,是唯一知道她脾性,能让她放心说心事的人,她不能玩得太过分,茉莉搂过奶妈撒娇。“我今天去见老板,万一让他揪出我的小辫子该怎么办?”

    张妈拉着茉莉坐到梳妆镜前,替她梳发上发带,最后拿着梳柄敲敲她发心。“这个家中,有谁抓过-这个小甜姐儿的小辫子了?”

    “嘘,小秘密不能说啦。”茉莉素手托着俏丽瓜子脸,浅浅的微笑有着小得意和些许落寞。

    庞大家产都握在她母亲手中,母亲又独宠她一人,使得势利的二妈三妈争相讨好拉拢她。知道要顾虑母亲的感受,她哪边都不能选着站。况且她又不爱当夹心人,所以她自小就知道把聪明机灵藏起来,装成心无城府、不争宠不争产的好好小姐,以避开争执焦点她好累呀!

    “我根本不喜欢这样子演双面人呀!”

    “不喜欢也演了这么久,-还想怎样?”张妈说。

    茉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