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三六中文网 www.sanliuzw.com,七步惊龙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君箫不好胜他,但也不能输他,两人这番较劲,是功力悉敌,谁也没有胜谁。

    这对冯友三来说,已是十分吃惊的事,但他脸上却丝毫不露,呵呵笑道:“请坐,请坐。”

    马掌柜自然看得出来,总管对云惊天口气上十分客气,但两人在握手之时,已经暗暗较了一次手劲,看情形双方都差不多!

    最使他迷糊的是总管平日自恃身份,对人很少有这般客气,一口一声的叫着“云少侠”

    那就是说云惊天必然有着极为特殊的身份无疑,但既有特殊身份,总管何以又要和他暗较手劲呢?

    马掌柜直到冯总管说出“请坐”才上前道:“总管,这位一品刀祁老哥,是汉阳四泰镖局李局主介绍来的。”

    祁长泰拱拱手道:“江湖末流,特来拜见总管。”

    冯友三嗯了一声,点点头道:“欢迎得很,天行,你替祁老哥安排好了么?”

    马掌柜忙道:“回总管,属下因祁老哥成名多年,准备安排在属堂福字级,不知总管意下如何?”

    冯友三道:“很好,祁老哥先住下来,容兄弟回头查查,哪里有缺,再请祁老哥帮忙。”

    祁长泰谢道:“还要总管多多栽培。”

    冯友三“唔”了一声,回过头去,抬手摸摸胡子。

    这是给马掌柜的暗示,每次引着新进的人晋见总管,他抬手摸着胡子,就是示意你可以退出去了。

    马掌柜欠欠身道:“属下还有一件事,要向总管报告。”

    冯友三噢道:“你说。”

    马掌柜道:“方才云少侠在属堂一连通过了三场试验”

    他因冯总管称君箫“云少侠”在总管面前,自然不敢再称“云老弟”了,一面把三场成绩约略作了个报告。

    等他说完,冯友三的脸色已经渐渐沉了下来,嘿然道:“我要沈功甫去告诉你,云少侠来了,你马上陪他进来,如何擅作主张,还要云少侠去经历三场试验?”

    马掌柜嗫嚅地道:“属下因云少侠没有引介的人”

    冯友三沉声道:“谁说云少侠没有引介的人?你知道云少侠的引介人是谁”

    忽然住口不言,但不难从他口气之中听得出来,君箫的引介,必然是一位极有份量的人。

    君箫知道这一定是姬红药关照过冯总管,这就急忙接口道:“总管这是错怪马掌柜了,在下初来贵处,总得按规矩行事才是,何况马掌柜事先并不知道在下是找总管来的。”

    冯友三脸色稍霁,含笑道:“有云少侠这句话就好,否则少夫人责怪下来,说兄弟简慢了贵客,兄弟可担待不起!”

    马掌柜听得暗暗心喜,云惊天原来是少夫人交代的人,自己方才差幸见机的快,没有得罪了他,一面唯唯应是,说道:“属下事前并不知道,还请云少侠恕罪。”

    君箫道:“马掌柜言重,在下说过,这是在下请求马掌柜按规矩行事,怎能怪马掌柜呢?”

    冯友三一摆手道:“好了,行好,祁老哥新来,你领他去休息吧!”

    马掌柜欠身道:“属下遵命。”

    祁长泰跟着拱拱手道:“在下告退了。”

    冯友三只是坐着道:“兄弟不送。”

    马掌柜领着祁长泰一起退出。

    君箫随着站起,说道:“在下登门求见总管,实有一事相烦。”

    冯友三脸上飞过一丝异色,含笑道:“云少侠有什么事,但请吩咐。”

    君箫探手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布囊,双手送到冯友三面前,说道:“这布囊之中,贮放着百颗明珠,乃是二小姐的东西,遗忘在马鞍之上,在下特地送来,烦请总管代为转交二小姐。”

    冯友三听得不禁一怔,他并不知道云惊天的来历,还是今天早上,少夫人着人交代下来的,有一个从塞外来的云惊天云少侠,如果来了,必须好生招待,可将他安置到光禄堂。

    光禄堂接待的最少也是一方雄主身份的人,这云惊天,江湖上从未听见过,而且看到云惊天,竟是一个初出道的小伙子,因此想在暗中和他较较手劲,不想对方年事虽轻,手上劲力居然不在自己之下!

    他一直以为云惊天是少夫人的人,如今再听君箫说出要他把一袋明珠,转交二小姐,他身为聚英楼总管,江湖经验,自然十分老到,在没弄清楚君箫和少夫人,二小姐的关系之前,岂肯贸然收下?

    尤其二小姐的事儿,他更不敢多惹麻烦,这就朝君箫连连摇手,陪笑道:“云少侠,二小姐没有交代,兄弟可不敢代收,云少侠还是自己交还给她的好。”

    他不待君箫开口,接着说道:“兄弟奉命接待云少侠,兄弟这就陪云少侠先到光禄堂去。”

    君箫心中暗道:“这聚英楼分明是一个江湖组织,假冒镖局之名,暗中招揽人材,如果他们就是七星会的一个机构,这一机会,自己岂能轻易放过?”

    心念一转,也就收起布囊,点头道:“冯总管既有不便,在下那就只好亲自交还二小姐了。”

    “是、是!”冯友三连声应“是”接着道:“兄弟替云少侠带路,咱们走吧!”

    君箫道:“也好,冯总管请。”

    冯友三走在前面,替君箫领路,两人走出起居室,穿过小院落,仍由腰门退出。

    路上,冯友三趁机问道:“云少侠一向都在塞外?”

    君箫道:“是的,在下自幼生长塞外。”

    冯友三道:“这么说,云少侠还是第一次到江南来?”

    君箫道:“总管说得是。”

    冯友三心中更觉奇怪,试探着又道:“云少侠和少夫人是”

    君箫道:“在下是护送二小姐来的。”

    君箫方才来的时候,是由左首长廊折入腰门,现在是由腰门从回廊直入大厅。

    两人堪堪行近前厅,只见一名身穿青绸长衫的汉子,急步迎了出来,躬身道:“属下见过总管。”

    冯友三脚下一停,问道:“本座要你替云少爷收拾的房间,你都收拾好了么?”

    那青衣汉子躬身道:“回总管,属下都准备好了。”

    “好。”

    冯友三点头道:“你来见过云少侠。”

    那青衫汉子连忙趋到君箫面前,躬身道:“在下沈功甫,见过云少侠。”

    冯友三道:“他是光禄堂管事。”

    君箫还礼道:“麻烦沈管事了。”

    沈功甫连连陪笑道:“这是在下应该做的。”

    接着弯弯腰道:“云少侠的房间是在楼上,云少侠,请上楼。”

    他抢先走在前面领路。

    君箫由冯友三陪同,进入大厅,只见中间高悬着“光禄堂”三个金字的匾额,厅上布置精雅高华,敢情是住在这里的人,日常坐歇之处,转过屏风,是一道宽阔的楼梯,漆得光可鉴人。

    楼下一排七间,再加两边厢房,一共约有十几个房间,回栏相通,雕梁画栋,极尽富丽。

    正中间是一间相当宽敞的起居室,中间摆着一张大圆桌,四周围着八把紫檀雕花椅,不用说是住在光禄堂的人日常休息和进餐的地方。

    沈功甫陪同君箫,冯总管刚一上楼。

    就有两名身穿淡紫衣裙的使女迎了上来,看到三人上楼,一齐屈膝迎迓。

    沈功甫道:“你们快去替云爷打开房门。

    两名使女答应一声,走在前面,一直走到靠东首的一道门前停下,打开房门,躬身道:

    “云爷请。”

    沈功甫立即陪笑道:“这间房,多两个窗户,窗外正好面对花圃,云少侠看看是否满意?”

    冯友三抬手肃客,笑道:“云少侠请。”

    君箫被他们奉作贵宾,心里反而有些不大自在。

    举步跨入,但见房中陈设精致,锦帐绣墩,几疑是大家闺阃绣楼。临窗是一张书案,右首边,垂着轻纱窗帘一排长案上放着端砚、徽墨、紫毫、花笺,边上放一具古树根制成的书架,放着几部古籍。更是窗明几净,卧室之中,兼有书房之雅。

    光禄堂果然设想齐全,使人有宾至如归之感。

    冯友三含笑道:“云少侠觉得这间房如何?”

    君箫抱抱拳道:“在下何德何能,承蒙贵楼如此款待,实叫在下难安。”

    冯友三笑道:“云少侠能够看得上跟,兄弟就大感荣幸了。”

    说到这里,接道:“云少侠那就在这里稍事休息,如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使女,沈管事就在楼下,不用客气。”

    一面回头朝沈功甫道:“功甫,云少侠是少夫人交代下来的,你可要他们好生伺候,不可简慢了。”

    沈功甫连忙躬身道:“总管但请放心,属下省得。”

    冯友三抱抱拳道:“云少侠,兄弟就告退了。”

    君箫连忙还礼道:“总管请便。”

    冯友三举步出房,沈功甫也紧随他身后而去。

    君箫送走二人,心中暗道:“从马掌柜的口气,能够住进光禄堂的人,在江湖上至少也是一方雄主的身份,无怪这里布置得如此富丽堂皇了,只不知这里住了些什么人?”

    心中想着,不觉走近书案,在临窗的一张太师椅上,坐了下来。

    只见一名紫衣少女手捧银盘,端着一盏茶走入,把茶盏放到几上,轻启樱唇,说道:

    “云爷用茶。”

    君箫含笑道:“多谢姑娘,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那紫衣女粉颈低垂,欠身道:“云爷千万不可这般称呼,小婢小玫,还有一个叫小玲,云爷以后就叫我们名字好啦!”

    君箫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问道:“这楼上一共有几间房?”

    小玫道:“一共是一十二间。”

    君箫又道:“不知现在住了多少人?”

    小玫浅浅一笑,露出两个小酒涡,说道:“前几天住着两位,已经走了,现在只有你云爷一位了。”

    君箫道:“这么说,住在这里的人不多了。”

    小玫道:“是啊,普通一般江湖上人,投奔到聚英楼来的,大多数都住在鹤寿堂,能够住在光禄堂来的,为数极少。

    君箫试探问道:“这里住的人已经不多,那么景福堂就没有人住了?”

    小玫道:“景福堂和这里不同。”

    君箫问道:“如何不同。”

    小玫道:“景福堂接的都是一派掌门身份的人,但十二峰正副宫主和九大镖局局主,经过这里,都住在景福堂,来往的人,反而比这里多了。”

    “十二峰正副宫主”这几个字,听得君箫心中不禁一动,问道:“十二峰正副宫主,又是些什么人?”

    小玫看了他一眼,机警地反问道:“云爷不知道么?”

    君箫道:“在下若是知道,何用问你?”

    小玫道:“小婢从没去过景福堂,只是听他们这么说,并不知道十二峰正副宫主是些什么人?真对不起,云爷不会见怪吧?”

    她说话时,翠眉微颦,有些歉意,也有些怯怯的!

    君箫知道她不肯说,这就笑了笑道:“没关系,在下只是随便问问罢了。”

    小玫低着头道:“云爷如果没有吩咐,小婢告退了。”

    说罢,欠身一礼,退了出去。

    君箫一面喝茶,一面暗自忖道:“看来这里果然是七星会招揽江湖人士的所在了,自己误打误撞,倒是撞对了地方,只是下一步应该如何做呢?”

    他忽然感到自己只有一个人,没人可以商量,一时不禁又想起了李如云,要是有她在一起,自己决不会兴起孤立无助的感觉。

    就在此时,只听走廓上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及门而止!

    接着但听一个娇脆而带着喜悦的少女声音,在门口叫道:“嗨,云大哥,你果然来了!”

    门帘掀处,姬红药像一阵风般飘飞进来!

    她今天显然经过了一番刻意修饰,脸上黛眉如画,绛唇轻点,还薄薄地施了一层香粉,带着喜悦的红晕,艳如朝霞,一双黑白分明的剪水双瞳,正在含情脉脉地瞟着君箫!

    她身上穿了一件白底小红花的春衫,外面是一件浅蓝绣着珠花的窄窄的马甲,露出一双紧窄的衣袖,下面配一条天蓝百摺裙,小剑靴,云想衣裳花想容,更显得清新活泼,明艳照人!

    君箫站起身,含笑道:“姬姑娘,你怎么知道在下来了?”

    姬红药嗯了一声道:“我猜你今天会来,早晨就来问冯总管,你还没来,刚才是香儿听说有人在鹤寿堂连胜了三场,我想一定是你,赶去鹤寿堂,你已经到这里来了。”

    她说得又脆又快,显示她内心充满了高兴。

    君箫已从怀中取出盛明珠的布囊,说道:“这一袋明珠,大概是姑娘的了,在下是送还明珠来的。”

    姬红药道:“人家叫你云大哥,你就该叫我红药,姑娘、姑娘,听了多别扭?”

    她没待君箫接口,看了布囊一眼,又摇摇头道:“这袋珠子,不是我的。”

    君箫道:“不是你的,哪会是什么人的呢?它就挂在我的马鞍后面”

    姬红药咭地笑道:“它是我大姐送给你的。”

    君箫奇道:“你大姐?她为什么”

    姬红药笑得有如春花开放.抿抿嘴道:“大姐就是这里的少夫人,我姐夫的妻子,她因为你这趟镖保得平安无事,这袋珠子,就是保镖的酬劳。

    君箫道:“这怎么成?红药,就麻烦你,替我还给令姐,我不能接受。”

    姬红药道:“这怎么成?人家已经拿出来了,怎好退还?我才不拿去呢!”

    君箫道:“你不肯替我转交,那我只好亲自还给令姐了。”

    “啊,不!”

    姬红药的脸忽然红了,咬着嘴唇,急道:“你不能告诉她。”

    君箫道:“为什么?”

    姬红药的脸又红又烫,低低说道:“这袋珠子是我的,是我送给你的。”

    君箫道:“我说过不能收。”

    姬红药含羞道:“你不肯收,那就代我收起来总可以吧?”

    君箫发觉她忽然变得很温柔,很害羞,敢情是因自己不肯收她珠子,使她很不好意思,这就点点头道:“好吧,在下就暂时代你保管着罢。”

    姬红药抬起头,凝视着他,说道:“云大哥,你如果不送还珠子,就不来看我么?”

    君箫心中一动,这就趁机说道:“我自然也会来看你,只是我初到江南,行止未定”

    姬虹药不待他说下去,抢着道:“我昨天已经把你的事,和大姐说过了,大姐说:要你先在这里住几天,等姐夫回来,看看哪里有适合你的职位,再作计较。

    君箫道:“在下”

    姬红药嘴角带着笑,抢道:“不用说啦,你就住在这里好了,姐夫很快就会回来,看你要到哪里去当镖头,我就跟你去当一名副镖头,到江湖上去露露脸,你说那有多好?”

    说话之时,瞥见门帘外似有人影晃动,这就问道:“门外是谁?”

    门外有人恭声应倨:“回二小姐,是小婢小玲。”

    姬红药气道:“你鬼鬼祟祟地躲在门外做什么?”

    小玲吓得退后一步,嗫嚅道:“回二小姐,酒菜已经送上来了,小婢特来禀报二小姐的。”

    姬红药道:“云大哥,酒菜来了,快去吃饭了。”

    君箫站起身,两人一起走出房间,进入中间大厅,小玫、小玲早已在门口伺候,大厅左边,放了一张小方桌,桌上已经摆满了酒菜,对面放着两把高背雕花椅,两副纯银杯筷。

    姬红药和君箭对面坐下,小玲双手捧着银壶,替两人面前斟满了酒。

    姬红药一脸喜孜孜地举起酒盏,说道:“云大哥,我敬你,我们随意喝。”

    只是浅浅地喝了一口。

    君箫也喝了一口,含笑道:“怎么,你不干杯?”

    姬红药吐吐舌头,说道:“大姐知道我喝酒,会骂我呢!”

    君箫笑道:“你在令姐面前,好像学乖了。”

    小玫,小玲听得抿抿嘴,不敢笑出来。

    姬红药瞪了她们一眼,叱道:“你们笑什么?敢笑,就罚你们一人一杯。”

    小玫,小玲慌忙欠身道:“小婢不敢。”

    君箫道:“其实我也不会喝酒,那就吃饭吧!”

    姬红药道:“少喝一点没有关系,我就是怕睑上红红的,不好看。”

    两人边吃边喝,姬红药果然不敢多喝,就要小玲给她装了半碗饭。

    正在吃喝之际,只见走廊上有人走了过来,那是光禄堂的管事沈功甫,他走近厅门,才看到君箫和二小姐正在用膳,就在廊前站定下来。

    姬红药回头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来作甚?”

    沈功甫连忙欠身道:“回二小姐,小的奉总管之命,来请云少侠的。”

    姬红药道:“冯总管有什么事?”

    沈功甫道:“小的不大清楚,总管好像有事和云少侠相商”

    姬红药哼道:“冯总管好大的架子,云少侠远来是客,有事相商,他不会自己来?”

    沈功甫道:“是、是,因为总管正在安排光禄堂接受比试主事,一时分不开身,所以打发小的来请云相公的。”

    姬红药道:“这就奇了,光禄堂接受比赛,和云少侠有什么关系?”

    沈功甫道:“因为因为小的只是听说”

    姬红药不耐道:“沈管事,你怎么啦?说话吞吞吐吐的?你听说了什么,还不快说?”

    君箫道:“在下去一趟就是了。”

    姬红药道:“听他说清楚了再去不迟。”

    沈功甫连声应“是”说道:“是、是,小的听说那请求晋等比试的人,好像叫云如天,总管想问问少侠”

    “云如天?”

    姬红药回头望望君箫,问道:“是你兄弟?”

    云惊天,云如天,果然只有一字之差,听起来真像是兄弟!

    “云如天?”

    君箫也暗暗觉得奇怪,自己化名云惊天,这人却叫云如天,而且在同一天内,投到聚英楼来,天下哪有这般凑巧之事?他微微摇头,笑道:“在下孑然一身,哪有兄弟?”

    姬红药道:“那倒真是凑巧!”

    君箫淡淡一笑道:“姓云的人,普天下不止在下一个,青天和白云,本来就很接近,他叫云如天,名从姓义而取,那也并不足奇?”

    姬红药嫣然一笑道:“你呢,你也是名从姓义而取的了?云,怎样会惊天呢?”

    君箫道:“石破天都会惊,夏云多奇峰,云变成奇峰,天自然也会大吃一惊了。”

    姬红药抿抿嘴,娇笑道:“你很会说话,走,咱们去瞧瞧,云如天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说着和君箫双双站起,早由小玫送上面巾,君箫和姬红药各自轻轻抹了抹嘴唇,就一同跨出厅门。

    沈功甫站在门口,听着两人说话,不敢接腔,此时直等两人跨出厅门,才随着两人身后而行。

    下了楼,这回不从大厅穿行,是由后进折入一条长廊,绕出后院,再由一道圆洞门进入另一个院落,就是总管冯友三住的西院了。

    姬红药走在前面,原是替君箫领路的,两人跨进冯友三的起居室,却不见冯友三其人。

    只有一名使女迎了出来,屈膝道:“小婢见过二小姐。”

    姬红药问道:“冯总管呢?”

    那使女道:“总管好像还在前面呢!”

    话声甫落,只听沈功甫道:“二小姐,总管来了。”

    姬红药回过头去,果见冯友三匆匆走入,朝姬红药连连拱手道:“兄弟刚才到东院去了,不知二小姐会来,兄弟失迎之止。”

    一面又朝君箫拱拱手道:“云少侠,真对不住,兄弟有一点小事,本该亲去向云少侠请教,实因这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兄弟照料,因此只好请少侠劳驾一次了。”

    君箫忙道:“总管不用客气,在下反正没有什么事。”

    冯友三连忙抬手肃客道:“二小姐,云少侠请坐。”

    两人刚坐下,那使女已经送上两盏香茗。

    姬红药问道:“冯总管,云如天人呢?”

    冯友三惊奇地道:“二小姐已经知道了?”

    姬红药笑了笑道:“我是听沈管事说的,但他说的并不详细。”

    冯友三应了两声“是”目光才注到君箫身上,陪笑道:“兄弟请云少侠来,也就是为了此事,方才据马管事(马管事即是鹤寿堂管事马天行)差人来报,有一名叫云如天的人,已在鹤寿堂通过三场试验,成绩极高,前来申请光禄堂的晋等试验”

    他望着君箫,含笑续道:“兄弟因他和云少侠只有一字之差,所以想请教云少侠,和他是否认识?”

    君箫道:“在下生长塞外,孑然一身,并不认识此人。”

    姬红药问道:“他是什么人介绍的呢?”

    冯友三道:“没有人引介,是他慕名投来的。”

    姬红药又问道:“他有没有说是什么地方人?”

    冯友三笑道:“他自称四川人氏,但仅凭他口说,未必可靠。”

    他这句话,听得君箫心中睛暗一动,忖道:“这么说,自己自称塞外来的,他也未必相信了,此人老奸巨猾,自己倒要防他一着才好。”

    心中想着,不觉问道:“此人能顺利通过鹤寿堂三场试验,武功一定很高了?”

    冯友三点点头:“是的,他三场比试,成绩极高,实不相瞒,这数年来通过鹤寿堂三场比试的人,也不下百名,一般成绩,都在伯仲之间,但只有今天通过三场试验的云少侠,和这位姓云的朋友,却高出一般成绩很多,据方才马管事报来的成绩看来,他和云少侠,却极为接近”

    他似乎对君箫说的不认识云如天,表示着怀疑,但他话说得很含蓄。

    姬红药眨动眼睛,问道:“冯总管是不是觉得他很可疑?”

    冯友三一手捻着黑须,笑道:“咱们设立聚英楼,延揽的就是江湖上的英雄好汉,他就是没有引介的人,只要通过试验,即可按照他的能耐,分等列级,接受招待,总镖头交代过,只要来人不是存心作对,按规矩行事,那就应该用人勿疑,兄弟怎会心存疑忌?”

    姬红药道:“冯总管,你已经接受他的晋等请求了?”

    冯友三笑道:“他照规矩提出申请,兄弟自非接受不可。”

    姬红药问道:“什么时候比试?我想看看他。”

    冯三友道:“兄弟已着人告诉马管事,要他午后陪那姓云的进来。”

    姬红药道:“那就快到时候啦,我从没看过光禄堂的比试。”

    冯友三深沉一笑道:“二小姐既有兴趣,今天这场比试,就恭请二小姐主持好了。”

    姬红药啊了一声,摇着双手,说道:“这怎么成?我一点都不懂,怎好主持光禄堂的比试?待会你主持你的比试,不用招呼我们,我和云大哥只是看看热闹而已!”

    这声“云大哥”听得冯友三心里登时明白过来,敢悄是二小姐看上了这位云少侠,才会由少夫人出面,交代下来,要自己把他安置在光禄堂的,心中想着,一面连连应是,说道:

    “二小姐,云少侠,咱们可以走了。”

    君箫、姬红药双双站起。

    沈功甫抢先走在前面引路,冯友三则陪着两人同行,走出院落,穿过光禄堂大厅前面的回廊,进入东首—道腰门,就是东院。

    这里自成院落,迎面一排五间,两边各有长廊,中间一座大天井,铺着平整的黄沙,就是练武场。

    冯友三把姬红药、君箫让进中间一间敞厅。

    这里虽然摆设着椅几,但两边陈列着兵器架,十八般兵器,森寒耀目,右首靠边处,还有一座叠橱,放着大大小小的药瓶,和刀圭研钵之类,显然是救伤之用。

    一看就知,这是练武大厅!

    大家刚落坐不久,就见—名青衣汉子急步走入,朝冯友三躬身说道:“启禀总管,马管事陪同云如天,晋谒总管来了。”

    冯友三口中唔了一声道:“叫他们进来。”

    君箫心中暗道:“冯总管好大的架子!”

    青衣汉子躬身领是,退了出去。

    不多一会,只见鹤寿堂管事马天行领着一个身穿青衫,个子瘦小的少年走了进来,到得廊下,马天行立即脚下一停,拱手道:“属下鹤寿堂管事马天行陪同云如天,晋见总管而来。”

    冯友三这回和接见君箫之时,就大大的不同了,只是端坐不动,口中说道:“请坐。”

    马天行应了声“是”领着云如天进入敞厅,立即越前几步,朝姬红药躬身道:“属下见过二小姐。”

    接着又朝君箫拱拱手道:“云少侠好。”

    然后急步走到冯总管身旁,说道:“总管,这位就是四川来的云如天壮土。”

    一面又回身朝云如天介绍道:“云壮士,这是敝楼总管。”

    云如天只是个子瘦小了些,人却生得挺荚俊,剑眉,星目、唇红齿白,尤其双目黑白分明,闪着智慧的光亮。

    这人斯文之中,带着点冷傲神色,看去约莫二十四五岁,腰悬长剑,举止极为洒脱。

    此时经马天行的介绍,朝上拱拱手,不卑不亢地道:“云如天见过总管。”

    君箫看到云如天,就觉得此人神情飘逸,意气颇为相投,虽未交谈,即有惺惺相惜之心!

    冯友三是何等人,一眼就看出云如天精气内敛,眼神充足,显然武功已有极深的造诣。

    他虽然端坐如故,脸上却已绽起笑容,拱手还礼,说道:“云壮士请坐,方才据马管事来报,云壮士已通过鹤寿堂三场比试,申请晋等试验,敝楼延揽天下隽才,自表欢迎。”

    君箫心中暗道:“冯总管口气倒是客气起来了!”

    云如天也不客气,在一张椅子上坐下,说道:“在下久闻聚英楼盛名,江湖上人,闻风来归,只是在下初到贵地,不明贵楼规章,不知贵楼晋等比试,如何试法,还请总管赐告一二。”

    冯友三一手拈须,淡淡一笑道:“云壮士在鹤寿堂比试的是拳掌、轻功、内力,与光禄堂并无多大差异,只是易拳掌为兵刃罢了。”

    云如天问道:“不知比试何时开始?”

    冯友三笑道:“云壮士来了自然立时就可以开始。”

    说到这里,人已站了起来,接道:“咱们到外面去。”

    然后又朝姬红药,君箫二人抬抬手道:“二小姐,云少侠请。”

    马天行本来想过来和君箫聊上几句,以资连络,但眼看君箫和二小姐坐在一起,就不好也不敢再过来了。

    这光禄堂的比试,例由总管冯友三主持,故而他向姬红药抬手说“请”姬红药道:

    “冯总管不用客气,你请。”

    冯友三不再客气,当先举步跨出敞厅,大家都随着他身后走出长廊。

    这时,光禄堂管事沈功甫已指挥几名青衣汉子,在走廊阶上,放好了六张交椅。

    冯友三在走廊上站定,朝沈功甫吩咐道:“沈管事,你代我去一趟景福堂,请三位典试师傅莅场。”

    沈功甫躬身领命,匆匆朝长廊走去。

    冯友三转身抬抬手道:“二小姐、云少侠请坐。”

    姬红药推推君箫,说道:“云大哥,你坐呀!”

    她要君箫坐到冯友三的左首,自己挨着君箫坐下。

    冯友三右首空着三把交椅,不用说是三位典试师傅的坐位了。

    马天行眼看二小姐让君箫坐在上首,心中更是暗暗高兴,自己没看错人,这位云老弟,果然一步登天,大有来历,原来竟是二小姐的情郎!

    他心中想着,就引着云如天走下石阶,在右首站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