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药香良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今日是方氏游街问斩之日,她乘着铁笼车在街上游行,任路人对她丢掷石块,砸得她满脸是血,狼狈至极。

    “不要脸的女人,毒妇!”

    “没有天良,连婆母都敢杀,猪狗不如的女人!”

    “没有一点良心,简直恶毒到了极点,该死!”

    “判她一百个死刑也不够,对这种丧心病狂的人该处以极刑!”

    路人争相谩骂,诅咒方氏下地狱也不得好死。

    方氏没想过自己会有今日下场,极度惊恐害怕,整个人已宛如身在地狱里。

    游街的路线故意绕路走了好几条街才到刑场,方氏看见刽子手手上的刀亮晃晃地,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后悔莫及,而雷家没半个人来为她送终,就连雷青岩也没有来,方氏的娘家人也因她的所作所为蒙羞,不敢前来为她收尸。

    半个时辰后,方氏被斩首了,尸体送至雷家,雷家以她已不是雷家人为由拒收,尸体又被送回她的娘家,娘家人也说她是嫁出去的女儿,没理由回来,挡了尸首,最后她的尸首被人包了层草席,草草埋在路边,下场凄凉。

    “唉,这方氏死了,连个埋尸的地方都没有,也是挺可怜的!”云索居内,水玉兰感叹的说。

    春实实也是一声轻叹,方氏一生汲汲营营,算计他人,却没算计到自己会有这结果吧。

    “哼,方氏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这是她罪有应得、咎由自取。”雷青云进到屋子内,身后跟着雷青堂与雷青峰,而说话的则是雷青堂。

    春实实见三兄弟一起出现,连忙站起来招呼。可水玉兰却没规矩的瞪着雷青堂道:“虽是如此,可人都死了,所有的恩怨也该放下了不是吗?”水玉兰心肠一向软,听雷青堂话说得绝,忍不住回嘴。

    春实实与雷青云都讶异水玉兰的犯上,可更妙的是,雷青堂却一点也没有不高兴,像习惯了她的态度,只是哼了一声,没再说话剌激她。

    春实实不好让气氛怪异下去,忙开口问:“二哥与五弟难得一起过来,这是约好的吗?”

    自从那日在祠堂的事后,雷青云便张罗着让春实实变更身分,如今她已是族谱上有名的嫡妻了。

    雷青峰笑得文质彬彬,展现读书人的风范。“我不是和二哥一起约的,是刚好有事过来找四嫂,路上遇见四哥与二哥,这才一同过来的。”他解释。

    “这样啊,那先请坐,我和兰儿去为你们准备茶点,之后咱们再聊。”她转身要带着水玉兰出去张罗茶点。

    “四弟妹不必急着忙,我说完话就走了。”雷青堂让她们别出去了。

    春实实瞧了一眼雷青云,见他颔首,这才又坐了下来。

    雷青堂向来办事快狠准,这回也一样,直接便开口了。“我三日后出发去浙江,这事父亲已同意了,而我临走前专程来向四弟妹要个人。”

    春实实听到这,心中大概也有个谱了,他要的是她侧首瞧了眼犹不知状况也还没听出端保的水玉兰。

    “二哥向我要人,照理这是身边人,我说了就能决定,可这人特别,我从没当她是下人,咱们是姐妹,所以勉强不了她,二哥若要带她走,得要她自己同意才行。”她实话实说。

    雷青云立即望向雷青堂,一副“我早告诉你了,我们夫妇做不了主”的模样。

    事实上雷青堂事先已找过雷青云要人,雷青云没敢答应,这才跟着他来到云索居见春实实,想不到答案还是一样,雷青堂只好看向水玉兰。

    他正要开口说话,水玉兰已经杏眸圆瞪的问:“四少奶奶说的人,不会是指奴婢吧?如果是,奴婢不可能离开四少奶奶的,四少奶奶,您也不会将兰儿随便送人吧?”

    听到随便两字,雷青堂脸都绿了,这不识好歹的丫鬟,跟他叫随便?!

    他脸色难看,雷青峰见状,呵呵笑了起来。“兰儿,你不知道吗?二哥要去浙江,府里有多少丫鬟心碎,若二哥肯让谁跟着走,那人保证会欢天喜地的随二哥去了,像你这样想也不想就一口拒绝,也太伤二哥的心了吧?”他这话不假,雷青堂虽性格冷漠,但相貌堂堂,让府里的丫鬟们倾慕不已。

    水玉兰不以为然的撇嘴。“二少爷心是铁打的,哪这么容易伤心,再说,既然有这么多人想跟着二少爷走,那二少爷就随便挑上几个去呗。”

    雷青堂越听脸越臭。“你这没规矩的丫头!”

    水玉兰压根不怕他,撇过头硬是不理。

    雷青堂顿觉头痛,四弟夫妇已摆明想得到这丫鬟得水玉兰自己同意才行,照她的脾气他想带她走可不能硬来,只得忍下气说:“我会选择回浙江除了是为打理雷家生意外,也是因为底下人送了信来,兴许我母舅家的案子有机会翻案了,我想亲自细查,可身边欠个老实可靠的丫鬟帮着打点,这才想找你过去帮忙,等这事有了眉目,会让你回四弟妹身边的。”

    几个人一听,原来雷青堂要回浙江还有这原因。其实雷家人都知道毛姨娘本是杭州临安县县官千金,却因毛家犯事而沦为罪婢,这才会成为赵氏的丫鬟,陪嫁到雷家后让雷耿狄收为姨娘。

    而照雷青堂的话,这毛县官当年因贪被抄家一案是有内情的,也难怪他想回浙江去,一来帮助舅家翻案,二来打理雷家家产。

    “你母舅家真的能脱罪吗?”水玉兰好奇的问。

    “只是有了一些线索,详细情形要过去才知道。”雷青堂回答。

    “这毛姨娘一生颇苦,千金闺秀却沦为罪婢,最后还被害死唉,为了毛姨娘,你是该亲自去了解才对,若能替毛家平反,毛姨娘地下有知,也能感到欣慰的。”水玉兰感叹道。

    春实实瞧了眼雷青云,用眼神示意。水玉兰其实非常好说话,吃软不吃硬,若对方真有需要帮忙,她不会忍心拒绝的。

    接到妻子的暗示,雷青云也赶快给雷青堂使了眼色,雷青堂会意,马上再道:“是啊,我生母一生不平顺,我总想替她讨公道,这会有机会了,我又怎能错过,你若能帮我,我感激不尽。”

    “是啊,兰儿,二哥为人拘谨,万一其他丫头存心不良,只会造成二哥的困扰,不如你跟着去一阵子,帮他处理浙江府里的事,等事情告一段落,你若想回来,还是能回来的。”春实实也帮忙说话。

    她瞧得出雷青堂对兰儿是有心的,否则不会谁也不带,就想带她走,而且话说得这么软,她在雷家多年,可不曾见过他对谁说话这么有耐性,又不见冰冷的,可见他对兰儿是誓在必得,兰儿是她的姐妹,也希望她能像自己一样找到好归宿,有个疼她的丈夫,而雷青堂,她认为可以。

    “这若兰儿想回来,四少奶奶真会派人接奴婢回来?”水玉兰被打动了,但对雷青堂还是不怎么信任,怕他不送她回来,所以得问清楚春实实。

    雷青堂听了哭笑不得,不懂自己怎会看上这少根筋的丫鬟?

    “会的会的,你若随时想走,我再派人去接你回来。”春实实保证。

    水玉兰这才看向雷青堂。“好吧,奴婢就随你去一趟,可你别后悔,奴婢管人可是很严的,届时你若觉得不方便也别怪奴婢。”

    “这不方便是”雷青堂还没问起,雷青峰先替他问了。

    “在奴婢管的地方,是不许有像黎儿这样有心机的人出现,到时候二少爷别怪奴婢多事就好。”她丑话说在前头。

    雷青峰听了直想笑,可见二哥一脸严肃,遂不敢笑出声。

    雷青堂道:“这方面随你安排,你要给我找女人就找,不给我安排也就算了,我无所谓。”

    他这话说得直白无比,让水玉兰脸都红了。“你!”

    “既然你已答应随我去,那就先跟我走吧,我那儿的东西还得靠你收拾。”雷青堂不听她多话,就要将人领走了。

    “可是,我”

    她手腕被他一握,雷青堂也没再与雷青云夫妇打招呼,拉着她就出屋去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奴婢还没与四少奶奶道别呢,且二少爷三日后才走,这时让奴婢跟你去做什么”

    水玉兰的声音在屋门关上后,再也听不见了。

    雷青云夫妇相视一笑,可以预料将来在浙江,这两人还有好戏可瞧。

    “五弟刚说找你四嫂,可是有话对她说?”回头见雷青峰还在场,雷青云笑着问他。

    雷青峰收了笑容,有些谨慎的瞧向春实实。“嗯,我过几日即要赴京应考,想拜托四嫂这段时间多照顾陶姨娘。”

    春实实见他慎重,也正色了起来。“五弟尽管放心应考,我会多陪陪她的。”

    雷青峰这才感激的叹了口气。“在这家中我没人可托付,可唯有四嫂,你处事公正又不势利待人,将姨娘托付给你,我最为放心。”

    春实实明白他的意思,赵氏心地虽不坏,可也没心思照料其他妾室,而李巧性子软,若真出了事恐怕也帮不上忙。至于明凤珠,她顾自己都来不及了,更不会管旁人死活,剩下的人就唯有她了,且未来由雷青云当家,之后持家的主母也会从赵氏换成她,因此雷青峰才会特地走这一趟,将生母托付给她。

    她暗叹陶姨娘在雷家的地位低微,也难怪雷青峰担心自己离开后生母的日子会更难过。

    “青峰,这次你赴考,你四嫂绝对会帮你将陶姨娘照顾好的,而四哥对你有信心,此番赴考你定有成绩回来的,若博得功名,陶姨娘也有好日子过了。”雷青云极希望五弟这次能有所成就,让陶姨娘有扬眉吐气的一日。

    雷青峰双拳紧握,懂四哥的用意。“多谢四哥四嫂,他日我若真有所成,绝不辜负你们的苦心。”

    他眼眶有点红,在雷家,他地位低,年纪又最小,从小到大只有四哥会与他多说些话,得知他喜欢读书,便三不五时送书过来,他屋里的藏书都是四哥费尽心思为他搜括来的。

    还有四嫂,过去总是特别照顾姨娘,有好吃的总会送上一份到她屋里,不像旁人刻意忽略掉姨娘,姨娘若受了太太或方氏的气,不敢吭声,只能抑郁在心,也只有四嫂会默默到姨娘屋里去开解。

    这些他都瞧在眼底,感激在心里,绝不忘了他们夫妇的恩惠。

    雷青岩身上伤痕累累,那是在官府里被打的,直到现在还只能躺在床上养伤。

    此刻明凤珠与朱黎儿都在他屋里,三人正说着话。

    “可恨,我连娘死了都不敢去认尸,我这算什么儿子!”雷青岩哭嚎。

    “方氏呃,姨娘干了这么多的事,本来就难脱身,而你也是好不容易才出了大牢,自身都难保,若这时去认尸,人家又怀疑你怎么办?咱们这也是自保,再说,如今咱们因为姨娘的关系,在家里已经连头都抬不起来了,这时候谁敢去认尸?可话说回来,咱们不方便出面,想不到姨娘的娘家人也这样无情,实在让人心寒。”明凤珠摇头的道。

    “这叫人情冷暖,想娘风光的时候,方家人多巴结,不时来问安送礼的,现在人死了,却连尸体也不肯帮忙收下,这些人我一个个都看透了,将来谁也不会放过!”他恨恨的说。

    “不只姨娘的娘家人,咱们这家里人也是势利,瞧咱们失势了,个个都避咱们如鬼神,瞧你都出大牢这么多天了,有谁来探过你?大伙都去四弟那奉承着,现在是他当势,意气风发极了。”明凤珠的语气酸得不得了。

    他咬牙眯眼,妒忌不已。“我既然继承不了家业,也不会让旁人好过的。放心,我自有办法让老四威风不了多久的!”他说着,眼角猫见朱黎儿臭着脸,什么也不说的坐一旁,也不知在与谁置气。

    “这是怎么了?”

    明凤珠瞥向朱黎儿,当然心知她在恼恨什么,遂冷笑道:“她啊,同样是下人出身,可人家现在是正妻了,她却连姨娘都不是,还只是个通房,这心里不舒服。”

    朱黎儿一听,脸色一变。“我不舒服,你就舒服了吗?人家只是个丫鬟出身,可现在不仅是正妻还是当家主母,而您一个商家出身的嫡女,这会见到她也得闪躲,以后还敢背后说她只是个妾吗?”朱黎儿气呼呼的顶回去。

    真不知春实实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让宁王认她做义女,顺利由妾扶成正妻,让向来最重视体统的宗亲都没话说,太太也改了口,直称春实实这媳妇聪明体面。

    妾室有朝一日能成为正妻,这事她连作梦都没想过,当真让她妒恨到骨子里了,可明凤珠偏要拿这事来剌激她,既然如此,她嘴巴也不输人,立即反击揭她疮疤。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