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药香良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夜里,春实实悄声的进到云索居,来到雷青云的床前,见他紧闭双目,显然睡熟了。

    瞅着他的睡容,她露出了平日不会显露的神情,不屑以及惋惜。

    穿越至今已八年了,为求生存,她学会了谨小慎微,学会了绝不轻易泄露自己真实的情绪,以免不小心让人得知自己不是春实实的秘密。

    再来就是,雷府人口众多,各房主子为了争权夺利,暗地里斗得凶,她好不容易讨得老太太欢心才在雷府有舒心的日子过,并不想轻易卷入恶斗,成为他人相斗的工具,破坏自己的好日子。

    况且,当年真正的春实实为何会落水也是一团谜,她暗地里打探过,春实实不谙水性,怎么会独自跑到水池去抓青蛙,最后还莫名其妙的落水了?

    她怀疑春实实生前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可能教人谋害了,但她不敢明着查,只敢暗访,还刻意彰显自己落水后失去记忆,特别是对人的面貌记不起来,救活后得重新认人,兴许就是这样,这些年才能平安无事,可仍担心曾想置春实实于死地的人还在暗地里盯着自己,这教她如芒刺在背,不得不时时提防再次受人暗算。

    基于种种理由,她平日更加小心不让任何人猜中她的心思,当然也休想她对任何事情表现出太多情绪。

    然此刻无旁人在,雷青云又已熟睡,她无了顾忌,就显出真性情来了。

    这小子相貌堂堂,记得八年前初见他时,就对他的聪颖之姿留下深刻印象,怎知几年后他会变成膏粱子弟,俨然成为雷家的麻烦人物。

    真是可惜啊,照她观察,雷家五个儿子里,他和老二雷青堂都算是颇有才情的,可好好一个人怎就不学好?浪费了自己的聪明才智。

    这人要作践自己,他人也没办法,这几年他若正经干些事,也许他还有几分希望争得家主之位,现在却搞得腿都被打断了,要是瘸了腿,那才是真的与家主之位彻底绝缘了。

    难怪老太太每每瞧着他,总有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可又无可奈何,不过疼孙子的心情还是不能抹灭的,这会不就差她来看他的脚,虽然郎中说他的右腿废了,但老太太哪里肯甘心,便让她再走一趟确定他的腿到底还有没有救。

    老太太认为她这几年潜心研究药材与医理颇有收获,殊不知她这些知识可是从二十一世纪带过来的,只是装得认真求知才习得一些比其他人要精益的药学,老太太也因此对她的聪明伶俐、好学另眼相待。

    春实实掀开覆在雷青云腿上的丝被,仔细瞧他的腿伤,骨头归位后,那伤口仍然极为肿胀,这伤势确实严重,郎中说的没错,这右腿应该没指望了。

    她摇着头,伸手触碰他的伤口,动作老练,就像是老爸在为人看诊一样的自信表情。

    其实再瞧清楚些,这腿也不是没救

    “瞧得这般认真,还爱不释手的抚着我的腿,真让四少爷感到不好意思了,我还不知原来你对我有好感。”不知何时雷青云竟然醒了,还露出一脸油嘴滑舌相。

    她一惊,马上收起轻松的表情,下一刻神态变得拘谨了。“四少爷说笑了,奴婢不过是奉老太太之命前来探望您的。”她不住暗恼起这家伙根本是花花大少,争花魁的事件还没落幕,这会竟就调戏到她头上来了!

    他瞧见她神色变化极快,心下讶然,这丫鬟瞧似两面人

    事实上,他在她进屋时就醒了,只是懒得动,也明白她定是祖母派来看他伤势的,遂随她伫着观察他。

    只是,她专注审视他的腿,他也偷偷睁眼在打量她。这丫鬟是祖母跟前的红人,他对她当然熟识,印象中她是个严肃谨慎的人,且因为行事太过一丝不苟,让人觉得她非大器之人,他对她委实也起不了兴趣多看一眼,可方才他分明见到她眼神、表情千变万化,精明慧黠,哪有一丝呆板?

    只不过当他一出声,她马上又恢复局促拘束的模样,这丫鬟有点古怪。

    “若是探够了,这被子能否替四少爷盖上,这八月天入夜后就转凉了,别让我瘸腿还染了风寒,那可是倒霉到家了。”

    “四少爷不用担心,奴婢方才进来时已将门房关紧,没透风进来,您不会染上风寒的。”她替他盖上被子,态度木讷恭敬,与平日无异。

    他盯着她,兴味的弯起唇来。“我说这腿你也瞧了,可以回去禀告祖母,就说我终生瘸了,还请祖母以后能多多垂怜,千万别不管我这不肖孙子。”他语带讥诮。

    她听了实在很想给他一拳,这小子养尊处优惯了,完全不在乎瘸腿吗?

    雷家生出这种纨裤子孙,才是真正倒霉!

    “四少爷是有福气之人,腿养上几日也许能好。”她敛眉眼说话,一副安慰语气。

    “是吗?”他瞄着她,见她面容低垂,只见到她的鼻梁,瞧不清她的表情。

    “既然四少爷醒了,奴婢就顺便将老太太的话转告给您了,老太太让您到西郊的别庄去养伤,明日就动身,还请您做好准备。”

    他皱眉。“西郊别庄,那不是母亲陪嫁庄子吗?祖母让我去那么无聊的地方?”别庄在乡下,一点玩乐之处都没有,让他过去等于把他关起来。

    “别庄虽然少了热闹,却是静养的好地方,且明日奴婢也会陪着过去,这段时间老太太吩咐让奴婢随身伺候您。”

    “你也去?”这下他真吃惊了,祖母是出了名的疼这丫鬟,怎舍得让她随他去别庄?这安排想必又会让府里的人议论纷纷了。

    似乎明白他想什么,她面无表情的道:“奴婢的爹娘三年前让太太派去那别庄管理产业了,老太太恩赐奴婢,让奴婢有名目去探望。”她说得合情合理。

    他撇嘴一笑。“这样啊,那好吧,既是祖母的安排,我能说不吗?”他看着她,忽然觉得去别庄养伤也不完全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了。

    隔日,老太太亲自下达思过令,将雷青云“流放”到别庄去。

    众人得到这消息原本还认为老太太公正,他闯了这么大的祸,虽断了腿也不能轻纵,可哪知又闻春实实也随行,这下又有人不服了。

    谁不知道这些年来连碧玉、碧雪、碧荷这些跟在老太太身边多年的丫鬟,都没春实实受宠,老太太对春实实比对嫁出去的孙女还要上心,而老太太罚雷青云去别庄思过,一干下人皆不准随行伺候,却让春实实跟去,这摆明是维护而不是惩罚,且仔细再想想,那“流放”的别庄是太太的嫁妆、春实实父母管理的地方,这更坐实了是在护雷青云周全,让他到那养病避风头的。

    说到底老太太还是对嫡子偏心!方姨娘不满的在自己屋里砸杯子撒气。

    而外头,在老太太的令下,一早雷青云就被送上马车了,全府来送行的只有一个人——水玉兰。

    “实实,这四少爷真可怜,要上别庄了,却没人敢来相送,就是太太也只待在自己屋里担心,没敢出来关心两句。”水玉兰这人生得圆脸可爱,比春实实小上一岁,是几年前雷府缺人,赵氏着人透过牙婆买回来的丫鬟。

    水玉兰的个性老实纯善,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好,是颂德园内的粗使丫鬟,因为出身乡野,不太受府里人待见,要不是因着与春实实交好,她连当老太太院里的粗使丫鬟都没资格,只能到仓房去当杂役了。

    春实实平日不太和人亲近,总会保持一定距离,可水玉兰却是她唯一不防备的人,是真心喜欢并结交的姑娘。

    “四少爷是去思过的,众人懂老太太的意思,哪能高调送行,我想这事四少爷也知,不会介意的。”春实实说。

    水玉兰点点头。“嗯,四少爷若能释怀就好,要是放在心上就不好了。”

    水玉兰天生颇富同情心,但这马车里的人根本不值得同情,他这是自作自受。春实实不想再提他,便岔开话道:“我这一去少说三个月才能回来,你在府里可别呆呆的净得罪人,还有,也别顾着吃就让人牵着走了。”她不放心的嘱咐。

    这个兰儿除了个性耿直外,还是出名的好吃鬼,说得夸张些,一块肉干就能将人骗去卖了。

    府里人都知道这点,总喜欢拿食物诱骗兰儿,让兰儿替他们干活,累死这傻丫头,当初就是自己看不惯兰儿在仓房被人欺侮,才会想办法将人安插进颂德园,有她看顾,相信旁人再不敢吃定兰儿。

    水玉兰小脸微红。“放心啦,你不在还有黎儿帮我,不会有人欺负我的。”

    说起朱黎儿,春实实微微皱了眉,朱黎儿与她一样,爹娘都是赵氏的陪嫁,因为年纪与她和水玉兰相当,三人便走得近些,只是朱黎儿性格娇气,自从三年前自己当上老太太跟前的一等丫鬟,可待在太太房里的朱黎儿却始终还是二等丫鬟,太太丝毫没有升她上去的意思,从那时候开始,朱黎儿对她的态度便没那么亲热了。

    水玉兰见她的反应,叹了一声。“我明白黎儿个性是傲了点,可能还有些妒忌你受老太太重用,等她过些时候也升上一等丫鬟后,就会恢复以前的大方了。”

    “你倒关心别人升不升等,你自己呢?就甘愿一直当个粗使丫鬟不求上进?”春实实反问水玉兰。

    水玉兰胸无大志惯了,只是干笑也不吱声。

    春实实摇摇头,可回头一想,这样的人也好,自己过得快乐自得,不会像府里其他人为了争上位,面目变得可憎不讨喜。

    “你是气黎儿没来送行吧?”水玉兰小心的问起。“其实也不能怪她的,她得伺候太太,又怎么能过来?若是能够,她不会不来的,毕竟我们三个是好姐妹。”水玉兰总替朱黎儿说着好话。

    她淡笑。“我明白的,怎么会怪她,再说去别庄又不是多远,三个月后就回来了,哪需要人相送。好了,你自己机灵点才是真的,太太那里事多,黎儿平日也忙,可不能老是护着你不受骗。”她提醒水玉兰。

    “知道知道,我会学着不那么笨的,而这趟你能见到春管事和春婶应当也很高兴吧?”

    “我这回有一年没见爹娘了,当然!”

    “外面的,我这腿被你晾着痛死了,你倒是舍得上路了没?”马车里传来雷青云不耐烦的催促声。

    春实实表情一僵,方才请他上马车时,他还昏睡着懒得醒来,后来是让人由床上给抬进马车里的,本来见他还睡死着,这才与好友多聊两句的。

    这会他醒来,马上又是一副少爷脾气,她不敢多耽搁,匆匆对水玉兰道:“我走了,你自己万事留心了。”她上了马车,与车夫一道坐在车厢外,马车终于哒哒离开了雷府,往西郊驶去。

    车子走了一整天,夜里才抵达别庄,春品贵夫妇得了消息早就候在庄子大门前迎接雷青云。

    两夫妇见雷青云断腿的惨相,顾不得与久未见的女儿寒暄,先搀扶雷青云往备好的干净厢房去。

    被安置舒适的床上后,雷青云笑着说:“我这是来思过的,春叔与春婶不用特别为我忙什么,就随便吧,只要供我三餐就行了。”

    “这怎么成,虽说是来思过,可老太太派人来交代还是得小心照料您的一切。”春品贵一面解释,一面为雷青云断了腿感到难过。这么一个俊挺的人物,将来若真的不良于行,岂不令人惋惜。

    雷青云听了春品贵的话,心想祖母待自己真不薄,真心的笑了。

    “好了,我明白了,你们都先忙去吧,暂时不用管我了。”他打发春品贵夫妇去忙外头的事,不必理他。

    现在正是收租的季节,春品贵夫妇手上的事确实不少,便不再客套先离去了。

    别庄不大,人口也不多,除了春品贵夫妇外,只有一个长工和一个粗使婆子,两人负责打理别庄整洁,而春品贵夫妇则是专司管理别庄的佃农,向他们定期收取农地的租金,而得是真正的心腹才能干这份活,要不遇到不老实的,吞了钱主子也不知道,赵氏将别庄交给春品贵夫妇,可见是极为信任的。

    春实实送爹娘出屋子,在门口与他们叙了几句,没多久又转回来照看雷青云。

    “怎不和春叔、春婶他们多聊几句再进来?”他问。

    “奴婢的任务是来照顾四少爷的,叙旧的事等晚上您就寝后再说不迟。”她正经八百的回他。

    他睨了她一眼。“这么尽责,难怪祖母疼你。”他这话也不知是赞还是讽。

    她没再继续这话题,迳自替他倒了杯水端去。“坐了一天马车,四少爷累了吧,喝杯水后要不先歇会?”她询问。难为他带着腿伤颠了这么一大段路,路上也没听见他抱怨,算是有点骨气,这点令她对他刮目相看。

    “也好,你下去忙自己的事吧,我若没唤你,不用进来查看。”他语气有点冷然。

    她轻挑了眉毛,发现自来到别庄后,他整个人的神态有些不一样了,似乎正经多了,可也让人感到疏离冷淡了。

    “是。”虽是疑惑他的转变,她也没打算探究什么。老太太担心他伤了宁王世子会遭有心人拿来做文章,索性让他到别庄治疗腿伤,远离是非,免得节外生枝,而她则是奉老太太之命来替他疗伤的,只要他能走,她就算完成任务了,其余的她不想多介入。

    来到别庄已经十天了,春实实固定每日为雷青云医腿,此刻她抱着药箱往他房里去。

    她边走边疑惑一件事,最近她发现雷青云越来越沉默了,过去那些浮躁之气几乎完全消失不见。

    这虽是好事,但也不禁令人不解他为何变了个人。

    莫不是因为自己的腿伤而郁卒?可之前他不是表现得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吗?

    但若不是因为腿伤,这又是为什么?

    她沉思着进到屋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