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药香良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春实实与雷青云走出赵氏屋子后,她四下张望着,明明让兰儿在外头等的,这会出来了,怎不见人影?

    “找谁呢?”雷青云发现她似在寻人,便问。

    “呃,我找兰儿,不过她可能等久了,先回云索居了。”她猜想。

    “嗯,那我们也回去吧。”

    回到云索居后,他们商量起老爷交办下来的考验。

    “五弟志在仕途,且不久科考又将至,依父亲的意思,他就不必加入这次的竞争,可我与大哥四个,若谁有能力,将来这家主之位就由谁来担任。”进屋后,雷青云喝了一口春实实端上来的热茶后说。

    她也给自己倒了杯茶再坐下,雷家老爷平时严厉,是个以家业、家族名声为重的传统大老爷,对子女并没有特别偏宠人,是个谁有本事他就喜欢谁的人,这次是觉得时机到了,想藉此机会好好观察评估几个儿子,好为雷家的将来做打算。

    而他们夫妻既已决定要争家主之位,就定会全力以赴。

    “依您看,这要选哪家铺子好?”她问。

    他两眉拢起,也还在犹豫。“这四家铺子都不赚钱,选哪间似乎没太大差别。”

    她沉吟了一下。“若是如此,那选药王庙口道间如何?”

    “虽说四间铺子都经营不善但这间是当中更差的,你认为这间好?”

    春实实露出浅浅的笑容。“这间铺子的掌事是碧香姐姐的丈夫,碧香姐姐在未出嫁前是负责教导我的人,嫁出府后,我才顶上她的位置。她的丈夫是个肯做事的人,又忠心于雷家,老太太才会放心将碧香姐姐嫁给他,可那药王庙附近开了十几间的药铺子,竞争激烈,生意不好做。若咱们选了这间,起码人事是可以放心的,不像其他间铺子,听说几个管事都不是省油的灯,且各自有心思,对店东的管理也不大上心,这才让生意一直不好。”

    她过去在老太太身边,老爷经常会去向老太太报告府外业务,她听在耳里也多少明白这几间铺子的状况,也难怪老爷会挑这几间来考验儿子们的能力。

    他想了会。“好,就选药王庙口这间,再说了,这间是四间铺子里最不赚钱的,我若选别的说不定别人还有意见,选这间相信其他人不会有异议。”他下了决定。

    她微笑。“既是选定了,咱们就想办法让铺子起死回生!”她对此很有信心。

    雷青云蓦然握住她的手,双目炯炯,眼底饱含许多情绪,既是信任,也是深情,更有欣赏。

    他喜欢她的聪慧,也爱她无悔的支持,自有了她在身边,他不再感到旁徨孤独,她像是一股温暖的力量推着他向前,让他不再无助。

    “有你真好!”他认真凝视她后说。

    她脸颊顿时染上一抹霞红,他这分心她是明白的。

    “若母亲再拿药给你,别喝,有事我顶着。”他肃然告诉她。

    雷家妾室在正妻未怀孕前不得有子之事,他是知晓的,别人如何他不管,也管不着,但自己的女人是绝不允许受这委屈的。

    她霎时心窝一暖。“好。”

    那药她也不想喝,但在赵氏面前,她抗命不了,可若有了丈夫的支持,她便绝不低头,生不生孩子该由他们自己决定。

    “往后在府里,你必定会因身分的关系吃很多亏,但别怕,你有我,任何事都我扛着,不管如何我都会护你。”他慎重地告诉她。

    “我会看着办,您不用为我担心。”他如今要拚事业,她可不能成为他的负担,一遇委屈就找他哭诉,她会尽可能解决自己的问题,非不得已才会找上他。

    “我清楚你独立,能将所有事都处理得极好,可我不希望你太辛苦,别忘了,我是你丈夫,依靠我没什么不对。”他越来越了解她,马上说穿她的心思。

    她绽开笑容,自己真是选了个有担当的男人。“知道了,真不行,我不会逞强的。”

    “四少爷,老爷请几位爷都过去他那儿商量铺子分配的事,请您这就去一趟。”外头传来水玉兰的声音。

    春实实听水玉兰回来了,刚回来时不见人,她还想着待会找人问一问,这会人就出现了。

    雷青云不舍的看了眼春实实,叹了口气后站起身。“才新婚第一天,事情却一件接一件,真不想留你一人独守你等我,我去去就回。”他吻了吻她的额头,这才出去。

    春实实被他搅得一池春水波动,这男人简直是天生的调情高手,幸亏他不博爱,要不她下场怕比明凤珠还惨。

    水玉兰进来时见她正傻笑着。“春姨娘在笑什么?”

    “我有笑吗?我啊!你脸怎么了?!”猛然回神,正尴尬要解释时,惊见水玉兰的脸颊上有五道清楚指印,春实实顿时心惊了。

    水玉兰眼睛红红肿肿的,还哭过了。“奴婢挨打了。”她委屈说。

    她脸往下沉。“挨谁打的?”

    兰儿已是她的人了,自己人挨打,她有责任问明白。水玉兰抚着肿胀的脸颊,眼泪又险些掉下来。

    “事情是这样的,奴婢在太太的院子外等您,可大少爷和四少爷进去后,不久三少爷也来了,奴婢本以为他是与其他两位爷一起过来的,怎知他是去找黎儿的,他们说着说着碧玉姐姐也来了,她一来就骂黎儿勾引三少爷不要脸,黎儿哪容人家欺到头上来,这就与碧玉姐姐吵了起来,两人越吵越厉害,奴婢见碧玉姐姐打了黎儿一耳光,也不知怎地就气了起来,冲上前去要替黎儿理论”

    听到这,春实实大致明白当时的状况了,原来雷青岩对朱黎儿有意思,可碧玉还在赵氏那等着雷青岩将她开脸做通房,这会见他到了赵氏院子,居然不是找她,而是去缠朱黎儿,当然吃醋发怒。

    而水玉兰口里虽说不能原谅朱黎儿之前在别庄的所作所为,可水玉兰一旦对某人有了情分,便难以真正讨厌这个人,见朱黎儿受辱,立刻就跳出来相护了。

    “那之后呢?”春实实继续问,到目前为止,她还不知水玉兰脸上的掌印是谁打的。

    水玉兰抹了泪。“这之后那三少奶奶出现了,三少爷见到三少奶奶后,居然马上开溜跑得不见人影,这就算了,三少奶奶一口气无处发,竟二话不说朝我们三人打了耳光,说什么咱们三个都是骚蹄子、贱婢,黎儿与碧玉姐姐自是不敢回话,可这关奴婢什么事,奴婢又没有勾引三少爷,就顶了三少奶奶一句,谁知三少奶奶大怒,一巴掌又要朝奴婢落下,这时候——”说到这水玉兰顿了下来。

    春实实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会这么离谱,明凤珠居然打了人,正恼怒着,见水玉兰没继续说下去,马上催促问:“这时候怎么了?”

    “奴婢本以为自己又要挨打了,可二少爷适时帮了奴婢,三少奶奶才没再打下去。”

    “是二少爷出面?”

    “嗯,他伸手替我挡下那一掌,还对三少奶奶说,这是太太的院子,她在太太院子打人,该去向太太报备一声才是,三少奶奶一听吓破胆子了,哪敢再撒泼,慌张离去了,以前奴婢没发现,原来二少爷真是个好人!”提起雷青堂,水玉兰眼泪没了,笑了起来,对雷青堂充满好感。

    春实实非常吃惊,雷青堂看似冷漠不管闲事,居然也会出面介入这事?

    “改日该去谢谢人家,他可是帮了你的大忙。”那明凤珠是泼辣出了名,连雷青岩见到她就想溜,可见这女人有多善妒,若非雷青堂出面,别说水玉兰了,碧玉与朱黎儿恐怕都要遭殃。

    “好,奴婢会找机会好好谢谢二少爷的。”水玉兰已在盘算着日后要怎么报答人家。

    “春姨娘在吗?!”许嬷嬷在屋外喊。

    春实实听是许嬷嬷的声音,有些惊讶,她不久前才刚从太太那回来,怎么太太身边的许嬷嬷又过来了?

    她起身出去瞧。“许嬷嬷有事?”

    “太太请春姨娘过去一趟,她有话对您说。”许嬷嬷说。

    她听了不敢拖延,带着水玉兰又赶着过去了。

    雷青云由雷青石那儿回到自己屋里后,见春实实恍惚的坐在桌前不知在想什么,连他靠近都没发觉。

    “实实?”他轻声唤她,没反应。“实实!”他提高了声响。

    春实实身子颤了一下,找回神智了,这才一惊。“您回来了?”

    “想什么这么出神?”他关怀的问。

    “我没什么。”她本想说什么,又摇头了。

    他瞧着她,不放心。“真没事?”

    “没事的,您在老爷那和大家谈得如何?”她撇开自己的事,认真问起这件事。

    他见她关心,坐下后便开始道:“依你说的,我要了药王庙口那间铺子,而大哥选老诚街上的,二哥是西门巷里那间,三哥选开明街上的,方才已将四间铺子由谁经营分配好了。”

    春实实听完沉思起来。老诚街与开明街两处的铺子原本生意不错,附近也有人潮,完全是因为经营不力所致,只要改善人事,相较于其他两间,应该是较好着手的,难怪雷青石与雷青岩会挑这两家。

    而雷青堂选了西门巷内的这间的地段不佳,坐落冷巷内,缺乏人潮所以没生意,实属先天不良,生意并不好做,雷青堂倒是勇于挑战

    雷青云明白她正在想什么,遂道:“二哥在浙江时就做得有声有色,原本浙江的几家铺子也是要收的,因为他才又有了起色,二哥回来后父亲也十分看重他,这次他若再做出成绩将西门巷的铺子救活,这未来的家主之位也许就是他的了。”

    “可二少爷也有这野心吗?”她问。

    “我们几兄弟除了五弟一开始就表态对经商没兴趣外,哪个不想当家?就是我,现在也稹极争取了,况且毛姨娘早早就去了,二哥虽自小让母亲带,但母亲对他总不如己出,难保他心中没有怨言,会想替自己争口气也是能理解。”

    春实实点头,太太重长、重嫡,连雷青云这亲生子都不如老大了,更何况是姨娘所生的孩子,太太能将他放在身边养着就不错了,哪可能特别照拂。而雷青堂在太太院子里“独自”长大,也难怪养成他独来独往、不与人亲近的个性。

    “大少爷有太太会替他打点,自会有一番成绩,二少爷在浙江得了经验,会是咱们的劲敌,三少爷那则是有方姨娘撑腰,方姨娘的娘家这些年生意做大了,在祁州已不是小门小户,只要方家肯帮忙,相信要救一间铺子不是难事,这一分析,反倒是咱们最没有后援与经验,得靠自己苦干实干才行。”她分析说。

    “放心,咱们夫妻同心,黄土变成金,不信有什么做不到的。”雷青云眼神刚毅,对着她笑得自信。

    春实实也回以笑容,知道他是个不屈不挠的人,要不当初被自己母亲放弃后,怎会积极的为自己开创航运事业。“对,过去您是单打独斗,如今有我加入,咱们一起努力。”

    他先是微笑,但忽然审视起她的神情来。“你在烦恼什么吗?”他指的是刚进来时她失神的模样。

    “我”想起赵氏找她过去说的事,她不禁眼神微黯。

    “哪有什么烦恼,只是有点累罢了。”她刻意甩开阴霾,笑说。

    “是吗?”他仍盯着她。

    “嗯。”她振作的露出笑靥。

    “那就好,实实虽然母亲反对,但我希望咱们快生下自己的孩子,我想瞧瞧孩子会像你还是我。”他充满期盼的说。

    她不禁垂首,害羞这件事,不管是哪个世代的女人都会有的。

    “实实,你说咱们头胎生男还是生女好?”他有意逗她,追着问。

    他就爱看她羞红脸的样子,有别平时的冷静干练,可爱得紧。

    “生什么,太太都说不许生了。”她顿时绯红涌上颊。

    “我不也说了,咱们生咱们的,别人管不着,要不,咱们现在就努力一下。”他托住她的下颚,魅惑的瞅着她。

    她拍开他的手。“昨夜才洞房,这会天才黑”

    他手又伸过来。“真不要?”他这样真有几分花花公子的味道,看来这几年在外头不是白玩的。

    “您在外头与多少女人”开了口,她又问不下去了,明知他本性不花心,可那些年为掩饰自己,他确实荒唐过,问他过去的事,是一点意义也没有的。

    他听出她要问什么,主动道:“我这人虽花名在外,可绝不随便与人胡来。”他表情认真。

    她嘴角慢慢扬起来。“别理我,女人总小心眼的。”她是信他的。

    他俊脸扬笑。“我喜欢你小心眼,表示你在乎我。”他柔声说。

    她腼腆地咬了唇,确定这男人真有当花花公子的天赋,说得她都心花怒放了啧啧,原来自己也吃这套的,让人一哄就什么都算了。

    “春姨娘,碧香姐姐来了!”水玉兰撩开帐帘说。

    春实实正坐着喝茶,闻言放下茶碗起身迎了上去。“碧香姐姐。”

    “春姨娘。”碧香脸上有着拘谨的笑容,没了以前的自在。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