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antirequiem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1

    有人推门进屋的声音。我没有转过头。宝珍穿过房间,走到露台,在我的身边坐下。

    她用手敲击着木板的地面,嘴里轻声哼着歌。良久,她抢过我手里的玻璃杯,一仰脖,将杯中剩下的清水喝光。水流经她的脖子,发出轻微的咕咚声。她突然笑了,笑声如铃。

    夏飞晚上约我出去。她说。

    哦。去么?我停顿了一下,她没有回答我。我仰望了一下天空,去吧。夏飞是个多好的小伙子。我转过头去看宝珍,她的嘴角依旧是向上咧着的。

    见我看她,她假装瞪眼,恶狠狠地说,阮秋行,你太讨厌了。难道你不担心我就此一去不复返?

    我笑,陈宝珍,你一向都是精明厉害的女子。一向都是你玩弄男人于鼓掌之中。我从来都没有必要担心你。

    我和宝珍在大学里认识。当时她就是叱诧风云的人物。学生会里的骨干,又是相貌突出身材高挑的姑娘,走到哪里,都有极高的回头率。我们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可以相谈至凌晨依旧不知疲倦。

    我和夏飞,更是从小一起长大。他的一眨眼,我都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夏飞大学上的是广州的学校,而我则奔去了北京。除了每年放假,见面的机会愈发的少。夏飞倒是常常说要来我们学校看我,都被我拒绝。当我来广州再见夏飞时,他体重未增,派头却愈发地压人了。

    是的,没错,我是故意介绍夏飞和宝珍认识的。我想看看,他俩在一起,将会上演怎样的闹剧。

    2

    夏飞大学上的是广州的学校,而我则奔去了北京。毕业后各自在上学的城市上班。工作两年年后的他,剪短了桀骜的长发,将脖子上大大小小的金属制品摘下,身上也没有穿当年那身hip-hop风格的大t恤和肥肥的牛仔裤。干净的板寸,深灰色的西装,暗纹衬衣,蓝色条纹领带,黑色皮鞋。整个一副职场人的打扮。我拍拍他的肩,小子,现在变化不少啊。

    他呵呵地笑,在我的头上轻轻打了一下,你也不错啊。在北京工作几年,竟然跑到广州来读研。再也不像当初那个腼腆内向的姑娘了。

    我笑,胡说。我什么时候内向过。

    我问夏飞可有贴心的女伴嘘寒问暖端茶送水。

    他大笑,一贯都是我给别人嘘寒问暖端茶送水的,最后还落个被踢的下场。

    我说你怎么那么逊色了。当年在学校不是成堆的小姑娘给你递情书为你买早餐送你礼物吗?他甩了一下头,感叹到英雄已不复当年英勇了。

    那一刹,我突然想起在学校的时候,夏飞还留着过耳的长发。他也会常常这样甩头。额前的头发在他一甩间飘至脑后,一群女孩子们就在他的一甩头间被他迷倒。

    哎,我介绍个姑娘给你认识可好?他有兴趣地探过头来,相貌如何,可灵巧懂事?

    我将宝珍的情况娓娓向他道来。他似颇感兴趣的样子。好的,什么时候约我们见面。我沉吟了片刻,她毕业后就签到广州来工作。我来广州后还没来得及和她联系。等几天吧,我给你们俩约个时间。

    3

    夏飞约我们周末在一家茶室喝茶。这次夏飞的打扮倒是很青春,白t恤,牛仔裤,简单干净。

    我说夏飞啊夏飞,你现在怎么提前进入中老年人的生活,每次约会都是茶室,能不能换个新鲜点的地儿?

    夏飞说,这还不是工作需要。虽然我不是老年人,但是我的那些客户都是儒雅之士,谈的问题又都是文绉绉的问题。工作的时候约客户总不能奔酒吧迪厅火锅店吧。

    宝珍插过话来问,你做的什么工作?

    夏飞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好工作。我现在投身出版业,做的是管理方面的书籍。面对的都是大学里的老教授。

    宝珍吐吐舌头,天呐,太深奥。

    夏飞也笑,开始的时候从打杂小弟做起。慢慢发现自己有这方面的天赋。但是还是学问少,资历浅,每天问东问西,被骂过很多回。

    夏飞的确是个能吃苦的人。欧坤接茬到。我进他们出版社听到的第一个传奇人物就是他。大学毕业的新人,竟然可以把出版业深奥的管理学方面搅得风生水起。

    欧坤是夏飞的同事。夏飞说,我在他和宝珍之间,会成为一个第三者。为了避免我面对情侣亲亲我我的局面而伤感,他也有责任有义务有需要给我找个伴儿。

    我仔细看了眼欧坤,面容姣好身材挺拔举止得体谈吐礼貌,的确可以归为青年才俊的行列中。只是我一直懒于或者说不懂得和陌生人交往的技巧,特别是这种带着目的性的谈话,我更是感觉自己难以找到共同的话题。

    宝珍和夏飞倒是很谈的来,从台海局势谈到今年服装流行色又聊到广州哪家的点心好吃。我在旁边干坐着,喝了几大杯茶。欧坤也是一副无聊之至的样子。

    我说我去个洗手间,就拎着我的包逃离了他们。对着洗手间的镜子,我端详了一下我的样貌。还算是好看的面庞,虽然历经了几年职场的磨练,却仍然保持着年轻的表情。而且现在,即将要进入校园感受一下校园内书香的熏陶。只是我的心,却已经对任何事情缺乏激情。它没有千疮百孔,也没有支离破碎,它只是因为历经了沧桑而对万事万物都抱着冷眼旁观的态度。事不关已,何足费心?

    我擦干脸,理了理头发。一出门,竟然看见从男洗手间出来的欧坤。他对我羞涩地笑笑。

    我问他,你也出来了?

    他说,嗯。他们俩聊得太欢,你又离开了。就剩我一人,所以就奔出来了。

    我看着他,突然笑了,你下午有安排吗?没有的话陪我去书城吧。

    他挠挠头,那他们呢?

    别担心了。我等会儿给他们发个信息。我想夏飞心里正希望我们离开给他创造无干扰的二人世界吧。

    欧坤说,好吧,我也想去书城看看呢。

    4

    十一长假,我避开同学间的聚会,躲到宝珍的家里。问过宝珍和夏飞进展的情况。

    她说没有什么进展,就是偶尔上网聊聊天,发发短信什么的。

    我说不会吧,夏飞没有对你发出猛烈进攻?

    她说,怎么会,我哪有那么大魅力。

    我问她十一有什么安排。

    她说没有啊。正说话间,她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号码,眼里闪出一丝光。然后就推门出去接电话了。

    再进来的时候,她就告诉了我夏飞约她去深圳玩的消息。我说没错吧,夏飞那个家伙,怎么会放过你这个大美女啊。

    宝珍笑了片刻,眼里突然闪出一丝丝忧愁。昨晚上徐浩汀给我打电话了。问你近况如何。

    我张了张嘴,很久没有说话。

    宝珍继续说,我告诉他你在广州,他说想见见你。秋行,毕竟朋友一场,见见也无妨。当年他对你一往情深,你们俩的事情一直在校园里被传为佳话。

    我说宝珍,校园里的人们也都知道他徐浩汀最后爱上别人甩了我。

    宝珍没再说话,我们俩的谈话陷入了僵局。

    5

    宝珍和夏飞去完深圳回来后问我,欧坤最近有联系你么?

    我疑惑地看着她,没有啊,怎么了?

    她笑,没事。只是夏飞和我说他常常在上班的时候和他打听你的情况。看来对你很有意思。

    我哼了一声,大姐,我多大,欧坤多大?我们毕业都快三年了。他呢?刚毕业的愣头青。我可没兴趣也没能力给一个弟弟当姐姐。

    宝珍翻了翻眼珠说,天,这年头姐弟恋可没过时。找个弟弟有什么不好。女大三,抱金砖。

    我说大小姐,你一直都是一堆护花使者在你身边宠着爱着,你当惯了公主,难道要推我去给一个小孩当奶妈?

    宝珍说,别这么说嘛。每个男人的成长都需要一个女人的支持。

    我冷笑,得,小男孩还是让他妈妈帮助他成长吧,我可没有这样的耐性,也不愿意在陪伴他们成长的过程中看自己的年华老去。我宁愿找个已经被其他女人训练出来的男人。我转过话题问宝珍,夏飞呢?你们的约会可愉快?

    我看到宝珍的脸上突然就泛出光芒来。哈,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她说,就那样呗。又不是学生了,约个会也不会脸红耳热了。反正吃饭逛景点拍照。无非就是这样。

    不会脸红?你没觉得你现在的脸红得像一直被煮熟的螃蟹壳?

    宝珍一听这话,慌忙用手去摸自己白皙光滑的面庞。而我,已经笑的倒在一旁。她一看,便知是我诓她,脸却噌地烧了起来。她探出手来作势要打我,我笑着躲开。

    6

    接到徐浩汀电话的时候,我刚下课。准备奔食堂吃点东西垫巴垫巴。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